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齋四筆·卷八_詩詞古文大全網

首頁 古文典籍 容齋隨筆 容齋四筆

容齋四筆·卷八

得意失意詩
【原文】
舊傳有詩四句誇世人得意者雲:“久旱逢甘雨,他鄉見故知。洞房花燭夜,金榜掛名時。”好事者續以失意四句曰:“寡婦攜兒泣,將軍被敵擒。失恩宮女面①,下第舉人心②。”此二詩,可喜可悲之狀極矣。

【注解】
①失恩宮女面:失寵的宮女愁容滿面。
②下第舉人心:落第的舉人心中酸楚。

【譯文】
過去社會上流傳一首詩,四句,稱道人的得意,說:“久旱逢甘雨,他鄉見故知。洞房花燭夜,金榜掛名時。”有些多事的人,又仿照這首詩,續得四句,描寫人的失意,說:“寡婦攜兒泣,將軍被敵擒。失恩宮女面,下第舉人心。”這兩首詩,將人得意時的喜悅,失意時的悲傷,描繪得淋漓盡致。

茸附治疽漏
【原文】
時康祖病心痔二十年,用《聖惠方》治腰痛者鹿茸、附子服之,月餘而愈,《夷堅己志》書其事。予每與醫言,輒雲:“癰疽①之發,蘊熱之極也,烏有翻②使熱葯之理?”福州醫郭晉卿雲:“脈陷則害漏,陷者冷也,若氣血溫暖則漏自止,正用得茸、附。”按《內經素問生氣通天論》曰:“陷脈為痿,留連肉腠。”註雲:“陷脈謂寒氣陷缺其脈也,積寒留舍③,經血稽凝④,久淤內攻,結于肉理,故發為瘍瘺,肉腠⑤相連。”此說可謂明白,故復記于此,庶幾或有助于瘍醫雲。

【注解】
①癰疽:毒瘡,是一種化膿性皮炎。
②烏有:怎麽有。翻:反而。
③積寒留舍:寒氣積聚。
④經血稽凝:經脈血液停滯不通。
⑤腠:肌膚上的紋理。

【譯文】
時康祖患心痔病已二十年了。他使用《聖惠方》裏治腰痛病所用的鹿茸、附子,連續服用一個多月就痊愈了。我在《夷堅己志》裏曾記述這件事。我每次與醫生們交談,常常說:“惡性膿瘡病的發作,是人體內蘊熱達到了極點,怎麽還會有使用熱葯治療的道理?”福州一位醫生叫郭晉卿的曾說:“脈陷則害漏病,陷是冷的意思。如果一個人的氣血溫暖,則漏自然就會停止,所患漏病也就痊愈,這正好得使用熱葯鹿茸和附子。”按《內經素問生氣通天論》中述稱:“陷脈為痿,留連肉腠。”在這一條後面加註說:“陷脈是寒氣陷缺其脈,久而久之,寒氣聚積,經脈血液停滯不通,日子長了,就在體內淤積,結成疙瘩,因而形成潰爛病變,分泌物由瘺管向外流出,使得肌膚上的紋理相連。”此說清楚明白,故復記于此,或許有助于瘍醫對潰瘍病的醫治。

華元入楚師
【原文】
《左傳》,楚庄王圍宋,宋華元夜入楚師,登子反①之床,起之曰:“寡君使元以病②告。”子反懼,與之盟,而退三十裏。杜註曰:“兵法,因其鄉人而用之,必先知其守將左右謁者、門者之姓名,因而利道之。華元蓋用此術,得以自通。”予按前三年晉、楚邲之戰,隨武子稱楚之善曰:“軍行,右轅③,左追蓐④,前茅慮無⑤,中權後勁⑥,軍政不戒而備。”大抵言其備豫⑦之固。今使敵人能入上將之幕而登其床,則刺客奸人,何施不得?雖至于王所可也,豈所謂軍製乎?疑不然也。《公羊傳》雲:“楚使子反乘堙而窺宋城,宋華元亦乘堙⑧而出見之。”其說,比《左氏》為有理。

【注解】
①子反:即司馬子反,楚國大將。
②病:困難。
③右轅:右軍跟隨主將的車轅。
④左追蓐:左軍打草作為歇息的準備。
華元衛宋⑤前茅慮無:前鋒部隊旌旗為路以防意外。
⑥中權:中軍謀劃。後勁:後面以精兵做後盾。
⑦豫:防守。
⑧堙:構築的土堆工事。

【譯文】
《左傳》記載:楚庄王派兵進攻宋國。宋國遭到突然襲擊,急忙派華元連夜潛入楚營,登上楚將司馬子反的床,叫他起來,說:“我國國君派我來把困難告訴你。”司馬子反害怕了,就與宋國簽訂了盟約,下令楚軍撤圍,退兵三十裏。杜預在這裏作註說:“兵法上說,選將用人在選用其鄉人時,一定要先知道守將的侍從左右謁者、守門人的姓名,以便因勢利導。華元巧妙地使用了這一方法,因而取得了成功。”按在此前三年,晉、楚兩國的軍隊在邲(今河南滎陽北)會戰。隨武子稱贊楚國治軍有方:“軍隊出行,右軍跟著主將的車轅,左軍打草作為歇息的準備,前軍以旌旗為路以防意外,中軍斟酌謀劃,後軍以精兵作為後盾。軍中政教不必等待命令而完備。”這則記述,大致是說軍隊出動要嚴密防備。現在讓敵人進入上將軍的行營帳篷並登上上將軍的床,那麽使用刺客、間諜,又有什麽做不到的呢?雖然來到王所是可以的,這難道是軍中的製度嗎?我懷疑情況不是這樣。《公羊傳》裏記述這件事時說:“楚國讓司馬子反乘構築的土堆工事而窺視宋城。宋國華元亦乘構築的土堆工事而前往楚營見到司馬子反。”在我看來,後面這一種說法,與《左傳》所述相比,更為合乎情理。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