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止第十四_詩詞古文大全網

首頁 古文典籍 世說新語

容止第十四

【題解】容止指儀容舉止。容止,在本篇裏有時偏重講儀容,例如俊秀、魁梧、白凈、光彩照人;有時也會偏重講舉止,例如庄重、悠閒。主要是從好的一面贊美,個別也譏彈貌醜。有相當一部分條目是直接描寫容貌舉止,也可能著重寫某一點,例如眼睛、臉龐,或者某一動作,例如彈琵琶。有一些條目隻是點出“美姿儀”等,而不做具體描寫;有的用側面烘托法,表現人物容止之美。例如第19 則說的“看殺衛階”;第14 則記王武子“俊爽有風姿”,可是看見衛階就感嘆“珠玉在側,覺我形穢”。都沒有正面涉及衛玠的容止。有時也用對比的手法,如第3、4、17 則.或者用品評的方式說出,如第30則。

士族階層講究儀容舉止,這成了魏晉風流的重要組成部分。儀容風採有時甚至能借以活命或辦成事情。例如第23 則記陶侃因蘇峻作亂事欲殺庾亮,可是見到庾亮後就不一樣了,“庾風姿神貌,陶一見便改觀;談宴竟日,愛重頓至”。從此足見註重容止是當時的風尚。

另外,在贊美聲中還可以看出一些名士羨慕隱逸、追求超然世外的舉止風姿。例如第33 則贊嘆“此不復似世中人”,第36 則欣賞“寢處山澤間儀”。這大概都因顧盼生姿、閒適自得而引發人們超塵出世之想。

(1)魏武將見匈奴使①。自以形陋,不足雄遠國,使崔季珪代,帝自捉刀立床頭②。既畢,令間諜問曰:“魏王何如?”匈奴使答曰:“魏王雅望非常,然床頭捉刀人,此乃英雄也。”魏武聞之,追殺此使③。

【注解】①魏武:曹操。按:下文的帝、魏王都是指曹操,因為他生前封魏王,謚號是武,曹丕登帝後,追尊他為武帝。

②雄:稱雄;顯示威嚴。崔季珪:崔琰,字季珪,在曹操手下任職。他儀表堂堂,很威嚴。而據劉孝標註引(魏氏春秋)說,曹操卻是“姿貌短小”。

③“魏武”句:曹操認為匈奴使已經諷破了他的野心和做法,所以把使臣殺了。按:此說不大可信。

【譯文】魏武帝曹操將要接見匈奴的使節。他自認為相貌醜陋,不能對遠方國家顯示出自己的威嚴,便叫崔季珪代替,自己卻握著刀站在崔季珪的坐床邊。接見後,曹操派密探去問匈奴使節說:“你看魏王怎麽樣?”匈奴使節回答說:“魏王的崇高威望非同一般,可是床邊握刀的人,這才是英雄啊。”曹操聽說後,趁使節回國,派人追去殺了他。

(2)何平叔美姿儀,面至白。魏明帝疑其傅粉,正夏月,與熱湯餅①。

既啖,大汗出,以朱衣自拭,色轉皎。然②。

【注解】①傅粉:搽粉。漢魏時的貴公子喜歡搽粉,這是當時習氣。湯餅:湯面。②皎然:形容又白又亮。

【譯文】何平叔相貌很美,臉非常白。魏明帝懷疑他搽了粉,想查看一下,當時正好是夏天,就給他吃熱湯面。吃完後,大汗淋漓,自己撩起紅衣擦臉,臉色反而更加光潔。

(3)魏明帝使後弟毛曾與夏侯玄共坐,時人謂蒹葭倚玉樹①。

【注解】①夏侯玄:初任散騎黃門侍郎,年輕時就很出名。他曾和皇後的弟弟毛曾並排坐在一起,卻認為這是恥辱,因為太不相稱。魏明帝很不高興,就把他降為羽林監。蒹葭倚玉樹:蒹是荻,葭是蘆葦,比喻微賤、貌醜。玉樹指傳說中的仙樹或珍寶製作的樹,比喻品貌之美。此指兩個品貌極不相稱的人在一起。

【譯文】魏明帝叫皇後的弟弟毛曾和夏侯玄並排坐在一起,當時的人評論說,這是蘆葦倚靠著玉樹。

(4)時人目夏侯太初朗朗如日月之入懷,李安國頹唐如玉山之將崩①。

【注解】①夏侯太初:夏侯玄,字太初。李安國:李豐,字安國,任中書令,後被殺。頹唐:指精神委靡不振。玉山:用玉石堆成的山,用來形容儀容美好。

【譯文】當時的人評論夏侯太初好像懷裏揣著日月一樣光彩照人,李安國精神不振,像玉山將要崩塌一樣。

(5)嵇康身長七尺八寸,風姿特秀①。見者嘆曰:“蕭蕭肅肅,爽朗清舉②。”或雲:“肅肅如松下風,高而徐引③。”山公曰:“嵇叔夜之為人也。岩岩若孤松之獨立④;其醉也,傀俄若玉山之將崩⑤。”

【注解】①七尺八寸:古代的尺寸,長度沒有現代那麽長,不過七尺八寸也表明身材高大。②蕭蕭肅肅:蕭蕭形容舉止蕭灑脫俗,肅肅形容清靜。舉:挺拔。

③肅肅:象聲詞,形容風聲。徐引:舒緩悠長。

④岩岩:形容高峻挺拔。

⑤傀俄:同“巍峨”,形容高大雄偉。【譯文】嵇康身高七尺八寸,風度姿態秀美出眾。見到他的人都贊嘆說:“他舉止蕭灑安詳,氣質豪爽清逸。”有人說:“他像松樹間沙沙作響的風聲,高遠而舒緩悠長。”山濤評論他說:“嵇叔夜的為人,像挺拔的孤松傲然獨立;他的醉態,像高大的玉山快要傾倒。”

(6)裴令公目王安豐:“眼爛爛如岩下電①。”

【注解】①眼爛爛:指目光閃閃。爛爛,明亮的樣子。岩下:山岩之下,是眉棱下的比喻。【譯文】中書令裴楷評論安豐侯王戎說:“他目光灼灼射人,像岩下閃電。”

(7)潘岳妙有姿容,好神情①。少時挾彈出洛陽道,婦人遇者,莫不連手共縈之②。左太沖絕醜,亦復效岳遊邀,于是群嫗齊共亂唾之,委頓而返③。【注解】①神情:神態風度。

②縈:圍繞。按:《語林》說,潘岳外出,婦女們都拋果子給他,常常拋滿一車。③委頓:很疲乏。

【譯文】潘岳有美好的容貌和優雅的神態風度。年輕時夾著彈弓走在洛陽大街上,遇到他的婦女無不手拉手地一同圍住他。左太沖長得非常難看,他也來學潘岳到處遊逛,這時婦女們就都向他亂吐唾沫,弄得他垂頭喪氣地回來。(8)王夷甫容貌整麗,妙于談玄,恆捉白玉柄麈尾,與手都無分別①。

【注解】①“王夷甫”句:魏晉談玄之士,經常拿著拂塵,相習成俗,王公貴人多拿此物。拂塵以玉為柄,王衍的手生得白凈,和玉色無異。

【譯文】王夷甫容貌端庄、漂亮,善于談玄,平常總拿著白玉柄拂塵,白玉的顏色和他的手一點也沒有分別。

(9)潘安仁、夏侯湛並有美容,喜同行,時人謂之連壁①。

【注解】①連璧:璧是一種玉器,連璧指兩壁相連,比喻並美。按:《晉書·夏侯湛傳》載,兩人常常同行同止,出則同車,入則同席。

【譯文】潘安仁和夏侯湛兩人都很漂亮,而且喜歡一同行走,當時人們評論他們是連璧。

(10)裴令公有俊容姿。一旦有疾,至困,惠帝使王夷甫往看。裴方向壁臥,聞王使至,強回視之。王出,語人曰:“雙眸閃閃,若岩下電;精神挺動,體中故小惡①。”

【注解】①挺動:動搖,晃動,這裏指精神分散。

【譯文】中書令裴楷容貌俊美。有一次生了病,非常疲乏,晉惠帝派王夷甫去看望他。這時裴楷正向著牆躺著,聽說王夷甫奉命來到,就勉強回過頭來看看他。王夷甫告辭出來後,告訴別人說:“他雙目閃閃,好像山岩下的閃電;可是精神分散,身體確實有點不舒服。”

(11)有人語王戎曰:“嵇延祖卓卓如野鶴之在雞群①。”答曰:“君未見其父耳!”

【注解】①嵇延祖:嵇紹,字延祖,是嵇康的兒子。卓卓:形容超群出眾,氣度不凡。【譯文】有人對王戎說:“嵇延祖氣度不凡,在人群中就像野鶴站在雞群中一樣。”王戎回答說:“那是因為您沒有見過他的父親罷了!”

(12)裴令公有俊容儀,脫冠冕,粗服亂頭皆好,時人以為玉人①。見者曰:“見裴叔則,如玉山上行,光映照人。”

【注解】①冠冕:帝王、大夫所帶的禮帽。玉人:比喻容貌美麗的人。

【譯文】中書令裴叔則儀表出眾,即使脫下禮帽,穿著粗陋的衣服,頭發蓬松,也都很美,當時人們說他是玉人。見到他的人說:“看見裴叔則,就像在玉山上行走,感到光彩照人。”

(13)劉伶身長六尺,貌甚醜悴,而悠悠忽忽,土木形骸①。”

【注解】①六尺:相當于現在四尺多一點,是比較矮小的。悴:憔悴。悠悠忽忽:悠閒、不經意的樣子。土木形骸:把身體當成土木,不加修飾,狀態自然。

【譯文】劉伶身高四五尺,相貌非常醜陋、憔悴,可是他悠閒自在,不修邊幅,質樸自然。

(14)驃騎王武子是衛玠之舅,俊爽有風姿①。見玠,輒嘆曰:“珠玉在側,覺我形穢!”

【注解】①王武子:王濟,字武子,死後追贈驃騎將軍。他的外甥衛玠,風採秀異,見者皆以為玉人。【譯文】驃騎將軍王武子是衛玠的舅舅,容貌俊秀,精神清爽,很有風度儀表。

他每見到衛玠,總是贊嘆說:“珠玉在身邊,就覺得我自己的形象醜陋了!”(15)有人詣王太尉,遇安豐、大將軍、丞相在坐;往別屋,見季胤、平子①。還,語人曰:“今日之行,觸目見琳琅珠玉②。”

【注解】①王太尉:王衍。按:在王衍家所遇的五個人都是王衍的兄弟或堂兄弟,安豐即王衍堂兄王戎,大將軍即堂弟玉敦,丞相即堂弟王導,季胤是弟弟王詡的字,平子是弟弟王澄的字。②琳琅:美玉,比喻人物風姿秀逸。

【譯文】有人去拜訪太尉王衍,遇到安豐侯王戎、大將軍王敦、丞相王導在座;到另一個房間去,又見到王季胤、王平子。回家後,告訴別人說:“今天走這一趟,滿眼都是珠寶美玉。”

(16)王丞相見衛洗馬①,曰:“居然有贏形,雖復終日調暢,若不堪羅綺②。”

【注解】①衛洗(xiǎn)馬:衛玠,任太子洗馬。體弱多病。

②羅綺:有花紋的絲織品。

【譯文】丞相王導看見太子洗馬衛玠,說:“身體顯然很瘦弱,雖然整天很和適舒暢,也還是像弱不勝衣。”

(17)王大將軍稱太尉:“處眾人中,似珠玉在瓦石間。”

【譯文】大將軍王敦稱贊太尉王衍說:“他處在眾人之中,就像珠玉放在瓦礫石塊中間。”

(18)庾子嵩長不滿七尺,腰帶十圍,頹然自放①。

【注解】①十圍:兩手的拇指和食指合攏起來的圓周長是一圍,腰寬十圍就是很粗的了。頹然:溫和、順從的樣子。自放:指自我放縱,不拘禮法。

【譯文】庾子嵩身高不足五尺,腰帶卻有十圍大小,可是他本性和順,縱情放達。(19)衛玠從豫章至下都,人久聞其名,觀者如堵牆①。玠先有羸疾,體不堪勞,遂成病而死。時人謂看殺衛玠。

【注解】①下都:指京都建康(原名建鄴)。西晉舊都洛陽,所以後來稱新都為下都。按:衛玠渡江後,先到豫章(首府在南昌),後到建康,人們聽說他容貌非凡,觀者如堵。堵牆:牆。【譯文】衛玠從豫章郡到京都時,人們早已聽到他的名聲,出來看他的人圍得像一堵牆。衛玠本來就有虛弱的病,身體受不了這種勞累,終于形成重病而死。當時的人說是看死了衛玠。

(20)周伯仁道桓茂倫:“嶔崎歷落可笑人”①。或雲謝幼輿言。

【注解】①桓茂倫:桓彝,字茂倫。他很達觀,善于鑒別人才,享有盛名,一向為周伯仁所推崇。嶔(qīn)崎:山高峻,比喻人高大英俊。歷落:指舉止灑脫。可笑:可喜。

【譯文】周伯仁稱贊桓茂倫:“高大英俊,舉止瀟灑,是個招人喜愛的人。”有人說這是謝幼輿說的話。

(21)周侯說王長史父:“形貌既偉,雅懷有概,保而用之,可作諸許物也。”①【注解】①王長史父:王濛的父親王訥。有概:有風度。諸許物:一切事情;許多事情。【譯文】武城侯周f 評論長史王濛的父親:“身體既魁梧,又有高雅的情懷、不凡的風度,保持並發揚這些特長,一切事情都是可以辦到的。”

(22)祖士少見衛君長,雲:“此人有旄仗下形①。”

【注解】①旄仗:旗幟和儀衛。

【譯文】祖士少見到衛君長,說:“這個人有將帥的風度。”

(23)石頭事故,朝廷傾覆①。溫忠武與庾文康投陶公求救②。陶公雲:“肅祖顧命不見及③。且蘇峻作亂,釁由諸庾,誅其兄弟,不足以謝天下。”于時庾在溫船後,聞之,憂怖無計。別日,溫勸庾見陶,庾猶豫未能往。溫曰:“溪狗我所悉,卿但見之,必無憂也④。”庾風姿神貌,陶一見便改觀;談宴竟日,愛重頓至。

【注解】①石頭事故:指蘇峻作亂。晉成帝鹹和二年(公元327 年),庾亮執掌朝政,下詔征歷陽內史蘇峻為大司農。蘇峻一向懷疑庾亮想謀害自己,便起兵反,攻陷建康,自掌朝政,頒布大赦,獨不赦庚亮兄弟。第二年又把晉帝遷到石頭城。這時陶侃、溫嶠、庾亮等起兵討伐蘇峻。數月後,蘇峻敗死。②溫忠武:溫嶠,謚忠武。蘇峻作亂時,溫嶠任平南將軍、江州刺史,駐扎到尋陽。後庾亮戰敗,逃到他那裏,他勸庾亮去見陶侃,並共推陶侃為盟主,起兵討伐。庾文康:庾亮,晉明帝皇後的哥哥,謚文康。陶公:陶侃。蘇峻作亂時,為征西大將軍、荊州刺史,鎮守江陵。③“肅祖”句:蕭祖是晉明帝的廟號;顧命指君主臨終的命令。晉明帝病重時,王導、庾亮、溫嶠等同受顧命,輔佐幼主晉成帝。明帝死後,太後臨朝聽政,政事由庾亮決定。陶侃因為自己不在受顧命之列,深以為憾。

④溪狗:即傒狗。吳人把江西一帶的人叫傒狗,是指語音不正說的,含鄙薄意。陶侃本鄱陽人,所以也得此稱謂。

【譯文】石頭城事變發生,朝廷傾覆了。溫嶠和庾亮投奔陶侃求救。陶侃說:“先帝的遣詔並沒有涉及我。再說蘇峻作亂,事端都是由庾家的人挑起的,就是殺了庾家兄弟,也不足以向天下人謝罪。”這時庾亮正在溫嶠的船後,聽見這些話,既發愁,又害怕,無計可施。有一天,溫嶠勸庾亮去見一見陶侃,庾亮很猶豫,不敢去。溫嶠說:“那溪狗我很了解,你隻管去見他,一定不會出什麽事的。”庾亮那非凡的風度儀表,使得陶侃一見便改變了原來的看法;和庾亮暢談歡宴了一整天,對庾亮的愛慕和推重一下子達到了頂點。(24)庾太尉在武昌,秋夜氣佳景清,使吏殷浩、王胡之之徒登南樓理詠①。音調始遒,聞函道中有屐聲甚厲,定是庾公②。俄而率左右十許人步來,諸賢欲起避之。公徐雲:“諸君少往,老子于此處興復不淺③。”因便據胡床,與諸人詠謔,竟坐甚得任樂④。後王逸少下,與丞相言及此事。丞相曰:“元規爾時風範不得不小頹⑤。”右軍答曰:“唯丘壑獨存⑥。”

【注解】①“庾太尉”句:蘇峻叛亂平定後,庾亮(字元規)升任都督江、荊等六州諸軍事,移鎮武昌。使吏,一本作“佐吏”,《晉書·庾亮傳》也作“佐吏”,指地方長官的僚屬。理詠,吟詠,作詩吟唱。

③遒(qiú):高昂。函道:樓梯。

③老子:老人自稱,等于老夫。

④胡床:交椅,是椅腿交叉,能折疊的一種坐具,即馬扎兒。謔(xuè):開玩笑。任樂:盡情歡樂。

⑤風範:氣派。頹:低落;收縮。⑥丘壑:山水幽美處所,是隱士所居之地,比喻深遠的意境。

【譯文】太尉瘦亮在武昌的時候,正值秋夜天氣涼爽、景色清幽,他的屬官殷浩、王胡之一班人登上南樓吟詩詠唱。正在吟興高昂之時,聽見樓梯上載來木板鞋的聲音很重,料定是庚亮來了。接著庾亮帶著十來個隨從走來,大家就想起身回避。庾亮慢條斯理地說道:“諸君暫且留步,老夫對這方面興趣也不淺。”于是就坐在馬扎兒上,和大家一起吟詠、談笑,滿座的人都能盡情歡樂。後來王逸少東下建康,和丞相王導談到這件事。王導說:“元規那時候的氣派也不得不收斂一點。”王逸少回答說:“唯獨幽深的情趣還保留著。”(25)王敬豫有美形①。問訊王公,王公撫其肩曰:“阿奴恨才不稱。”又雲:“敬豫事事似王公。”

【注解】①王敬豫:王恬,字敬豫,是王導的兒子。好武,不拘禮法,王導並不喜歡他。問訊:問安。【譯文】王敬豫形貌很美。有一次去向父親王導請安,王導拍著他的肩膀說:“你遺憾的是才能和形貌不相稱。”有人說:“敬豫樣樣都像王公。”

(26)王右軍見杜弘治,嘆曰;“面如凝脂,眼如點漆,此神仙中人①。”時人有稱王長史形者,蔡公曰:“恨諸人不見杜弘治耳!”

【注解】①凝脂:凝固的油脂,形容白嫩。

【譯文】右軍將軍王羲之見到杜弘治,贊嘆說:“臉像凝脂一樣白嫩,眼睛像點上漆一樣黑亮,這是神仙裏頭的人。”當時有人稱贊長史王濛的相貌,司徒蔡謨說:“可惜這些人沒有見過牡弘治啊!”

(27)劉尹道桓公:“鬢如反蝟皮,眉如紫石棱,自是孫仲謀、司馬宣王一流人①。”

【注解】①“鬢如”句:《晉書·桓溫傳》載,桓溫豪爽有風度,相貌威武,面有七星,劉惔曾稱贊他說:“溫眼如紫石棱,須作蝟毛磔,孫仲謀、晉宣王之流亞也。”反蝟皮:大概指蝟毛翻開,四散豎起。紫石棱:隴州所出紫色石的棱角。孫仲謀:孫權的字,他是吳國的開國之主。司馬宣王:司馬懿,晉國初建,追尊為宣王。司馬懿為晉朝的建立奠定了基礎。

【譯文】丹陽尹劉惔評論桓溫說:“雙鬢像刺蝟毛豎起,眉棱像紫石棱一樣有棱有角,確實是孫仲謀、司馬宣王一類的人。”

(28)王敬倫風姿似父,作侍中——加授桓公——公服從大門入①。桓公望之,曰:“大奴固自有鳳毛②。”

【注解】①王敬倫:王劭,字敬倫,是王導的第五個兒子。加授桓公:加指加官,在原有官職外加領其他官職。據《晉書·哀帝紀》載,興寧元年,加征西大將軍桓溫侍中、大司馬。②大奴:指王劭。鳳毛:鳳毛是珍稀之物,比喻有父輩的才華、風採。

【譯文】王敬倫儀表風度像他父親,任侍中——這時桓溫也加授侍中——穿著官服從大門進官署。桓溫望見他,說:“大奴的確有他父親的風採。”

(29)林公道王長史:“斂衿作一來,何其軒軒韶舉①!”

【注解】①斂衿:整理衣襟,表示肅敬。按:王濛年輕時放縱不羈,不為鄉裏所齒,晚年才克己勵行。來:語氣詞。軒軒:形容儀態軒昂。韶舉:優美的舉止。

【譯文】支道林評論長史王濛說:“嚴肅起來,作事專一了,儀態多麽軒昂優美啊!”

(30)時人目王右軍:“飄如遊雲,矯若驚龍①。”

【注解】①“飄如”句:按《晉書》本傳載,這是評論王羲之的書法筆勢的。

【譯文】當時的人評論有軍將軍王羲之說:“像浮雲一樣飄逸,像驚龍一樣矯捷。”(31)王長史嘗病,親疏不通。林公來,守門人遽啓之曰:“一異人在門,不敢不啓。”王笑曰:“此必林公。”

【譯文】長史王濛有一次生了病,無論親疏來探病,都不給傳達。一天支道林和尚來了,守門人立刻去稟報王濛說:“有一個相貌特別的人來到門口,我不敢不稟報。”王濛笑道:“這一定是林公。”

(32)或以方謝仁祖不乃重者。桓大司馬曰:“諸君莫輕道,仁祖企腳北窗下彈琵琶,故自有天際真人想①。”

【注解】①企腳:指蹺起腿。真人:修真得道的人,泛指仙人。按:謝仁祖(即謝尚)擅長音樂,通曉眾藝。

【譯文】有人拿別人來和謝仁祖並列而不那樣看重他。大司馬桓溫說:“諸位不要輕易評論,仁祖蹺起腳在北窗下彈琵琶的時候,確是有飄飄欲仙的情意。”(33)王長史為中書郎,往敬和許。爾時積雪,長史從門外下車,步入尚書,著公服①。敬和遙望,嘆曰:“此不復似世中人!”

【注解】①尚書:指尚書省。按:《晉書·王洽傳》隻說王洽(字敬和)歷任中書郎、中軍長史、司徒左長史等職,沒有說到他在尚書省擔任什麽職務。

【譯文】長史王濛任中書郎的時候,一次往王敬和那裏去。那時連日下雪,王濛在門外下車,走人尚書省,穿著官服。王敬和遠遠望見雪景襯著王濛,贊嘆說:“這人不再像是塵世中人!”

(34)簡文作相王時,與謝公共詣桓章武①。王珣先在內,桓語王:“卿嘗欲見相王,可往帳裏。”二客既去,桓謂王曰:“定何如?”王曰:“相王作輔,自然湛若神君,公亦萬夫之望,不然,僕射何得自沒②!”

【注解】①相王:參看《文學》第51 則註①。

②輔:輔相;丞相。神君:神靈、神仙。僕射:指謝安。

【譯文】簡文帝任丞相時,和謝安一起去看望桓溫。這時王珣已經先在桓溫那裏,桓溫對王珣說:“你過去想看看相王,現在可以留在帷幔後面。”兩位客人走了以後,桓溫問王珣說:“相王究竟怎麽樣?”王珣說:“相王任丞相,自然像神靈一樣清澈,公也是萬民的希望,不然,僕射怎麽會自甘藏拙呢!”(35)海西時,諸公每朝,朝堂猶暗,唯會稽王來,軒軒如朝霞舉①。

【注解】①海西:即晉廢帝海西公。海西公即位後,會稽王司馬晃才任丞相。

【譯文】海西公稱帝時,大臣們每次早朝,殿堂還很暗,隻有會稽王來了,他氣宇軒昂,才像朝霞高高升起一樣。

(36)謝車騎道謝公①:“遊肆復無乃高唱,但恭坐捻鼻顧睞,便自有寢處山澤間儀②。”

【注解】①謝車騎:謝玄,是謝安的侄兒。

②遊肆:盡情遊樂。捻(niē)鼻:堵住或捏住鼻子。按:謝安能作洛下書生詠,但有鼻疾,所以發音濁。這裏所說捻鼻,即指作洛下書生詠。參看《雅量》第29 則。顧睞(lài):左右顧盼。【譯文】車騎將軍謝玄稱道謝安:“一旦縱情遊樂,又無須放聲高唱,隻是端坐捏鼻作洛下書生詠,顧盼自如,就會有棲止于山水草澤間的儀態。”

(37)謝公雲:“見林公雙眼,黯黯明黑①。”孫興公見林公:“棱棱露其爽②。”

【注解】①林公:支道林和尚。黯黯(àn):黑黑的。明:照亮。

②棱棱:形容威嚴正直。

【譯文】謝安說:“我覺得林公一雙眼睛,黑油油的,能照亮黑暗的地方。”孫興公也覺得支道林是:“威嚴的眼神裏透露出直爽。”

(38)庾長仁與諸弟入吳,欲住亭中宿①。諸弟先上,見群小滿屋,都無相避意。長仁曰:“我試觀之。”乃策杖將一小兒,始入門,諸客望其神姿,一時退匿。

【注解】①庚長仁:庾統,字長仁,是庾亮的侄兒。亭:設在道邊供旅客停宿的公房。【譯文】庾長仁和弟弟們過江到吳地,途中想在驛亭裏住宿。幾個弟弟先進去,看見滿屋都是平民百姓,這些人一點回避的意思也沒有。長仁說:“我試著進去看看。”于是就拄著拐杖,扶著一個小孩,剛進門,旅客們望見他的神採,一下子都躲開了。

(39)有人嘆王恭形茂者,雲:“濯濯如春月柳。”①【注解】①濯濯:形容有光澤;清朗。

【譯文】有人贊賞王恭形貌豐滿美好,說:“像春天的楊柳一樣光鮮奪目。”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