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藻第九_詩詞古文大全網

首頁 古文典籍 世說新語

品藻第九

【題解】品藻指評論人物高下。本篇主要做法是就兩個人對比而論,一般是指出各有所長;隻有部分條目點出高下之別。有時也會隻就一個人的不同情況而論,這實際也是不同方面的對比。拿記述清談的幾則來看。第48 則記劉尹到王長史那裏清談,事後王長史的評價是:“韶音令辭不如我,往輒破的勝我”。這指出各人擅長之處。第39 則說:“人問撫軍:殷浩談竟何如?答曰:不能勝人,差可獻酬群心”。這是從不同角度說明同一人的清談效果,其中有高下之別,但是沒有顯出貶損。從中可以看出品評者總是回避排斥、指責別人,都是善意的。所對比的兩人多是同時代的,個別也會用古今對比.正因此,不一定要說出所比的內容,隻說明某人跟某人相當,某人超過或不如某人,大概人家就能了解何所指,隻是後人有時很難了解是比什麽,例如第18 則記:“王丞相二弟不過江,日穎,日敞。時論以穎比鄧伯道,敞比溫忠武”,這裏並沒有指明是從哪些方面對比,也沒有記述語言環境,就不易從中看出要點。

評論所涉及的內容也如上一篇一樣很廣泛,諸如品德、才學、功業、聲威、風度、骨氣、高潔、尊貴、出仕、歸隱、清談、吟詠,等等,都受到重視。所記載的也是士族階層所講究的各個方面。

(1)汝南陳仲舉、潁川李元禮二人,共論其功德,不能定先後。蔡伯喈評之曰:“陳仲舉強于犯上,李元禮嚴于攝下①。犯上難,攝下易。”仲舉遂在三君之下,元禮居八俊之上②。

【注解】①強:指有勇氣;敢。攝:整飭。

②“仲舉”句:陳仲舉和李元禮都是東漢人,是知名大官,地位影響不相上下,就用某一標準決其高下。當時一些人士互相標榜,給予各種稱號,上等的有三人,叫三君,即竇武、劉淑、陳蕃三個為當時所崇敬的人,次一等的有八人,叫八俊,即李膺、王暢等八個才能出眾的人。所謂君,指的是能做時代楷模的人;所謂俊,指的是士人中的英俊。

【譯文】汝南郡陳仲舉、潁川郡李元禮兩人,人們一起談論他們的成就和德行,決定不了誰先誰後。蔡伯喈評論他們說:“陳仲舉敢于冒犯上司,李元禮嚴于整飭下屬。冒犯上司難,整飭下屬容易。”于是陳仲舉的名次就排在三君之後,李元禮排在八俊之前。

(2)龐士元至吳,吳人並友之①。見陸績、顧劭、全琮而為之目曰:“陸子所謂駕馬有逸足之用,顧子所謂駑牛可以負重致遠②。”或問:“如所目,陸為勝邪?”曰:“駕馬雖精速,能致一人耳;駕牛一日行百裏,所致豈一人哉?”吳人無以難。“全子好聲名,似汝南樊子昭③。”

【注解】①龐士元:龐統,字士元,輔佐蜀漢劉備。當吳國將領周瑜幫助劉備取荊州並兼任南郡太守時,龐統任功曹,名聲很大。周瑜死後,龐統送喪到吳地。參看《言語》第9 則註①。②駕馬:劣馬,跑不快的馬,是對比著千裏馬說的。逸足:疾足;捷足。指代步。③樊子昭:劉曄評論他是“退能守靜,進不苟競”的人,指閒居時能安于清靜、保持節操,做官時不隨便爭奪。按:“全子”一句也是龐士元的評論。

【譯文】龐士元到了吳地,吳人都和他交朋友。他見到陸績、顧劭、全琮三人,就給他們三人下評語說:“陸君可以說是能夠用來代步的駕馬,顧君可以說是能夠駕車載重物走遠路的駕牛。”有人問道:“真像你的評語那樣,是陸君勝過顧君嗎?”龐士元說:“駕馬就算跑得很快,也隻能載一個人罷了;駕牛一天走一百裏,可是所運載的難道隻一個人嗎?”吳人沒話反駁他。“全君有很好的名聲,像汝南郡樊子昭。”

(3)顧劭嘗與龐士元宿語,問曰:“聞子名知人,吾與足下孰愈?”曰:“陶冶世俗,與時浮沉,吾不如子①;論王霸之餘策,覽倚仗之要害,吾似有一日之長②。”劭亦安其言。

【注解】①陶冶:熏陶;給予良好的影響。與時浮沉:跟著時代、世俗走,能順應潮流。按:《三國志·蜀志·龐統傳》註,這句作“陶冶世俗,甄綜人物,吾不及卿。”

②王霸:王道和霸道,指用仁義治天下和用武力治天下的策略。餘策:遺策,前代留下的策略。倚仗:一本作“倚伏”,《龐統傳》註也作“倚伏”,這是對的。倚伏,互相依存、製約。《老子》五十八章說:“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之所伏。”有一日之長:比你年紀大一天,這裏指擅長些。【譯文】顧劭曾經和龐士元作過一次夜談,他問龐士元說:“聽說您因善于鑒識人才而聞名,我和您兩人誰更好些?”龐士元說:“移風易俗,順應潮流,這點我比不上您;至于談論歷代帝王統治的策略,掌握事物因果變化的要害,這方面我似乎比你稍強一些。”顧劭也認為他的話妥當。

(4)諸葛理弟亮及從弟誕,並有盛名,各在一國①。于時以為蜀得其龍,吳得其虎,魏得其狗②。誕在魏,與夏侯玄齊名;瑾在吳,吳朝服其弘量。【注解】①“諸葛”句:三國時,諸葛瑾在吳國,任大將軍兼豫州牧;諸葛亮在蜀國,任丞相;諸葛誕在魏國,任征東大將軍,並被召為司空。三人名望都很大。

②“于時”句:龍、虎、狗,隻是表明才智品德等級的不同,虎低于龍,狗低于虎。《爾雅·釋獸》:“熊虎醜,其子狗”,狗是熊虎幼子。

【譯文】諸葛謹和弟弟諸葛亮以及堂弟諸葛誕都有很大的名望,各在一個國家任職。當時,人們認為蜀國得到了其中的龍,吳國得到了其中的虎,魏國得到了其中的狗。諸葛誕在魏國,和夏侯玄齊名;諸葛謹在吳國,吳國朝廷官員佩服他的寬宏大量。

(5)司馬文王問武陔:“陳玄伯何如其父司空①?”陔曰:“通雅博暢,能以天下聲教為己任者,不如也②;明練簡至,立功立事,過之③。”

【注解】①“陳玄伯”句:陳泰,字玄伯,其父陳群,任司空。

②通雅博暢:通達正直,淵博流暢,聲教:聲威和教化。

③明練簡至:明察精練,簡約扼要。

【譯文】晉文王司馬昭問武陔:“陳玄伯和他父親相比,該怎樣評價?”武陔說:“說到通雅博暢,能負責在全國樹立君主的聲威和推行教化這方面,比不上他父親;至于明練簡至,建功立業這方面,就超過他父親。”

(6)正始中,人士比論,以五荀方五陳①;荀淑方陳寔,荀靖方陳湛,荀爽方陳紀,荀f 方陳群,荀f 方陳泰。又以八裴方八王:裴徽方王祥,裴楷方王夷甫,裴康方王綏,裴綽方王澄,裴瓚方王敦,裴遐方王導,裴 方王戎,裴邈方王玄。

【注解】①正始:魏齊王曹芳的年號。方:相比;並列。

【譯文】正始年間,知名人士對比評論人物時,拿荀氏家族中的五位和陳氏家族中的五位對比:荀淑比陳寔,荀靖比陳湛(chén),荀爽比陳紀,敬彧(yǜ)比陳群,荀f 比陳泰。又拿裴氏家族中的八位和王氏家族中的八位對比:裴徽比王樣,裴楷比王夷甫,裴康比王綏,裴綽比王澄,裴斑比王敦,裴逼比王導,裴 比王戎,裴邈比王玄。

(7)冀州刺史楊淮二子喬與髦,俱總角為成器①。淮與裴 、樂廣友善,遣見之。 性弘方,愛喬之有高韻②,謂淮曰:“喬當及卿,髦小減也。”廣性清淳,愛髦之有神檢③,謂淮曰:“喬自及卿,然髦尤精出。”淮笑曰:“我二兒之憂劣,乃裴、樂之優劣。”論者評之,以為喬雖高韻,而檢不匝,樂言為得④。然並為後出之俊。

【注解】①楊淮:應作楊準,參看《賞譽》第58 則註③。成器:有成就的人才。

②弘方:寬宏正直。高韻:高雅的風度。

③清淳:清廉淳厚。神檢:高貴的品德修養。

④而檢不匝:《晉書·樂廣傳》作“而神檢不足”,檢就是神檢。匝(zà),繞一圈,這裏指普遍、滿。

【譯文】冀州刺史楊淮的兩個兒子楊喬和楊髦,都是幼年時就成名的。楊淮和裴

、樂廣兩人很友好,就打發兩個兒子去見他們。裴 稟性寬宏正直,所以喜歡楊喬那種高雅的風度,他對楊淮說:“楊喬將會趕上你,楊髦稍差一點。”樂廣稟性清廉淳厚,所以喜歡楊髦那種高貴的品德,他對楊淮說:“楊喬自然能趕上你,可是楊髦更會高出一頭。”楊淮笑道:“我兩個兒子的長處和短處,就是裴 、樂廣的長處和短處。”評論家評論這兩人的看法,認為楊喬雖然風度高雅,可是品德修養還不夠完美,還是樂廣的話說對了。不過兩個孩子都是後起之秀。

(8)劉令言始入洛,見諸名士而嘆曰:“王夷甫太解明,樂彥輔我所敬,張茂先我所不解,周弘武巧于用短,杜方叔拙于用長①。”

【注解】①解明:精明。《晉書·劉訥傳》此句作“王夷甫太鮮明”(鮮明,義同精明)。《晉書·王衍傳)說王衍(字夷甫)“有盛才美貌,明悟若神”,這大概就是鮮明的內容。【譯文】劉令言初到洛陽,見到諸多名士,就感慨他說:“王夷甫過于精明,樂彥輔是我所崇敬的人,張茂先是我所不理解的人,周弘武能巧妙地使用自己的短處,杜方叔則不善于發揮自己的長處。”

(9)王夷甫雲:“閻丘沖優于滿奮。郝隆①;此三人並是高才,沖最先達②。”

【注解】①郝隆:《晉書·郗隆傳》作郗隆。

②先達:優秀顯貴。

【譯文】王夷甫說:“閭丘沖勝過滿奮和郝隆;這三個人同是優秀的人才,閭丘沖是其中最優秀顯貴的。”

(10)王夷甫以王東海比樂令,故王中郎作碑雲①:“當時標榜為樂廣之儷②。”

【注解】①王東海:王承,字安期,曾任東海郡太守。參看《政事》第9、10 則。王中郎:王坦之,曾任北中郎將,王承的孫子

②標榜:贊揚;宣揚。儷:成對的。【譯文】王夷甫拿東海太守王承來和尚書令樂廣並列,所以北中郎將王但之給王承寫的碑文上說:“當時稱揚他和樂廣齊名。”

(11)庾中郎與王平子雁行①。

【注解】①庾中郎:庾■,字子嵩,曾任太傅從事中郎。雁行:飛雁的行列,指如飛雁一樣並列有序,同等。按:王衍曾評論說:“阿平第一,子嵩第二,處仲第三。”可是庾子嵩以為王平子和王處仲比不上自己。後來王平子、王處仲一死一敗,隻有廈子嵩的名聲依舊。

【譯文】從事中郎庾子嵩和王平子並列。

(12)王大將軍在西朝時,見周侯,輒扇障面不得住①。後度江左,不能復爾。王嘆曰:“不知我進伯仁退?”

【注解】①“王大”句:按:沈約《晉書》載:“周f ,王敦素憚之,見輒面熱,雖復臘月,亦扇面不休。其憚如此。”所記和這裏稍有不同。“輒扇障面”疑即輒扇面,障字是衍文。王敦在洛陽時畏懼周顎,過江後逐漸躊躇滿志,就不再怕了。西朝,指晉室還沒有南渡的時代,即西晉時代。【譯文】大將軍王敦在西晉時期,每次見到武城侯周伯仁,總止不住要拿扇子遮住臉。後來到了江南,就不再這樣了。王敦嘆道:“不知是我有了長進還是伯仁退步了?”

(13)會稽虞■,元皇時與桓宣武同俠,其人有才理勝望①。王丞相嘗謂■曰:“孔愉有公才而無公望,丁潭有公望而無公才,兼之者其在卿乎②!”■未達而喪③。

【注解】①虞■(feí):字思行,歷任吳興太守、金紫光祿大夫。同俠:據餘嘉錫《世說新語箋疏》說“同俠蓋同僚之誤”,同僚指同在一個官署任職。按:《晉書·虞■傳》載,虞■和桓宣武(桓溫)的父親宣城太守桓彝俱為吏部郎,交情很好。如此則桓宣武應為桓宣城。勝望:美好的聲望。②公才、公望:三公的才能、三公的名望。

③達:顯貴。按:當時的議論認為虞■可以做丞相,而他終于未能登上三公之位就死了,所以有人稱屈。

【譯文】會稽郡虞■,晉元帝時和桓溫是同僚,這個人既有才思,聲望又很高。

丞相王導曾經對他說過:“孔愉有三公的才能,卻沒有三公的名望;丁潭有三公的名望,卻沒有三公的才能;這兩方面兼而有之的,大概就是你吧!”虞■還沒有登上高位就死了。

(14)明帝問周伯仁:“卿自謂何如郗鑒?”周曰:“鑒方臣,如有功夫①。”復問郗,郗曰:“周f 比臣,有國士門風②。”

【注解】①功夫:功力;素養。

②國士:一國的傑出人物。門風:家風。參看《賞譽》第122 則。

【譯文】晉明帝問周f :“你自己認為你和郗鑒相比,誰更強些?”周f 說:“郗鑒和臣相比,似乎更有功力。”明帝又問郗鑒,郗鑒說:“周f 和臣相比,他有國士家風。”

(15)王大將軍下,庾公問:“聞卿有四友,何者是?”答曰:“君家中郎、我家太尉、阿平、胡毋彥國①。阿平故當最劣。”庾曰:“似未肯劣。”庾又問:“何者居其右②?”王曰:“自有人。”又問:“何者是?”王曰:“噫!其自有公論。”左右躡公,公乃止③。

【注解】①“君家”句:中郎等四人即庾■、王衍、王澄、胡毋輔之四人。阿平指王澄,字平子。②其右:其上。按:古人以右邊為尊位。

③“左右”句:按:王敦不肯說出誰屠右,因為他以為自己居右。庾亮似乎沒有領會王敦的意思,而且也瞧不起王敦,手下的人便踩他的腳,示意他不要再問。

【譯文】大將軍王敦從武昌東下建康後,庚亮問他:“聽說你有四位好友,是哪幾位?”王敦答道:“您家的中郎、我家的太尉、阿平和胡毋彥國。阿平當然是最差的。”庾亮說:“好像他還不同意最差。”庾亮又問:“哪一位更出眾?”王敦說:“自然有人。”又追問:“是哪一位?”王敦說:“唉!自然會有公論吧。”手下的人踩了一下庾亮的腳,庾亮才沒有再問下去。(16)人問丞相:“周侯何如和嶠?”答曰:“長輿嵯櫱。”①【注解】①和嶠:字長輿。參看《方正》第9 則註①。嵯櫱(cuóniè):即嵯峨。形容高峻。【譯文】有人問丞相王導:“周f 比和嶠怎麽樣?”王導回答說:“長輿像高山屹立。”

(17)明帝問謝鯤:“君自謂何如庾亮?”①答曰:“端委廟堂,使百僚準則,臣不如亮②;一丘一壑,自謂過之③。”

【注解】①謝鯤:是個放蕩不羈的人,很有名望,輿論界把他和庾亮並提。曾任王敦的長史,知王敦將謀反,便縱酒作樂,不管政事。他隨王敦到京都,人朝,當時明帝還是太子,在東宮接見了他,作了長時間的交談。

②端委:禮服,這裏指穿著禮服。廟堂:朝廷。

③一丘一壑:指山水勝境,比喻寄情山水,隱處岩壑。

【譯文】晉明帝問謝鯤:“您自己認為和庾亮相比,誰強些?”謝鯤回答說:說:“用禮製整飭朝廷,使百官有個榜樣,這方面,臣不如庾亮;至于寄情于山水的志趣,自以為超過他。”

(18)王丞相二弟不過江,曰穎,曰敞①。時論以穎比鄧伯道,敞比溫忠武,議郎、祭酒者也②。

【注解】①“王丞相”句:王導的兩個弟弟年少時跟王導一樣都很有名,王穎曾任議郎(掌管顧問應對),玉敞曾被召為丞相祭酒(三公的屬官),沒有到任。兩人都死于晉室南渡以前。所以不過江。②溫忠武:溫嶠,謚忠武。

【譯文】丞相王導有兩個弟弟沒有到江南,一個叫王穎,一個叫王敞。當時的輿論把王穎和鄧伯道並列,把王敞和溫嶠並列,兩人分別任議郎和祭酒。

(19)明帝問周侯:“論者以卿比郗鑒,雲何?”①周曰:“陛下不須牽f 比②。”

【注解】①“明帝”句:按:這一則和上文第14 則可能是同一事而記載不同。

②“陛下”句:按:陛下是對君主的尊稱,周f 死後,明帝才即位,故周f 不會稱他為陛下。【譯文】晉明帝問武城侯周f :“評論界拿你和郗鑒並列,你認為怎麽樣?”周f 說:“陛下不必拉著f 去比較。”

(20)王丞相雲:“頃下論以我比安期、千裏,亦推此二人①。唯共推太尉,此君特秀②。”

【注解】①“頃下”句:按:餘嘉錫《世說新語箋疏》引證《太平御覽》,“頃下”作“洛下”,這是對的。洛下,指洛陽。安期,王承,字安期。千裏,阮瞻,字千裏。②太尉:指王夷甫。

【譯文】丞相王導說:“洛陽的輿論把我和安期、千裏相提並論,我也推重這兩個人。希望大家共同推重太尉,因為這個人才能出眾。”

(21)宋禕曾為王大將軍妾,後屬謝鎮西①。鎮西問禕:“我何如王?”答曰:“王比使君,田舍貴人耳。”鎮西妖冶故也。

【注解】①謝鎮西:謝尚。謝尚曾為南中郎將,兼任江州刺史,後調為西中郎將、豫州刺史,再升為鎮西將軍。下文稱謝尚為使君,可見此事發生在他任刺史之時,因為州郡長官才稱使君。其次,據餘嘉錫《世說新語箋疏》說,宋禕屬謝尚時年已老,大概是因善吹笛,故謝尚取以教歌伎。【譯文】宋禕曾經是大將軍王敦的侍妾,後來又歸屬鎮西將軍謝尚。謝尚問宋禕:“我和王敦相比怎麽樣?”宋禕回答說:“王氏和使君相比,隻是農家兒比貴人罷了。”這是謝尚容貌艷麗的緣故。

(22)明帝問周伯仁:“卿自謂何如庾元規①?”對曰:“蕭條方外,亮不如臣②;從容廊廟,臣不如亮③。”

【注解】①庾元規:庾亮,字元規。按:這一則和上文第17 則意思差不多。

②蕭條:逍遙自在。方外:世外。

③從容:指周旋應付。

【譯文】晉明帝問周伯仁:“你自認為和庾元規相比,誰強些?”周伯仁回答說:“說到退隱山林,逍遙世外。庾亮比不上臣;至于周旋于朝廷之上,臣比不上庾亮。”

(23)王丞相闢王藍田為掾,庾公問丞相:“藍田何似?”王曰:“真獨簡貴,不減父祖,然曠澹處故當不如爾①。”

【注解】①獨:指獨特,與眾不同。曠澹:曠達、不求名利。

【譯文】丞相王導聘請藍田侯王述做屬官,庾亮問王導:“藍田這個人怎麽樣?”王導說:“這個人真率突出,簡約尊貴,這點不比他父親、祖父減色,可是曠達、淡泊這方面自然還是比不上的呀。”

(24)卞望之雲:“郗公體中有三反:方于事上,好下佞己,一反①;治身清貞,大修計校,二反②;自好讀書,憎人學問,三反。”

【注解】①郗公:郗鑒。方:正直。佞:諂媚。

②治身:修身,加強身心修養。清貞:清廉、有節操。計校:計較,計算。這裏指對財物斤斤計較。

【譯文】卞望之說:“郗公身上有三種矛盾現象:侍奉君主很正直,卻喜歡下級奉承自己,這是第一個矛盾;很註意加強清廉節操方面的修養,卻非常喜歡計較財物得失,這是第二個矛盾;自己喜歡讀書,卻討厭別人做學問,這是第三個矛盾。”

(25)世論溫太真是過江第二流之高者①。時名輩共說人物,第一將盡之間,溫常失色。

【注解】①溫太真:溫嶠,字太真,忠誠帝室,功業顯著。

【譯文】世人評論溫太真是從江北來的第二等人物中名列前茅的人。當時,名士們在一起品評人物,第一等人快要舉完的時候,溫太真經常緊張得臉色發白。

(26)王丞相雲:“見謝仁祖,恆令人得上①。”與何次道語,唯舉手指地曰:“正自爾馨②。”

【注解】①“見謝”句:餘嘉錫以為“此言見謝尚之風度,令人意氣超拔。”(《世說新語箋疏》518頁。)

②“正自”句:從《賞譽》第59、60 則可以看出,王導一向推重何次道,對他的意見多所贊同,所以會這樣說。爾馨,這樣。

【譯文】丞相王導說:“見到謝仁祖,常常使人能夠意氣高昂。”和何次道談話時,他隻是用手指著他說:“正是這樣。”

(27)何次道為宰相,人有譏其信任不得其人①。阮思曠慨然曰:“次道自不至此。但布衣超居宰相之位,可恨唯此一條而已②。”

【注解】①“何次道”句:按:《晉書·何充傳)》,何充“所呢庸雜,信任不得其人。”②“但布衣”句:何充早就歷任顯官,而阮思曠仍說他是布衣超居宰相,這是出于門閥觀念,因為何充不是出身名門望族。超:指超遷,越級提升。

【譯文】何次道就任宰相以後,有人指責他信任了不值得信任的人。阮思曠很感慨他說:“次道自然不會做到這一步。隻不過是一個平民越級提到宰相的地位,令人遺憾的隻有這一條罷了。”

(28)王右軍少時,丞相雲:“逸少何緣復減萬安邪①!”

【注解】①何緣:緣何,憑什麽。萬安:劉綏,字萬安。參看《賞譽》第64 則。

【譯文】右軍將軍王逸少年輕時,丞相王導說:“逸少憑什麽還要次于萬安呢!”(29)郗司空家有傖奴,知及文章,事事有意①。王右軍向劉尹稱之,劉問:“何如方回②?”王曰:“此正小人有意向耳,何得便比方回!”劉曰:“若不如方回,故是常奴耳。”

【注解】①傖奴:指奴僕是北方人。

②方回:郗愔,字方回,是司空郗鑒的兒子,純樸沉靜,歷任會稽內史。徐兗二州刺史、司空。【譯文】司空郗鑒家有個僕人,懂得文辭,對什麽事都有一些見識。右軍將軍王羲之對丹陽尹劉淡稱贊他,劉惔問道:“和方回相比,怎麽樣?”王羲之說:“這隻是小人有那麽點志向罷了,哪裏就能和方回相比!”劉惔說:“如果比不上方回,那仍舊是個普通的奴僕罷了。”

(30)時人道阮思曠:“骨氣不及右軍,簡秀不如真長,韶潤不如仲祖,思致不如淵源,而兼有諸人之美。①。”

【注解】①骨氣:剛直的氣概。《晉書·王羲之傳》稱右軍將軍王羲之“以骨鯁稱,尤善隸書。”簡秀:簡約內秀。《晉書·劉惔傳》說劉真長性簡貴、雅善言理、為政清整。韶潤:指品性華美柔潤。思致:才思和韻味。

【譯文】當時人士評論阮思曠說:“他的骨氣比不上王右軍,簡約內秀比不上劉真長,華美柔潤比不上王仲祖,才思韻味比不上殷淵源,可是卻兼有這幾個人的長處。”

(31)簡文雲:“何平叔巧累于理,嵇叔夜俊傷其道①。”

【注解】①何平叔:何晏,字平叔,是唯心主義玄學的一個代表人物。參看《言語》第14 則註①。嵇叔夜:嵇康,字叔夜,有奇才,志趣不凡,喜好道學。參看《德行》第16 則註①。【譯文】簡文帝說:“何平叔的精巧言辭連累到他所說的道理,沒有很大說服力;嵇叔夜的奇才妨害了他的主張,得不到實現。”

(32)時人共論晉武帝出齊王之與立惠帝,其失孰多①。多謂立惠帝為重。桓溫曰:“不然,使子繼父業,弟承家把,有何不可②!”

【注解】①“時人”句:晉武帝和齊王都是晉文帝的兒子。武帝即位後,立皇子司馬衷為太子(後來繼位為惠帝),封其弟司馬攸為齊王。齊王後任司空,參與朝政,聲望很高。這時武帝的寵臣荀勖、馮紞看到太子無能,懼怕司馬攸將來會繼承帝位而對自己不利,就向武帝進讒言,要武帝逼令齊王離開京都,回到自己的封國去,以確保太子的繼承權。齊王憂憤成病而死。

②“使子”句:承家祀,指接續王國的祭祀,即回到王國去。家指所封的王國。按:古時諸侯所封之地稱國,大夫所封稱家。桓溫是東晉人,評價西晉的得失,他以為出齊王和立惠帝兩事,從禮製上說,都是天經地義的。

【譯文】當時人士都評論晉武帝令齊王歸國和確立惠帝的太子地位兩件事,哪一件事失誤最大。多數認為確立惠帝一事失誤最大。桓溫說:“不是這樣,讓兒子繼承父親的事業,讓弟弟治理王國,有什麽不行!”

(33)人問殷淵源:“當世王公以卿比裴叔道,雲何①?”殷曰:“故當以識通暗處②。”

【注解】①王公:王侯公卿,指顯貴。②“故當”句:殷淵源和裴叔道兩人都擅長清言,這句是說明兩人的共同點。【譯文】有人問殷淵源:“當代的顯貴把你和裴叔道並列,怎麽樣?”殷淵源說:“這自然是因為都能用識見疏通疑義。”

(34)撫軍問殷浩:“卿定何如裴逸民?”①良久答曰:“故當勝耳。”【注解】①撫軍:簡文帝司馬昱,他未登位時任撫軍大將軍。

【譯文】撫軍問殷浩:“你和裴逸民相比,到底怎麽樣?”過了很久,殷浩才回答說:“自然超過他呀。”

(35)桓公少與殷侯齊名,常有競心①。桓問殷:“卿何如我?”殷雲:“我與我周旋久,寧作我②。”

【注解】①殷侯:指殷浩。侯是敬稱,等于“君”。

②“我與”句:《晉書·殷浩傳》作“我與君周旋久,寧作我也。”殷浩並不看重桓溫,既不甘退讓,又不願和他競爭,所以這樣說。

【譯文】桓溫年輕時和殷浩同樣有名望,所以常常有一種競爭心。桓溫問殷浩:“你和我相比,誰強些?”殷浩回答說:“我和自己長期打交道,寧願作我。”(36)撫軍問孫興公:“劉真長何如?”曰:“清蔚簡令。”“王仲祖何如?”曰:“溫潤恬和①。”“桓溫何如?”曰:“高爽邁出。”“謝仁祖何如?”曰:“清易令達②。”“阮思曠何如?”曰:“弘潤通長③。”“袁羊何如?”曰:“洮洮清便④”“殷洪遠何如?”曰:“遠有致思⑤”“卿自謂何如?”曰:“下官才能所經,悉不如諸賢;至于斟酌時宜,籠罩當世,亦多所不及。然以不才,時復托懷玄勝,遠詠《老》《庄》,蕭條高寄,不與時務經懷,自謂此心無所與讓也⑥。”

【注解】①溫潤恬和:溫和柔順、恬靜平和。第30 則評價王仲祖為“韶潤”。

②清易令達:清廉平易、善良通達。《晉書·謝尚傳)說,謝尚(字仁祖)不拘小節,不為流俗之事,為政清簡。

③弘潤通長:弘潤指心地寬大。品性柔潤;通長指才思精深廣闊。《晉書·阮裕傳》說,阮裕(字思曠)以禮讓為先,以德行知名,有歸隱之志,不為寵辱動心。雖不博學,而論難甚精。許多方面不及別人,而兼有眾人之美(參看本篇第30 則)。

④洮洮:同“滔滔”,形容談論滔滔不絕。清便(pián):清雅、能說會道。”⑤致思:同思致,新穎的思想和情趣。殷洪遠是殷浩的叔父殷融,善清言,參看《文學》第74則。

⑥玄勝:指玄妙的。超越世俗的境界,即玄理或老庄之道。高寄:寄情高遠,實指隱居。與:同“以”。按:孫興公(即孫綽)少有高志,早年住在會稽,遊放山水十多年。【譯文】撫軍司馬裏問孫興公:“劉真長這個人怎麽樣?”孫興公回答說:“他的清談清新華美,稟性簡約美好。”又問:“王仲祖怎麽樣?”孫回答:“溫和柔潤,恬靜平和。”“桓溫怎麽樣?”孫說:“高尚爽朗,神態超逸。”“謝仁祖怎麽樣?”孫說:“清廉平易,美好通達。”“阮思曠怎麽樣?”孫說:“寬大柔潤,精深廣闊。”“袁羊怎麽樣?”答:“談吐清雅,滔滔不絕。”“殷洪遠怎麽樣?”答:“大有新穎的思想情趣。”“你認為你自己怎麽樣?”孫興公說:“下官才能所擅長的事,全部比不上諸位賢達;至于考慮時勢的需要,全面把握時局,這也大多趕不上他們。可是以我這個沒有才能的人而論,還時常寄懷于超脫的境界,贊美古代的《老子》《庄子》,逍遙自在,寄情高遠,不讓世事打擾自己的心志,,我自認為這種胸懷是沒有什麽可推讓的。”

(37)桓大司馬下都,問真長曰:“聞會稽王語奇進,爾邪①?”劉曰:“極進,然故是第二流中人耳!”桓曰:“第一流復是誰?”劉曰:“正是我輩耳!”

【注解】①會稽王:指簡文帝司馬昱,登位前封為會稽王。他喜歡清談,劉真長是他的談客。【譯文】大司馬桓溫到京都後,問劉真長道:“聽說會稽王的清談有了出人意料的長進,是這樣嗎?”劉真長說:“是有非常大的長進,不過仍舊是第二流中的人罷了!”桓溫說:“第一流的人又是誰呢?”劉真長說:“正是我們這些人呀!”

(38)殷侯既廢①,桓公語諸人曰:“少時與淵源共騎竹馬,我棄去,己輒取之,故當出我下。”

【注解】①“殷侯”句:殷浩曾任中軍將軍、都督五州軍事,北征時大敗。桓溫一向忌妒他,就乘機上奏章請求懲辦他,結果他被廢為庶人。

【譯文】殷浩被罷官以後,桓溫對大家說:“小時候我和淵源一道騎竹馬玩,我扔掉的竹馬,他總是拾來騎,可知他本就不如我。”

(39)人問撫軍:“殷浩談竟何如?”答曰:“不能勝人,差可獻酬群心①。”

【注解】①差:比較地;大體上。獻酬:本指主人一再給賓客敬酒,這裏指應酬。【譯文】有人問撫軍司馬裏:“殷浩的清談究竟怎麽樣?”撫軍回答說:“不能超過別人,大體上能滿足大家的心願。”

(40)簡文雲:“謝安南清令不如其弟,學義不及孔岩,居然自勝①。”【注解】①謝安南:謝奉。參看《雅量》第33 則註①。其弟:指謝聘,字弘遠。孔岩:據《晉書》,當作孔嚴。自勝:原註“言奉任天真也。”指不受禮俗影響。

【譯文】簡文帝說:“謝安甫在清雅善美上不如他的弟弟,學識上不如孔岩,但是顯然有自己的優越之處。”

(41)未廢海西公時,王無琳問桓元子①:“箕子、比于,跡異心同,不審明公孰是孰非②?”曰:“仁稱不異,寧為管仲③。”

【注解】①“未廢”句:公元365 年,晉哀帝死:他弟弟司馬奕繼位。公元371 年桓溫仗其聲威,廢晉帝為東海王,立簡文帝,接著又降封東海王為海西縣公。王元琳:王殉,字元琳。桓元子,桓溫的字。②箕子、比幹:商代紂王的兩個叔父。紂王無道,箕子進諫,不被採納。就披發佯狂,降為奴隸。比幹也不斷進諫,被紂王殺死。這兩個人做法不同。而不忍看到紂王的殘暴和國家的危亡這點心思卻是相同的。孔子曾稱他們是仁人(參看《論語·微子》)。

③管仲:春秋時代齊桓公的宰相,幫助齊桓公稱霸諸侯,孔子也稱贊過他的仁德(參看《論語·憲問》)。

【譯文】還沒有罷黜海西公的時候,王元琳問桓元子說:“箕子和比于兩人,行事不同,用心一樣,不知道您肯定誰、否走誰?”桓元子說:“如果都一樣稱為仁人,那麽我寧願做管仲。”

(42)劉丹陽、王長史在瓦官寺集,桓護軍亦在坐,共商略西朝及江左人物。或問:“社弘治何如衛虎?”桓答曰:“弘治膚清,衛虎奔奔神令①。”王。劉善其言。

【注解】①膚清:指外表情麗。奕奕:同“奕奕”,精神煥發。神令:精神美好。按:衛玠小名叫虎。【譯文】丹陽尹劉惔和司徒左長史王濛在瓦官寺聚會,護軍將軍桓伊也在座,一道評價西晉和江南有聲望的人士。有人問:“杜弘治和衛虎相比,哪個好?”桓伊回答說:“弘治外表清麗,衛虎神採奕奕。”王濛和劉惔認為他的評論很好。

(43)劉尹撫王長史背曰①:“阿奴比丞相,但有都長②。”

【注解】①“劉尹”句:劉惔和王濛很要好,而且名星相同,劉惔和丞相王導卻不相投。②阿奴:對王濛的愛稱。都長(zháng):指容貌漂亮、本性淳厚。

【譯文】丹陽尹劉談拍著長史王濛的背說:“你和王丞相相比,隻不過比他漂亮、淳厚。”

(44)劉尹、王長史同坐,長史酒酣起舞。劉尹曰:“阿奴今日不復減向子期①。”

【注解】①向子期:向秀,字子期。這裏指玉檬有向秀超塵脫俗的韻味。

【譯文】丹陽尹劉惔和長史王濛坐在一起,王濛喝酒喝到痛快的時候就跳起舞來。劉惔說:“你今天趕上向子期了。”

(45)桓公問孔西陽:“安石何如仲文?”①孔思未對,反問公曰:“何如?”答曰:“安石居然不可陵踐其處,故乃勝也②。”

【注解】①孔西陽:孔嚴,字彭祖,歷任丹陽尹。尚書,封西陽侯。仲文:指桓溫之婿殷仲文。②陵踐:欺壓。處:決斷;處理。

【譯文】桓溫問西陽侯孔嚴:“安石和仲文相比,誰強些?”孔嚴考慮著沒有回答,反問桓溫:“您以為怎麽樣?”桓溫回答說:“安石顯然使人不能壓製他的決斷,自然就是勝一籌了。”

(46)謝公與時賢共賞說,遏。胡兒並在坐①。公問李弘度曰:“卿家平陽何如樂令②?”于是李潛然流涕曰③:“趙王篡逆,樂令親授璽綬④;亡伯雅正,恥處亂朝,遂至仰葯⑤。恐難以相比!此自顯幹事實,非私親之言。”謝公語胡兒曰:“有識者果不異人意。

【注解】①遏、胡兒:謝玄,小名遏;謝朗,小名胡兒。是謝安的侄兒。

②平陽:李重,字茂曾,任平陽太守。後來趙王司馬倫任相國,調他做相國左司馬,他知司馬倫有篡位意圖,憂憤成病而死。

③潸然:流淚的樣子。

④“趙王”句:晉惠帝永康元年(公元300 年),趙王司馬倫起兵謀反,廢賈後,殺司空張華等,自為相國。次年,又以惠帝為大上皇,自稱皇帝,由司隸校尉滿奮和尚書令樂廣等捧著皇帝的印綬進獻可馬倫,以表示惠帝讓位。不久齊玉等起兵殺了司馬倫,惠帝復位。璽綬,皇帝的印和拴印的帶子。

⑤仰葯:服毒。按:《晉書·李重傳)隻說李重”以憂逼成疾而卒”,《晉諸公贊》也隻說他有病不治,終于病死。

【譯文】謝安和當時賢達一起贊賞、評論人物,謝玄和謝朗都在座。謝安問李弘度:“你家平陽和樂令相比,怎麽樣?”這時李弘度淚流不止他說:“趙王叛逆篡位時,樂令親自奉獻璽綬;亡伯為人正直,恥于在叛逆的朝廷中做官,終至于服毒身死。兩人恐怕難以相比!這自有事實來表明,並不是偏袒親人的話。”謝安于是對謝朗說:“有識之士果然和人們的心願相同。”

(47)王脩齡問王長史:“我家臨川何如卿家宛陵①?”長史未答,脩齡曰:“臨川譽貴。”長史曰:“宛陵未為不貴。”

【注解】①臨川:王羲之,曾任臨川太守。宛凌:王述,曾任宛陵縣令。

【譯文】王脩齡問長史王濛說:“我家的臨川和你家的宛陵相比,誰強些?”王濛還沒有回答;王脩齡又說:“臨川名聲好,而且尊貴。”王濛說:“宛陵也不算不尊貴。”

(48)劉尹至王長史許清言,時苟子年十三,倚床邊聽①。既去,問父曰:“劉尹語何如尊②?”長史曰:“韶音令辭不如我,往輒破的勝我③。”【注解】①苟子:王脩的小名,是王濛的兒子。

②尊:對父親的稱呼。

③韶音令辭:美音美辭。破的:射中箭靶,指談論中理,能說明要旨。

【譯文】丹陽尹劉惔到長史王濛那裏清談,這時苟子十三歲,靠在坐床邊聽。劉惔走後,苟子問他父親:“劉尹的談論和父親相比怎麽樣?”王濛說:“要論音調的抑揚頓挫,言辭的優美,他不如我,至于一談就能切中玄理,這點卻比我強。”

(49)謝萬壽春敗後①,簡文問郗超:“萬自可敗,那得乃爾失士卒情?”超曰:“伊以率任之性,欲區別智勇。”

【注解】①“謝萬”句:晉穆帝升平三年(公元359 年),謝萬任豫州刺史,受命北伐。因他平時驕做自誇,輕視別人,不安撫將士,失了軍心,結果未遇敵而兵潰,自己狼狽單歸,大片土地相繼被燕國攻佔,因此被廢為庶人。

【譯文】謝萬在壽春縣失敗後,簡文帝問郗超:“謝萬自然可能打敗,可是怎麽竟會如此失掉士兵們的愛戴之情?”郗超說:“他憑著任性放縱的性格,想把智謀和勇敢區分開。”

(50)劉尹謂謝仁祖曰:“自吾有四友,門人加親①。”謂許玄度曰:“自吾有由,惡言不及于耳。”二人皆受而不恨。

【注解】①“自吾”句:其中的“四友”疑是,‘回”字的錯寫。《尚書大傳》說:“孔子曰‘文王有四友。自吾得回也,門人加親,是非胥附邪!..自吾得由也,惡言不入于耳,是非御侮邪!.這裏的“回、由”指孔子的學生顏回和仲由(字子路)。劉恢把謝仁祖看成顏回,在下文把許玄度餚成仲由,是把對弟子說的話用來對待同輩。

【譯文】丹陽尹劉談對謝仁祖說:“自從我有了顏回,學生就更加親密。”又對許玄度說:“自從我有了仲由,不滿的話就再也聽不到了。”兩個人都容忍了他的說法而沒有怨言。

(51)世目殷中軍:“思緯淹通,比羊叔子。”

【譯文】世人評論中軍將軍殷浩:“思路寬廣通暢,可以和羊叔子並列。”

(52)有人問謝安石、王坦之優劣于桓公。桓公停欲言①,中悔,曰:“卿喜傳人語,不能復語卿。”

【注解】①停:正要。

【譯文】有人向桓溫問起謝安石和王但之兩人的優劣。桓溫正要說,中途後悔了,便說:“你喜歡傳別人的話,不能再告訴你。”

(53)王中郎嘗問劉長沙曰:“我何如苟子①?”劉答曰:“卿才乃當不勝苟子,然會名處多②。”王笑曰:“痴!”

【注解】①苟子:王脩的小名。

②會名:融會貫通名理。按:談名理是魏晉時代清談的一個內容。

【譯文】北中郎將王坦之曾經問長沙相劉奭:“我和苟子相比,怎麽樣?”劉奭回答說:“你的才學本來是不會超過苟子,可是領會名理的地方卻比他強。”王坦之笑說:“傻話!”

(54)支道林問孫興公:“君何如許掾①?”孫曰:“高情遠致,弟子蚤已服膺②;一吟一詠,許將北面③。”

【注解】①許掾:許詢,字玄度,曾被召為司徒椽。參看《言語)第69 則註①。

②高情遠致:高遠的情趣。弟子:因為支道林是和尚,所以孫興公謙稱弟子。服膺:銘記在心;衷心信服。

③一吟一詠:指寫詩作文。按:《晉書·孫綽傳》載,孫綽(字興公)博學,很有才華,擅長寫文章,曾作《遂初賦)《天台山賦)等。

【譯文】支道林問孫興公:“您和許椽相比,怎麽樣?”孫興公說:“要論情趣高遠,弟子對他早已心悅誠服;說到吟詩詠志,許掾卻要拜我為師。”

(55)王右軍問許玄度:“卿自言何如安石①?”許未答,王因曰:“安石故相為雄,阿萬當裂眼爭邪②!”

【注解】①安石:一本作安、萬,即指謝安、謝萬,這是對的,下文也同時談及這兩人。②相為:指向你,對你。一本作相與。裂眼:指睜大眼睛,形容憤怒的狀態。【譯文】右軍將軍王羲之問許玄度:“你自己說說你和安石、萬石相比,誰強些?”許玄度還沒有回答,王羲之便說:“安石自然對你稱雄,阿萬可要和你怒目相爭吧!”

(56)劉尹雲:“人言江虨田舍,江乃自田宅屯①。”

【注解】①江虨(bān):字思玄,歷任長山令、長史、吏部尚書、尚書左僕射。【譯文】丹陽尹劉惔說:“人們談論江虨像農家子,土氣,江虨其實是在村庄裏自營田地,房舍,自種自收。”

(57)謝公雲:“金谷中蘇紹最勝①。”紹是石崇姊夫、蘇則孫。愉子也。

【注解】①“金谷”句:金谷,園名,是晉人石崇在洛陽城外金谷澗修建的。石崇是富豪,官至荊州刺史,曾在金谷園大宴賓客,計三十人,飲酒賦詩,不賦詩的罰酒三杯。事後寫成《金谷詩敘》記載其事,附錄其詩。三十人中,蘇紹,年五十,為首。

【譯文】謝安說:“在金谷園的聚會中蘇紹的詩最優秀。”蘇紹是石崇的姊夫。

蘇則的孫子。蘇愉的兒子。

(58)劉尹目庾中郎:“雖言不情情似道,突兀差可以擬道①。”

【注解】①愔愔(yīn yīn):靜寂無聲的樣子。道:道家哲學體系的核心,指聲生天地萬物的本源。突兀:高聳突出。

【譯文】丹陽尹劉惔評論從事中郎庾■說:“雖然他的言談不像道那樣寂靜無為,但是其中突出之處大體能和道相比擬。”

(59)孫承公雲:“謝公清于無奕,潤于林道①。”

【注解】①無奕:謝奕,字無奕,是謝安(即這裏說的謝公)的哥哥。林道:“陳逵,字林道,任西中郎將,兼梁、淮南二郡太守。

【譯文】孫承公說:“謝公比無奕高潔、比林道溫和寬厚。”

(60)或問林公:“司州何如二謝①?”林公曰:“故當攀安提萬②。”【注解】①司州:王胡之,字脩齡,曾召為司州刺史。參看《言語)第81 則註①。②攀安提萬:仰攀謝安,提攜謝萬。指介于兩人之間,不及謝安,超過謝萬。【譯文】有人問支道林:“司州和謝家兩兄弟相比,怎麽樣?”支道林說:“當然是仰攀謝安,提攜謝萬。”

(61)孫興公、許玄度皆一時名流。或重許高情,則鄙孫穢行①;或愛孫才藻,而無取于許。

【注解】①“或重”句:《續晉陽秋》說:“綽(按:即孫興公)雖有文才,而誕縱多穢行,時人鄙之。”《晉書·孫綽傳》說孫興公博學善屬文,和許詢俱有高尚之志,但是喜歡譏諷嘲笑別人。按:這一則可以和上文第54 則互相參考。

【譯文】孫興公、許玄度都是當時的名流。有人看重許玄度的高遠情趣,就鄙視孫興公的醜惡行為;有人喜歡孫興公的才華,就認為許玄度無可取之處。(62)郗嘉賓道謝公:“造膝雖不深徹,而纏綿綸至①。”又曰:“右軍詣嘉賓②。”嘉賓聞之雲:“不得稱詣,政得謂之朋耳③。”謝公以嘉賓言為得。

【注解】①造膝:指促膝交談。纏綿綸至:指謂意最為深厚。

②“又曰”句:並非承接上文而來,而是指有此一說。又,通“有”。詣,指造詣深。“詣嘉賓”中的“嘉賓”疑是衍文。這一則是講王羲之和謝安對名理的造詣。與郗嘉賓無涉。③政:同“正”,隻,僅僅。朋:同等。

【譯文】郗嘉賓評論謝安說:“議論雖然不很深透,可是情意特別深厚。”有人說:“右軍造詣根深。”嘉賓聽到後說:“不能說造詣很深,隻能說兩人不相上下罷了。”謝安認為嘉賓的話說對了。

(63)質道季雲①:“思理倫和,吾愧康伯②;志力強正,吾愧文度。自此以還,吾皆百之③。”

【注解】①庾道季:庾和,字道季。《晉書》說他“好學,有文章。”名重當時,常稱揚韓康伯和王文度。

②倫和:條理和諧。

③百:一百倍,作動詞用。

【譯文】庾道季說:“要論思路條理清楚,我自愧不如康伯;要論志氣堅強不屈,我自愧不如文度。除此以外的人,我都超過他們一百倍。”

(64)王僧恩輕林公①,藍田曰:“勿學汝兄,汝兄自不如伊②。”

【注解】①王僧恩:王褘之的小名,是王藍田(王述)的兒子。

②汝兄:指王但之(王文度)。坦之與支道林合不來,所以藍田告訴僧息“勿學汝兄。”【譯文】王僧恩輕視支道林,藍田侯王述告訴他:“不要學你哥哥,你哥哥本來比不上他。”

(65)簡文問孫興公:“袁羊何似?”答曰:“不知者不負其才,知之者無取其體①。”

【注解】①體:根本,這裏指道德品質。按:孫興公意指袁羊有才而無德。

【譯文】簡文帝問孫興公:“袁羊這個人怎麽樣?”孫興公回答說:“不了解他的人不會看不到他的才能,了解他的人瞧不起他的品德。”

(66)蔡叔子雲:“韓康伯雖無骨幹,然亦膚立①。”

【注解】①無骨幹:指韓康伯身體肥胖,好像沒有骨骼一樣。膚立:指外表、形象能立起來。【譯文】蔡叔子說:“韓康伯雖然像沒有骨架似的,但是體型壯美,形象也還能立得住。”

(67)郗嘉賓問謝太傅曰:“林公談何如嵇公①?”謝曰:“嵇公勤著腳、裁可得去耳②。”又問:“殷何如支?”謝曰:“正爾有超拔,支乃過殷,然舋舋論辯,恐口欲製支③。”

【注解】①林公:支道林。下文又隻稱支。

③“嵇公”句;《高僧傳》作”嵇努力裁得去耳”,指嵇康要努力前進,才能趕上支道林。“努力”正是“勤著服”的意思。裁。通“才”。

③超拔:超塵拔俗。按:支道林是和尚,才這樣說。舋舋(wěiwěi):參看《賞譽)第76 則註③。

【譯文】郗嘉賓問太傅謝安:“林公的清談比秘公怎麽樣?”謝安說:“嵇公要馬不停蹄地走,才能前進呀。”嘉賓又問:“殷浩比支道林怎麽樣?”謝安說:“隻是能超脫塵俗,支道林才超過殷浩,可是在娓娓不倦的辯論方面,恐怕殷浩的口才會製服支道林的。”

(68)質道季雲:“廉頗。藺相如雖千載上死人,懍懍恆如有生氣①。

曹蜍、李志雖見在,厭厭如九泉下人②。人皆如此,便可結繩而治,但恐狐狸貒貉啖盡③。”

【注解】①廉頗、藺相如:戰國時代趙國人。藺相如完壁歸趙,拜為上卿,位在廉頗上。廉頗本為大將,不服,想羞侮藺相如,最後受感動而負荊請罪,與藺相如成為至交。懍懍:同“凜凜”,可敬畏的樣子。

②曹蜍(chú)。李志:兩人憨厚而缺乏才智,做官而功業不顯。見在:現在還活著。厭厭(yānyān):形容精神不振。

③結繩而治:遠古時代沒有文字,用結繩記事的方法來處理政事。貒貉(tuānhé):豬獾和狗獾。

【譯文】庾道季說:“廉頗和藺相如雖然是千年以上的古人,依舊正氣凜然,經常使人感到虎虎有生氣。曹蜍、李志雖然現在還活著,卻精神委靡像墳墓裏的死人一樣。如果人人都像曹、李那樣,就可以回到結繩而治的原始時代去,隻是恐怕野獸會把人都吃光。”

(69)衛君長是蕭祖周婦兄,謝公問孫僧奴:“君家道衛君長雲何①?”孫曰:“雲是世業人②。”謝曰:“殊不爾,衛自是理義人。”于時以比殷洪遠③。

【注解】①君家:君;您。

②世業人:管世事(塵俗之事)的人。

③殷洪遠:殷融,字洪遠。參看《文學)第74 則註①。

【譯文】衛君長是蕭祖周的大舅子,一次謝安問孫僧奴:“您說衛君長這個人怎麽樣?”孫僧奴說:“聽說是個俗事纏身的人。”謝安說:“根本不是這樣,衛君長本是個研究名理的人。”當時人們把衛君長和殷洪遠並列。

(70)王子敬問謝公:“林公何如質公①?”謝殊不受,答曰:“朱輩初無論,庾公自足沒林公民②。”

【注解】①“林公”句:林公指支道林和尚,庾公指廈亮。

②沒:淹沒;超過。

【譯文】王子敬問謝安:“林公比庾公,怎麽樣?”謝安很不同意這樣相比,回答說:“前輩從來沒有談論過,庚公自然能夠超過林公。”

(71)謝遏諸人共道竹林優劣①,謝公雲:“先輩初不臧貶七賢②。”

【注解】①謝遏:謝玄,小名遏,是謝安的侄兒。竹林:指竹林七賢。參看《賞譽》第29 則註①②臧貶:褒貶。按:竹林七賢,在當時聲望都很高,所以一般不評論其中的優劣。【譯文】謝遏等人一起談論竹林七賢的優劣,謝安說:“前輩從來不褒貶七賢。”(72)有人以王中郎比車騎,車騎聞之曰:“伊窟窟成就①。”

【注解】①窟窟:同“搰搰(gǔ gǔ)”,用力的樣子。餘嘉錫《世說新語箋疏》538 頁說:”言但之隨事輒搰搰用力,故能成就其志業也”,“其稱但之之言、殆即聽以自■也。”【譯文】有人把北中郎將王坦之和車騎將軍謝玄並列,謝玄聽說這事就說:“他努力做出了成績。”

(73)謝太傅謂王孝泊:“劉尹亦奇自知,然不言勝長史。”①【注解】①王孝伯:王恭,字孝伯,是長史王濛的孫子。奇自知:非常了解自己。【譯文】太傅謝安對王孝伯說:“劉尹也是非常了解自己的,可是他不說超過長史。”

(74)王黃門兄弟三人俱詣謝公,子猷、子重多說俗事,子敬寒溫而已①。既出,坐客問謝公:“向三賢孰愈?”謝公曰:“小者最勝。”客曰:”何以知之?”謝公曰:“吉人之辭寡,躁人之辭多②。推此知之。”

【注解】①王黃門:王徽之、字子猷、是王羲之的兒子,曾任黃門侍郎。子重。是王操之的字,子敬是王猷之的字。子敬最小。

②“吉人”句:語出《周易·系辭下》。吉人,善良的人,賢明的人。躁人,急躁的人。【譯文】黃門侍郎王子猷兄弟三人一同去拜訪謝安,子猷和子重大多說些日常事情,子敬不過寒暄幾句罷了。三人走了以後,在座的客人問謝安:“剛才那三位賢士誰較好?”謝安說:“小的最好。”客人問道:“怎麽知道呢?”謝安說:“善良的人話少,急躁的人話多。是從這兩句話推斷出來的。”(75)謝公問王子敬:“君書何如君家尊①?”答曰:“固當不同。”

公曰:“外人論殊不爾。”王曰:“外人那得知!”

【注解】①“君書”句:王子敬擅長草書、隸書,當時有人認為他的書法骨力比不上他父親王羲之,而比較秀媚;有的認為他父親比不上他。謝安很尊重王羲之的書法,才有此問。【譯文】謝安問王子敬:“您的書法比起令尊怎麽樣?”子敬回答說:“本來是不同的。”謝安說:“外面的議論絕不是這樣。”王子敬說:“外人哪裏會懂得!”

(76)王孝伯問謝太博:“林公何如長史?”太傅曰:“長史韶興①。”問:“何如劉尹?”謝曰:“噫,劉尹秀。”王曰:“若如公言,並不如此二人邪?”謝雲:“身意正爾也。”

【注解】①韶興:美好的意趣。按:上文第48 則所記,長史王濛很欣賞自己的韶音令辭,自認為勝過劉尹(劉惔)。這裏謝安也稱贊他的言談有韶興,而不很欣賞支道林。

【譯文】王孝伯問太傅謝安:“林公和長史相比,怎麽樣?”謝安說:“長史的清談意趣清新。”王孝伯又問:“和劉尹相比怎麽洋?”謝安說:“哎,劉尹才能出眾。”王孝伯說:“如果像您說的那樣,他全都比不上這兩個人嗎?”謝安說:“我的意思正是這樣啊。”

(77)人有問太傅:“子敬可是先輩誰比①?”謝曰:“阿敬近撮王、劉之標②。”

【注解】①“子敬”句:王子敬于義理並非所長,隻是能綜合各家情致,所以擅名一時。②撮:聚合。王、劉之標:王濛、劉惔的風度。

【譯文】有人問太傅謝安:”子敬到底是和哪一位前輩相當?”謝安說:“從近處說,阿敬集中了王、劉二人的風度。”

(78)謝公語孝泊:“君祖比劉尹,故為得逮①。”孝伯雲:“劉尹非不能逮,直不逮②。”

【注解】①君祖:指王濛。參看上文第73 則註①。逮:達到;趕上。按:《世說新語》原註,這一則是說王濛質樸,劉惔有文採。

②“劉尹”句:據《晉書》記載,王濛和劉惔兩人齊名,而且很友善,王孝伯又“慕劉惔之為人”。但是在這裏,王孝伯實際是說他祖父勝過劉惔。

【譯文】謝安對王孝伯說:“您的祖父和劉尹齊名,自然是能夠做到他那樣。”

王孝伯說:“劉尹那樣的人並不是難以做到的,隻是祖父不那樣做。”

(79)袁彥伯為吏部郎,子敬與郗嘉賓書曰:“彥伯已入,殊足頓興往之氣①。故知捶撻自難為人,冀小卻,當復差耳②。”

【注解】①已入:指已經進入朝廷,這裏指擔任吏部郎一職。頓:舍棄;消除。興往:邁進,指勇往直進。

②捶撻:這裏指處分官吏的杖刑。按:郎官如果有過錯,就會受杖刑,所以有人不願擔任這一職務。王濛曾由長山縣令調任司徒左西屬,他認為此職有過失則應受杖,就上表辭讓,雖經下詔對他可以停罰,仍然不肯就職。小卻:稍為推辭一下,即表示不接受。按:王子敬希望袁彥伯也上表辭讓,或者可能停罰。差(chài):病好了,這裏指好。

【譯文】袁彥伯擔任了吏部郎,王子敬寫信給郗嘉賓說:“彥伯已經入朝就職了,這個官職特別能挫傷人的仕進志氣。原先就知道受了杖刑自然很難做人,所以希望他能稍為辭讓一下,這樣就會好一些呀。”

(80)王子猷,子敬兄弟共賞《高士傳》人及《贊》①,子敬賞井丹高潔,子猷雲:“未若長卿慢世②。”

【注解】①贊:一種文體,放在人物傳記的結尾部分,等于一個總評,內容主要是褒貶人物的。例如樁康《高士傳)在井丹的傳記後面有“其贊曰:‘井丹高潔,不慕榮貴,抗節五王,不交非類..’”。②長卿慢世:也是《高士傳》中的贊語。長卿是司馬相如的字。慢世,怠慢世人世事,玩世不恭。按:子敬贊賞高潔,子酞贊賞慢世,都是符合各自的性格的。

【譯文】王子猷、子敬兄弟一起欣賞《高士傳》一書所記的人和所寫的《贊》,子敬欣賞井丹的高潔,子猷說:“不如長卿玩世不恭。”

(81)有人問袁侍中曰①:“殷仲堪何如韓康伯?”答曰:“理義所得,優劣乃復未辨,然門庭蕭寂,居然有名士風流,殷不及韓。”故殷作誄雲:“荊門晝掩,閒庭晏然②。”

【注解】①袁侍中:袁恪之,字元祖,曾任黃門恃郎、侍中。

②荊門:柴門,指貧苦人家用木頭、樹枝等編的門。晏然:安安靜靜的。按:殷仲堪能清談,擅長寫文章。在清談名理方面和韓康伯齊名。這一則裏,袁恪之避開義理問題,隻就風流一事比較其間優劣。

【譯文】有人問侍中袁烙之:“殷仲堪和韓康伯相比,誰強些?”袁恪之回答說:“兩人義理上的成就,其優劣實在是還沒有辨明,可是門庭閒靜,顯然儲存著名士的風雅,這一點,殷仲堪是趕不上韓康伯的。”所以殷仲堪在哀悼韓康伯的誄文上說:“柴門白天也關閉著,清幽的庭院安安靜靜。”

(82)王子敬問謝公:“嘉賓何如道季?”答曰:“道季誠復鈔撮清悟,嘉賓故自上①。”

【注解】①鈔撮:聚集。按:這裏指庾道季清談能學習別人,集中人家清虛善悟的優點。上:原註“超拔也”,指出眾,傑出。按:謝安認為嘉賓勝過道季。

【譯文】王子敬問謝安:“嘉賓和道季相比,誰強些?”謝安回答說:“道季的清談的確集中了他人的清虛善悟,嘉賓卻本來就出眾。”

(83)王珣疾,臨困,問王武岡曰①:“世論以我家領軍比誰②?”武岡曰:“世以比王北中郎③。”東亭轉臥向壁,嘆曰:“人固不可以無年④!”【注解】①臨困:臨死。困,病重。王武岡:王謐(mì),王導的孫子,襲爵武岡侯。②領軍:指王洽,是玉導的兒子、王珣的父親,名聲很好,曾任吳郡內史,調任領軍,不久又加中書令。三十六歲死。

③王北中郎:王坦之,任北中郎將。按:王坦之是太原人,王導是琅琊人。④無年:無壽。按:王珣認為他父親的人品才德超過王坦之,隻是因為死得早,所以聲望不大,世人才拿他比王坦之。

【譯文】王珣病重,臨死的時候,問武岡侯王謐說:“輿論界把我家領軍和誰並列?”武岡侯說:“世人把他和王北中郎並列。”東亭侯王珣翻身面向牆壁,嘆氣說:“人確是不能沒有壽數呀!”

(84)王孝伯道謝公濃至①。又曰:“長史虛,劉尹秀,謝公融②。”

【注解】①濃至:指道德深厚到頂點。

②虛:謙虛。《晉書·王濛傳》說王濛“虛己應物,恕而後行。”融:恬適。原註“條暢也”,指通達。《晉書·謝安傳》說他“神識沈敏,風字條暢。”

【譯文】王孝伯評論謝安最為深厚。又說:“長史謙虛寬和,劉尹才智出眾,謝公和樂通達。”

(85)王孝伯問謝公:“林公何如右軍?”謝曰:“右軍勝林公。林公在司州前亦貴徹①。”

【注解】①司州:指玉胡之,曾任司州刺史。參看《言語》第81 則註①。按:這裏說明右軍將軍王羲之勝過支道林,支道林勝過王的之。貴徹:尊貴通達。

【譯文】王孝伯問謝安:“林公和右軍相比,誰強?”謝安說:“右軍勝過林公。可是林公比起司州來還是尊貴而通達的。”

(86)桓玄為太傅,大會,朝臣畢集①。坐裁竟,問王楨之曰:“我何如卿第七叔②?”于時賓客為之咽氣③。王徐徐答曰:“亡叔是一時之標,公是千載之英。”一坐歡然。

【注解】①“桓玄”句:桓玄隻任過太尉,不是太傅。

②卿第七叔:指王獻之。王楨之是王徽之的兒子,王羲之的孫子,歷任侍中、大司馬長史。③咽氣:氣塞,屏氣,這裏指緊張得喘不過氣來。按:桓玄性情暴烈,而又酷愛書畫,喜歡二王書法,總是以王獻之自比。王楨之如果回答不好,就會觸怒他。

【譯文】桓玄任太傅的時候,大會賓客,朝中大臣全都來了。大家才入座,桓玄就問王楨之:“我和你七叔相比,誰強?”當時在座的賓客都為王楨之緊張得不敢喘氣。王楨之從容回答說:“亡叔隻是一代的楷模,您卻是千古的英才。”滿座的人聽了都喜氣洋洋。

(87)桓玄問劉太常曰①:‘我何如謝太傅?”劉答曰:“公高,太傅深。”又曰:“何如賢舅子敬?”答曰:“楂梨橘柚,各有其美②。”

【注解】①劉太常:劉瑾,字仲璋,歷任尚書、太常卿。他母親是王羲之的女兒、王子敬(王獻之)的姐妹。

②“楂梨”句:指幾種水果味道不同,卻都很可口,借指兩人各有各的長處。楂,山楂;柚,柚子。

【譯文】桓玄問太常劉瑾說:“我和謝太傅相比,怎麽樣?”劉瑾回答說:“公高明,太傅深厚。”桓玄又問:“比起賢舅子敬來怎麽樣?”劉瑾回答說:“楂、梨、橘,柚,各有各的美味。”

(88)舊以桓謙比殷仲文①。桓玄時,仲文入,桓于庭中望見之②,謂同坐曰:“我家中軍那得及此也!”

【注解】①殷仲文:桓玄的姐夫,投奔桓玄任咨議參軍。他有才華,容貌風度又美,為世所重。下文桓玄正是從這方面評論桓謙比不上他。

②“桓玄”句:指桓玄攻下建康、自稱皇帝時。參看《言語)第106 則註①。桓玄篡位後,任用堂兄弟桓謙為尚書左僕射,兼吏部,加中軍將軍。故下文直稱中軍。

【譯文】過去總是把桓謙和殷仲文並列。桓玄稱帝時,仲文入朝,桓玄在廳堂上望見他,對同座的人說:“我家的中軍哪裏趕得上這個人呢!”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