容齋四筆·卷五_詩詞古文大全網

首頁 古文典籍 容齋隨筆 容齋四筆

容齋四筆·卷五

饒州風俗
【原文】
嘉祐中,吳孝宗子經者,作《餘幹縣學記》,雲:“古者江南不能與中土等,宋受天命①,然後七閩二浙與江之西東,冠帶《詩》、《書》,翕然大肆②,人才之盛,遂甲于天下③。江南既為天下甲,而饒人喜事,又甲于江南。蓋饒之為州,壤土肥而養生之物多,其民家富而戶羨,蓄百金者不在富人之列。又當寬平無事之際,而天性好善,為父兄者,以其子與弟不文為咎;為母妻者,以其子與夫不學為辱。其美如此。”予觀今之饒民,所謂家富戶羨,了非昔時,而高甍巨棟連阡亙陌者,又皆數十年來寓公所擅④,而好善為學,亦不盡如吳記所言。故錄其語以寄一嘆。

【注解】
①宋受天命:宋朝建國。
②翕然大肆:非常盛行。
③甲于天下:位居天下之首。
④擅:佔據。

【譯文】
北宋仁宗嘉祐年間,吳孝宗曾撰《餘幹縣學記》。在這篇文章中說:“古時候,江南地區在國內經濟文化中的地位,不能與中原地區相比。宋朝建國以後,七閩(今福建)、二浙(浙東、浙西,今浙江),及大江東西(今長江西下遊南、北兩岸的地區),讀書的風氣很盛,人才輩出,數量之多,居于國內首位。江南已居國內首位,而饒州(今江西饒陽)又居江南首位。這是由于饒州土壤肥沃,適宜于多種動植物及農作物的生長,百姓生活富餘而有積蓄,有著百金的人家不能算作富人。每當天下安寧太平無事的時候,饒州人樂于行善。做父親兄長的,往往為自己的兒子、兄弟不讀書學習文化而感到內疚;做母親妻子的,往往為自己的兒子、丈夫不學習文化而感到羞愧。這是多麽好的社會風尚啊!”經過我的仔細觀察,現在饒州的百姓,雖然家裏富裕而有積蓄,可也今非昔比。高樓巨棟拔地而起連在一起,近幾十年來,往往為那些坐享其成的寓公所佔有。而那種樂于助人、好做善事、勤奮好學的社會風尚,也不像吳孝宗所說的那樣美好。茲將吳孝宗所說錄之于此,實乃令人惋惜!

禽畜菜茄色不同
【原文】
禽畜、菜茄之色①,所在不同,如江浙間,豬黑而羊白,至江、廣、吉州以西,二者則反是。蘇、秀間,鵝皆白,或有一班褐者,則呼為雁鵝,頗異而畜之。若吾鄉,凡鵝皆雁②也。小兒至取浙中白者飼養,以為湖沼觀美。
浙西常茄皆皮紫,其皮白者為水茄。吾鄉常茄皮白,而水茄則紫。其異如是。

【注解】
①禽畜:家禽、家畜。菜茄:泛指蔬菜。
②雁:花色。

【譯文】
家畜、蔬菜的顏色,由于各地環境不同,因而也不相同。比如在江、浙一帶,豬的顏色是黑色,而羊則是白的。到江州(今江西九江)、廣州、吉州(今江西吉安)以西的地方,二者顏色則相反,豬是白色的,羊是黑色的。在蘇州、秀州(今浙江嘉興)一帶,鵝都是白色的,偶爾見到一隻身上有褐色斑點的鵝,當地人就叫它為雁鵝,都很驚奇,把它當做稀奇動物進行飼養。而在我的故鄉饒州鄱陽,所有的鵝都是花色的。而把白色的鵝當做稀奇動物,有些小孩子甚至購買浙東、浙西的白鵝來飼養,放在湖澤小河中供人們觀賞。
茄子皮的顏色,在浙西地區一般都是紫色的,長有白皮的茄子,當地人叫它為水茄。而在饒州鄱陽則相反,一般的茄子皮都是白顏色,水茄則是紫顏色。其差異之大,由此可見。

勇怯無常
【原文】
“民無常勇,亦無常怯,有氣則實,實則勇①,無氣則虛,虛則怯,怯勇虛實,其由甚微②,不可不知。勇則戰,怯則北,戰而勝者,戰其勇者也,戰而北③者,戰其怯者也。怯勇無常,倏忽往來,而莫知其方④,惟聖人獨見其所由然。”此《呂氏春秋·決勝》篇之語,予愛而書之。

【注解】
①有氣則實,實則勇:精氣飽滿則充實,充實則勇敢。
②其由甚微:其緣由非常微妙。
③北:退敗,敗北。
④方:方法。

【譯文】
“人無永遠持久的勇敢,亦沒有永遠持久的膽怯。神氣飽滿則充實,充實則勇敢;神氣不飽滿則空虛,空虛則膽怯。膽怯勇敢,空虛充實,其由來十分精妙,不可不知道。勇敢的人戰則必勝,膽怯的人戰則必敗。戰而獲勝的人,是由于他作戰時勇敢;戰而敗北的人,是由于作戰時膽怯。膽怯與勇敢不是固定不變的,而是不時變化的,忽來忽去,人們往往不知其變化的方法,隻有聖人才能發現這一變化的原因和方法。”這是《呂氏春秋·決勝》裏所說的一段話。我喜愛這段話,就將它抄之于此。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