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齋五筆·卷五_詩詞古文大全網

首頁 古文典籍 容齋隨筆 容齋五筆

容齋五筆·卷五

萬事不可過
【原文】
天下萬事不可過①,豈特此也?雖造化陰陽亦然。雨澤所以膏潤②四海,然過則為霖淫③;陽舒④所以發育萬物,然過則為燠亢⑤。賞以勸⑥善,過則為僭⑦;刑以懲惡,過則為濫。仁之過,則為兼愛無父,義之過,則為為我無君。執禮之過,反鄰于諂;尚信之過,至于證父。是皆偏而不舉之弊,所謂過猶不及者。揚子《法言》雲:“周公以來,未有漢公之懿⑧也,勤勞則過于阿衡。”蓋諂王莽也。後之議者,謂阿衡之事不可過也,過則反,乃誚⑨莽耳。其旨意固然。

【注解】
①過:超過,逾越。
②膏潤:潤澤。
③霖淫:暴雨。
④舒:舒展開來,上升。
⑤燠亢:燠熱,酷熱。
⑥勸:勸勉,鼓勵。
⑦僭:僭越。
⑧漢公:安漢公王莽。懿:德行美好。
⑨誚:譏誚。

【譯文】
天下的各種事情都不可過分,難道隻有人事是這樣嗎?即使陰陽造化也是這樣。下雨是為了滋潤四海,然而過分後就是暴雨;陽氣上升是用來培育萬物的,然而過分就是酷熱。獎賞是對善德的鼓勵,過分就是僭越;懲罰是為了杜絕惡行,過分就是枉濫;過于仁慈,就會像墨家那樣兼愛不顧自己的父親;行義過分,就會像道家那樣自私不要君主。過于拘禮,就像是在向鄰居獻媚;太講信守,最終會證明自己父親的過失。這些都是偏執的行為,就像平常所說的,過分和達不到效果是一樣的。揚雄的《法言》說:“從周公以來,還沒有人的德行像安漢公(王莽)這樣美好,而其勤勞則超過了阿衡伊尹。”這是向王莽獻媚的。後人議論說,阿衡的功德是沒法超過的,超過就走向了反面,這是譏諷王莽的。思想本來就是這樣。

大言誤國
【原文】
隗囂謀叛漢,馬援勸止之甚力,而其將王元曰:“今天水全富①,士馬最強②,案秦舊跡③,表裏河山。元請以一丸泥為大王東封函谷關。”囂反遂決,至于父子不得其死,元竟降漢。
隋文帝伐陳,大軍臨江,都官尚書孔範言于後主曰:“長江天塹,古以為限隔④南北,今日虜軍豈能飛度邪?臣每患官卑,虜若渡江,臣定作太尉公矣⑤。”或妄言北軍馬死,範曰:“此是我馬,何為而死?”帝笑以為然⑥,故不為深備。已而國亡,身竄遠裔⑦。
唐元宗有克復中原之志,及下南閩,意以謂諸國可指麾而定,而事力窮薄⑧,且無良將。魏岑因侍宴言⑨:“臣少遊元城,好其風物,陛下平中原,臣獨乞任魏州。”元宗許之。岑趨墀下拜謝,人皆以為佞。
孟蜀通奏使王昭遠,居常⑩好大言,有雜耕渭上之志,聞王師入討,對賓客挼手言:“此送死來爾。乘此逐北,遂定中原,不煩再舉也。”不兩月蜀亡,昭遠為俘。
此四臣之佞,本為爵祿及一時容悅而已,亦可悲哉!

【注解】
隋文帝①全富:非常富裕。
②士馬最強:兵強馬壯。
③案秦舊跡:學習秦國的做法。案,按照。
④限隔:隔斷,阻隔。
⑤臣定作太尉公矣:我一定能登上太尉的寶座,意謂在抗隋戰爭中立下大功。
⑥然:正確。
⑦身竄遠裔:逃亡遠方。
⑧事力窮薄:實力弱小。
⑨因侍宴言:在宴會上說。
⑩居常:平常。
逐北:出兵北伐。
容悅:龍顏大悅,即博得皇帝的寵愛。

【譯文】
隗囂準備叛漢,馬援極力阻止,而其部將王元說:“現在天水十分富裕,兵強馬壯,我們應該像秦人那樣,表裏山河。請允許我用一個泥丸替大王您封上函谷關。”于是隗囂反叛的決心下定,最後父子被殺,王元也投降了劉秀。
隋文帝準備伐陳,大軍臨江,都官尚書孔範對陳後主說:“長江天險,自古以來就阻隔著南北方的交通,現在敵軍難道能夠飛渡嗎?我常常為我的官位太低感到不安,敵軍如果膽敢渡江,我一定能夠立功之後登上太尉的寶座。”有人胡說隋軍的戰馬死了不少,孔範說:“這是我們的軍馬,為什麽會死呢?”陳後主笑著表示贊同,並不作認真的準備。不久陳國滅亡,孔範也逃竄遠方。
唐元宗有奪取中原的雄心壯志,滅了南閩之後,認為各國可以指麾而定,然而實力弱小,並且沒有一員良將。魏岑在宴會上對元宗說:“我從小就遊過元城,喜歡這裏的風俗和物產,陛下您平定了中原,我單單請求委任我做魏州的地方官。”元宗答應了,魏岑快步到台階下拜謝,世人認為這是故意在用花言巧語騙人。
後蜀的通奏使王昭遠,平常就好說大話,志向是雜耕于渭水之上。聽到宋軍來攻,對賓客搓著手說:“這是來送死的。乘此機會我們北伐,平定中原,不用麻煩再次用兵了。”這話說過不到兩個月後蜀也就滅亡了,王昭遠本人也被宋軍俘虜。
這四位的花言巧語,本來是為了爵祿以及博得一時的寵愛,也太可憐了。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