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新第十五_詩詞古文大全網

首頁 古文典籍 世說新語

自新第十五

【題解】自新指自覺改正錯誤,重新做人。本篇隻有兩則。第1 則說明改正錯誤要振作起來,應有一息尚存,決不松懈之志。第2 則說明有才要用到正道上,知錯必改。

(1)周處年少時,凶強俠氣,為鄉裏所患,又義興水中有蛟,山中有哀邅跡虎,並皆暴犯百姓,義興人謂為三橫,而處尤劇①。或說處殺虎斬蛟,實冀三橫唯餘其一。處即刺殺虎,又入水擊蛟。蛟或浮或沒,行數十裏,處與之俱。經三日三夜,鄉裏皆謂已死,更相慶。竟殺蛟而出。聞裏人相慶,始知為人情所患,有自改意。乃自吳尋二陸,平原不在,正見清河,具以情告②,並雲:“欲自修改,而年已蹉跎,終無所成③。”清河曰:“古人貴朝聞夕死,況君前途尚可④。且人患志之不立,亦何憂令名不彰邪!”處遂改勵,終為忠臣孝子。

【注解】①周處:字子隱,吳興郡陽羨縣人,後改屬義興郡(郡治在今江蘇省宜興縣)。青少年時胡作非為,橫行鄉裏,後勇于改過,在晉朝任廣漢太守、御史中丞。俠氣:指剛強不屈的氣概。邅(zhān)跡虎:《孔氏志怪》說:“義興有邪足虎,溪渚長橋有蒼蛟,並大啖人”。遭跡虎即邪足虎,跛腳老虎。橫:指殘暴的東西。

②自吳:《晉書·周處傳》作“入吳”,對。二陸:指陸機、陸雲。兄弟齊名,號為二陸,吳人。陸機後來在晉朝曾任平原郡內史,陸雲曾任清河郡內史,所以下文直呼為平原、清河。按:陸機比周處年輕二十多歲,所以周處年少時不可能尋訪二陸。③修改:加強修養、改正錯誤。蹉跎:虛度光陰。

④朝聞夕死:這是用《論語·裏仁》“朝聞道,夕死可矣”的意思,大意是:早上聽到了真理,就算晚上死去也不算虛度此生。

【譯文】周處年輕時,凶狠倔強,好使氣力,是鄉裏的禍害,加上義興郡河裏有蛟龍,山上有跛腳虎,都危害百姓,義興人把他們叫做三橫,而周處危害更大。有人勸周處去殺虎斬蛟,其實是希望三橫中隻剩下一個。周處立刻上山刺殺了老虎,又下河去斬蛟龍。蛟龍時而浮出水面,時而潛入水底,遊了幾十裏,周處始終和蛟龍在一起搏鬥。經過三天三夜,鄉親們都認為他已經死了,互相慶賀。沒想到周處竟然殺死蛟龍,從水裏出來了。他聽說鄉親互相慶賀,才知道自己是人們所痛恨的人,就有意改過自新。于是到吳郡尋找陸機、陸雲兄弟,平原內史陸機不在家,隻見到清河內史陸雲,就把情況一五一十地告訴了陸雲,並且說:“自己想加強修養,改正錯誤,可是歲月已經虛度,恐怕終究不會有什麽成就。”陸雲說:“古人尚且重視朝聞夕死,何況您的前途還遠大著呢。再說,一個人就怕不能立志,又何必擔心美名不能顯揚呢!”于是周處便改正錯誤,振作起來,終于成了忠臣孝子。

(2)戴淵少時,遊俠不冶行檢,嘗在江、淮間攻掠商旅①。陸機赴假還洛,輜重甚盛,淵使少年掠劫②。淵在岸上,據胡床指麾左右,皆得其宜③。淵既神姿峰穎,雖處鄙事,神氣猶異④。機于船屋上遙謂之曰:“卿才如此,亦復作劫邪⑤?”淵便泣涕,投劍歸機。辭厲非常,機彌重之,定交,作筆薦焉⑥。過江,仕至征西將軍。

【注解】①遊俠:指重信義、輕生死的人。行檢:品行。攻掠:襲擊、搶劫。

②輜重:行李。③指麾:同“指揮”。

④峰穎:挺拔突出。

⑤劫:強盜。

⑤辭厲:《太平御覽》四○九作“辭屬”,對,指談吐。

【譯文】戴淵年輕時,很俠義,不註意品行,曾在長江、淮河間襲擊、搶劫商人和旅客。陸機度假後回洛陽,行李很多,戴淵便指使一班年輕人去搶劫。他在岸上,坐在馬扎兒上指揮手下的人,安排得頭頭是道。戴淵原本風度儀態挺拔不凡,雖然是處理搶劫這種事,神氣仍舊與眾不同。陸機在船艙裏遠遠地對他說:“你有這樣的才能,還要做強盜嗎?”戴淵感悟流淚,便扔掉劍投靠了陸機。他的談吐非同一般,陸機更加看重他,和他結為朋友,並寫信推薦他。過江以後,戴淵做官做到征西將軍。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