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齋四筆·卷一_詩詞古文大全網

首頁 古文典籍 容齋隨筆 容齋四筆

容齋四筆·卷一

孔廟位次
自唐以來,相傳以孔門高弟①顏淵至子夏為十哲,故坐祀②于廟堂上。其後升顏子配享,則進曾子于堂,居子夏之次以補其缺。然顏子之父路、曾子之父點,乃在廡下③從祀之列,子處父上,神靈有知,何以自安?所謂子雖齊聖,不先父食,正謂是也。又孟子配食與顏子並,而其師子思、于思之師曾子亦在下。此兩者于禮、于義,實為未然,特④相承既久,莫之敢議耳。

【注解】
①高弟:高徒。
②坐祀:排列祭祀。
③廡下:正堂周圍的廊房。
④特:隻不過。

【譯文】
自唐朝以來,相傳以孔門的高徒從顏淵到子夏共十人為十哲,所以排列祭祀于孔廟的正堂之上。後來升顏子為孔子配享,于是又增補曾子坐祀正堂,位居子夏之下。然而顏子之父顏路、曾子之父曾點,卻排列在正堂周圍的廊房從祀,兒子位居父親之上,若神靈有知,怎麽可以自安呢?所說的兒子雖在聖人之列,不先于父用食,就是這個道理。再者,孟子配享與顏子並列,而孟子的老師子思、子思的老師曾子,也位居顏子之下。以上兩種情況,實際上與禮、與義都是相違背的,隻不過是相傳承襲的時間長了,沒有誰敢提出抗告罷了。

雲夢澤
【原文】
雲夢,楚澤藪①也,列于《周禮·職方氏》。鄭氏曰:“在華容。”《漢志》有雲夢官。然其實雲也、夢也,各為一處。《禹貢》所書:“雲土夢作義。”註雲:“在江南。”惟《左傳》得其詳,如鄖夫人棄子文于夢中。註雲:“夢,澤名,在江夏安陸縣城東南。”楚子田江南之夢。註雲:“楚之雲、夢跨江南北。”楚子濟江入于雲中。註:“入雲澤中,所謂江南之夢。”然則,雲住江之北,夢在其南也。《上林賦》:“楚有七澤,嘗見其一,名曰雲夢,特其小小者耳,方九百裏。”此乃司馬長卿誇言。今為縣,隸德安。詢諸彼人②,已不能的指③疆域。《職方氏》以“夢”為“瞢”。《前漢·敘傳》:子文投于夢中,音皆同。

【注解】
①澤藪:沼澤地。
②詢:查訪,詢問。彼人:當地的人。
③的指:明確說出。

【譯文】
雲夢(大致包括今湖北江漢平原及附近部分丘陵山巒地區),是楚國的一處沼澤地,在《周禮·職方氏》中有記載。鄭氏說:“在華容(今湖北潛江縣西南)境內。”《漢書·地理志》中記有雲夢地區的官。其實“雲”和“夢”各為一處。《禹貢》記載“雲土夢作義。”其注解說:“在長江以南。”隻有《左傳》記載詳細,如鄖夫人遺棄子文于夢地。注解說:“夢,沼澤名,位于江夏安陸縣(今屬湖北)城的東南。”又記楚子打獵于江南的夢地。注解說:“楚國的雲、夢兩地,橫跨長江南北。”楚子渡江才到雲地。注解說:“進入雲地沼澤中,這就是所謂江南的夢地。”然而,雲地在長江以北,夢地在長江以南。《上林賦》中記載:“楚地有七處沼澤地,曾經見到一處,稱為雲夢,方圓九百裏,不過是小小的一處而已。”這是司馬長卿的虛誇之說。現在雲夢為縣,隸屬于德安(今湖北安陸縣)。我尋訪當地的人,他們已不能明確說出當時雲夢的範圍。《職方氏》中將“夢”寫做“瞢”,《前漢書·敘傳》中有子文投于夢地中,兩者讀音相同。

關雎不同
【原文】
《關雎》為《國風》首,毛氏列之于三百篇之前。《大序》雲:“後妃之德也。”而《魯詩》雲:“後夫人雞鳴佩玉去君所①,周康王後不然,故詩人嘆而傷之。”《後漢書·皇後紀序》:“康王晏朝②,《關雎》作諷③。”蓋用此也。顯宗永平八年詔雲:“昔應門失守④,《關雎》刺世⑤。”註引《春秋說題辭》曰:“人主不正,應門失守,故歌《關雎》以感之。”宋均雲:“應門,聽政之處也。言不以政事為務⑥,則有宣淫之心。《關雎》樂而不淫⑦,思得賢人與之共化,修應門之政者也。”薛氏《韓詩章句》曰:“詩人言雎鳩貞潔敬匹,以聲相求,隱蔽于無人之處。故人君退朝,入于私宮,後妃御見有度。應門擊柝⑧,鼓人上堂,退反燕處,體安志明。今時大人內傾于色,賢人見其萌,故詠《關雎》之說淑女正容儀以刺時。”三說不同如此。《黍離》之詩列于王國風之首,周大夫所作也,而《齊詩》以為衛宣公之子壽,閔其兄伋之且見害,作憂思之詩,《黍離》之詩是也。此說尤為可議。

【注解】
①後夫人雞鳴佩玉去君所:後妃夫人雞鳴而起,佩戴玉器前往周康王住所。
②晏朝:因為好色所以很晚才上朝。
③諷:諷刺。
④應門失守:宮門失于守護。
⑤刺世:譏諷時政。
⑥務:要務。
⑦樂而不淫:有樂意而無邪淫。
⑧擊柝:擊打梆子。

【譯文】
《關雎》為《國風》的首篇,毛氏將其列于三百篇之前。《大序》中稱是“後妃之德也”。然而《魯詩》中則說:“後妃夫人雞鳴而起,佩戴玉器前往周康王住所,康王後心懷不滿,因而詩人嘆息而傷感,就作了這篇詩文。”《後漢書·皇後紀序》中說:“周康王好色晚起,就作《關雎》以諷刺他。”大概是由于這個原因。顯宗永平八年的詔書中說:“過去宮門失于守護,曾有作《關雎》以譏時政。”注解引用《春秋說題辭》說:“國家的君主不正,導致宮門守衛不嚴,所以詠作《關雎》以抒發感慨。”宋均說:“宮門之內,是處理國家政事的地方。這裏是說君主不精心處理政事,而有好色縱欲之心。《關雎》之作,有樂意而無邪淫,期望能有賢才輔佐君主共同實行教化,整治宮廷之政。”薛氏《韓詩章句》中說:“詩人說,雎鳩這種鳥貞潔而敬肅孤獨,往往以叫聲求偶,隱蔽在無人的地方。所以國家的君主退下朝堂之後,進入自己的居室,後妃與君主的會面有一定節製。宮門守衛打擊梆子,擊鼓為號始上正堂,退堂後返回休息的地方,照章行事,順理成章,人人遵守,沒有人覺得不便。而當時人君大人內傾于女色,賢能的人得不到舉用,因而吟作詩詞《關雎》以淑女端正容貌儀舉之事來譏刺當時的做法。”以上三種說法竟然如此不同。《黍離》詩被列為王國風的首篇,為東周大夫官所作,而《齊詩》中認為,是衛宣公的兒子壽,傷感他的兄長伋被人陷害,乃作出表示憂思的詩句,這就是《黍離》詩。這種說法很值得商榷。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