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悟第十一_詩詞古文大全網

首頁 古文典籍 世說新語

捷悟第十一

【題解】捷悟指迅速領悟。本篇記載幾個對人、對事物快速而正確的分析和理解的事例。突然遇到一件意外的事,在常人尚未理解之時,能根據人或事物的特點、出現環境、當時的諸多條件等等來綜合分析,做出判斷,這就是一種悟性。培養這種能力,有可能對付突發事件。例如第2 則記曹操在一杯酪的蓋頭上題個“合”字,楊脩看到這裏沒有用“合”字的條件,于是從該字的組成部分看出是“公教人啖一口也”。有時突然出現危險情況,一些人可能被嚇得不知所措,而機智的人會迅速適應環境並思考化險為夷的辦法,第5則正是反映出當局者迷和旁觀者清這兩種情況。

但是篇內所記,有一些事情跟捷悟似未可等同看待。例如第6 則記桓溫欲奪郗愔兵權,郗愔沒體會到這點,而他兒子在桓溫手下任參軍,明白桓溫的想法。這看來是朝夕觀察的結果,而非捷悟所致。第7 則所記的更是有意捉弄人家,跟捷悟無關。

(1)楊德祖為魏武主簿,時作相國門,始構榱桷,魏武自出看,使人題門作“活”字,便去①。楊見,即令壞之。既竟,曰:“門中‘活’,‘闊’字。王正嫌門大也②。”

【注解】①楊德祖:楊脩,字德祖,曹操任丞相時,調他任主簿,有才學,有悟性。後來被曹操殺害了。相國:指丞相。漢代有時設相國,有時設丞相。這裏指相國府。榱桷(cuījué):椽子。②王:指魏王曹操。

【譯文】楊德祖任魏武帝曹操的主簿,當時正建相國府的大門,剛架椽子,曹操親自出來看,並且叫人在門上寫個“活”字,就走了。楊德祖看見了,立刻叫人把門拆了。拆完後,他說:“門裏加個‘活’字,是‘闊’字。魏王正是嫌門大了。”

(2)人餉魏武一杯酪,魏武啖少許,蓋頭上題“合”字以示眾,眾莫能解①。次至楊脩,脩便啖,曰:“公教人啖一口也,復何疑②!”

【注解】①餉:送。蓋頭:覆蓋用的絲麻織品。

②教人啖一口:“合”字拆開,就是人、一、口三字,意為一人吃一口。【譯文】有人送給魏武帝曹操一杯乳酪,曹操吃了一點,就在蓋頭上寫了一個“合”字給大家看,沒有誰能看懂是什麽意思。輪到楊脩去看,他便吃了一口,說:“曹公教每人吃一口呀,還猶豫什麽!”

(3)魏武嘗過曹娥碑下,楊脩從,碑背上見題作“黃絹幼婦,外孫虀臼”八字①。魏武謂脩曰:“解不?”答曰:“解”。魏武曰:“卿未可言,待我思之。”行三十裏,魏武乃曰:“吾已得。”令脩別記所知。脩曰:“黃絹,色絲也,于字為絕;幼婦,少女也,于字為妙;外孫,女子也,于字為好;虀臼,受辛也,于字為辭②:所謂絕妙好辭也。”魏武亦記之,與脩同,乃嘆曰:“我才不及卿,乃覺三十裏③。”

【注解】①曹婢碑:曹娥是東漢時代一個孝女,父溺死,她為尋找父親屍首而死,改葬時給她立了碑,就是曹娥碑。虀臼(jījiù):搗姜蒜等的器具。

②于字為辭:辭的異體字是辤。

③覺:同“較”,相差,相距。

【譯文】魏武帝曹操曾經從曹娥碑旁路過,楊脩跟隨著他,看見碑的背面寫著“黃絹幼婦,外孫虀臼”八個字。曹操就問楊脩:“懂嗎?”楊脩回答說:“懂。”曹操說:“你不要說出來,等我想一想。”走了三十裏路,曹操才說:“我已經想出來了。”他叫楊脩把自己的理解另外寫下來。楊脩寫道:”黃絹,是有顏色的絲,色絲合成絕字;幼婦,是少女的意思,少女合成妙字;外孫,是女兒的兒子,女子合成好字;虀臼,是承受辛辣東西的,受辛合成辭(辤)字:這就是絕妙好辭。”曹操也把自己的理解寫下了,結果和楊脩的一樣,于是感嘆地說:“我的才力趕不上你,竟然相差三十裏。”

(4)魏武征袁本初,治裝,餘有數十斛竹片,鹹長數寸①。眾雲並不堪用,正令燒除。太祖思所以用之,謂可為竹稗循,而未顯其言②。馳使問主簿楊德祖,應聲答之,與帝心同。眾伏其辯悟③。

【注解】①袁本初:袁紹,字本初。按:東漢未年,群雄並起,各據一方,漢獻帝時,曹操為司空,獨攬朝政;袁紹為大將軍,督冀、幽、青、並四川。兩人互相攻伐,最大的一仗是官渡之戰,公元200年,曹操大破袁紹于官渡。202 年,袁紹死。

②太祖:曹操的廟號。竹椑(pí)楯:橢圓形的竹盾牌。

③伏:通“服”,佩服。辯:聰明。

【譯文】魏武帝曹操要討伐袁本初,修造軍事裝備,剩下幾十斛竹片,都是幾寸長的。大家說這全部用不上,正要叫人燒掉。曹操在想怎麽利用這些竹片,認為可以用來做竹盾牌,隻是還沒有把這話說出來。他派人速去問主簿楊德祖,楊德祖隨即答復了來人,結果和曹操想的一樣。大家都佩服楊德祖的聰明和悟性。

(5)王敦引軍垂至大桁,明帝自出中堂①。溫嶠為丹陽尹,帝令斷大桁,故未斷,帝大怒瞋目,左右莫不悚懼②。召諸公來,嶠至,不謝,但求酒炙。王導須臾至,徒跣下地③,謝曰:“天威在顏,遂使溫嶠不容得謝④。”嶠于是下謝,帝乃釋然⑤。諸公共嘆王機悟名言佳句。

【注解】①“王敦”句:晉明帝時,王敦起兵反,但當時他已病重,隻派王含和錢鳳率軍下京都。垂,將近。大桁(háng),大橋,這裏指朱雀橋,在建康城南,朱雀門外,跨秦淮河。中堂,舉行朝會等事的廳堂。

②“溫嶠”句:王敦起兵時,溫嶠與右將軍卞敦守石頭城。後王含、錢鳳軍直達秦淮河南岸,溫嶠便燒掉朱雀橋,王含軍無法渡河。按:《資治通鑒·晉紀》載,溫嶠轉移到秦淮北岸,燒朱雀橋,明帝想親白領兵進攻,聽說橋已毀,大怒。與這裏所記不同。

③徒跣(xiǎn):光著腳。

④天威:天子的威嚴。顏:臉,這裏指眼前。容:或許,可能。按:一本無“容”字。⑤釋然:形容怒氣消釋而心平氣和。

【譯文】王敦率領軍隊東下,將要逼近朱雀橋,晉明帝親自出到中堂。溫嶠當時任丹陽尹,明帝命令他毀掉朱雀橋,結果仍舊沒有毀掉,明帝怒目圓睜,非常生氣,隨從的人都很恐懼。明帝立刻召集大臣們來,溫嶠到後,沒有謝罪,隻是求賜酒肉請死。王導接著來到,他光著腳退到地上,謝罪說:“天子的威嚴就在眼前,于是使溫嶠嚇得不可能謝罪了。”溫嶠這才退下謝罪,明帝也就心平氣和了。大臣們都很贊賞王導的機敏而有悟性的名言佳句。

(6)郗司空在北府,桓宣武惡其居兵權①。郗于事機素暗,遣箋詣桓:“方欲共獎王室,修復園陵②。”世子嘉賓出行③,于道上聞信至,急取箋,視竟,寸寸毀裂,便回,還更作箋,自陳老病,不堪人間,欲乞閒地自養。宣武得箋大喜,即詔轉公督五郡、會稽太守。

【注解】①郗司空:郗愔,字方回,曾兼任徐、兗二州刺史,都督徐、兗、青、幽諸州軍事。後來征拜司空,沒有就任。北府:即京口,別稱北府。按:桓溫北伐前,郗愔曾鎮守京口。桓溫想借用京口的軍事力量,就把郗愔調為會稽內史,自己兼任徐、兗二州刺史,率領京門之兵。②獎:輔佐。

③嘉賓:郗超,字嘉賓,是郗愔的長子,在桓溫的大司馬府任參軍。

【譯文】司空郗愔鎮守北府的時候,桓溫不喜歡他掌握兵權。郗愔對情勢的了解一向胡塗,還寄信給桓溫說:“正想和您一起輔佐王室,修復被敵人毀壞的先帝陵寢。”當時他的嫡長子嘉賓正到外地去,在半路聽說送信的人到了,急忙拿過他父親的信來看,看完了,把信撕得粉碎,就返回去,又代他父親另外寫了封信,訴說自己年老多病,經不住世事煩擾,想找個閒散的官位來自我調養。桓溫收到信非常高興,立刻下令把郗愔調為都督浙江東五郡軍事、會稽太守。

(7)王東亭作宣武主簿,嘗春月與石頭兄弟乘馬出郊①。時彥同遊者連鑣俱進②,唯東亭一人常在前,覺數十步,諸人莫之解。石頭等既疲倦,俄而乘輿回。諸人皆似從官,唯東亭奕奕在前③。其悟捷如此。

【注解】①石頭:桓熙的小名,是桓溫的長子。

②連鑣:坐騎並排著。

③奕奕:精神抖擻的樣子。

【譯文】東亭侯王珣任桓溫的主簿時,曾經在春天和石頭兄弟騎馬到郊外遊春。

當時同遊的名流都一起並馬前進;隻有王珣一個人總是走在前面,和他們距離幾十步遠,大家都不理解其中的緣故。石頭等人已經玩得很疲倦了,不久就坐車回去。結果其他人都像侍從官一樣跟在後面,隻有王珣精神抖擻地走在前面。他就是這樣的有悟性而且機敏。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