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齋五筆·卷四_詩詞古文大全網

首頁 古文典籍 容齋隨筆 容齋五筆

容齋五筆·卷四

東坡文章不可學
【原文】
東坡作《蓋公堂記》雲:“始吾居鄉,有病寒而欬者,問諸醫,醫以為蟲①,不治且殺人。取其百金而治之,飲以蟲葯,攻伐其腎腸,燒灼其體膚,禁切其飲食之美者②。期月而百疾作,內熱惡寒而欬不已,壘然真蟲者也③。又求于醫,醫以為熱④,授之以寒葯,旦朝吐之,莫夜⑤下之,于是始不能食。懼而反之⑥,則鍾乳、鳥喙,雜然並進,而漂疽、癰疥、眩瞀⑦之狀,無所不至。三易醫而病愈甚。裏老父教之曰:‘是醫之罪、葯之過也。子何疾之有?人之生也,以氣為主,食為輔。今子終日葯不釋口⑧,臭味亂于外⑨,而百毒戰于內⑩,勞其主,隔其輔,是以病也。子退而休之,謝醫卻葯,而進所嗜,氣全而食美矣。則夫葯之良者,可以一飲而效。’從之,期月而病良已。昔之為國者亦然。吾觀夫秦自孝公以來,至于始皇,立法更製,以鐫磨鍛煉其民,可謂極矣。蕭何、曹參親見其斫喪之禍,而收其民于百戰之餘,知其厭苦、憔悴、無聊,而不可與有為也,是以一切與之休息,而天下安。”
是時,熙寧中,公在密州,為此說者,以諷王安石新法也。其議論病之三易,與秦漢之所以興亡治亂,不過三百言而盡之。

【注解】
①醫以為蟲:醫生認為我肚子裏有蛔蟲。
②禁切其飲食之美者:禁食一切美味佳餚。
③壘然真蟲者也:疲憊不堪好像腹中真有蟲子一樣。
④醫以為熱:醫生認為是內熱。
⑤莫夜:通“暮夜”,晚上。
⑥懼而反之:醫生恐懼,則反其道而行之。
⑦眩瞀:眩暈。
⑧葯不釋口:葯不離口。
⑨臭味亂于外:外在的味覺被破壞。
⑩百毒戰于內:各種病毒在體內發作。
勞其主:氣受勞頓。
隔其輔:食物被阻隔。
立法更製:訂立法令,變更製度。
與之休息:與民休息,讓百姓休養生息。

【譯文】
蘇東坡作《蓋公堂記》,文章說:“以前我在鄉下居住的時候,著了涼而咳嗽,詢問醫生,醫生認為有蟲,不治療就會死人。于是我拿出百金來治療,喝了打蟲葯。攻伐腎腸,燒灼體膚,禁食一切美味佳餚。一個月以後各種疾病都發作了,忽冷忽熱而咳嗽不已,疲憊不堪像真有蟲子一樣。又請了一個醫生,醫生認為是內熱,給開了清熱葯,喝下之後一直吐了一天多,于是飯也吃不下去了。醫生害怕了,反過來給開了鍾乳、鳥喙等,喝下之後,癤子、瘡疥、眩暈等症狀,一齊都來了。三次換葯而病得越來越厲害,鄉裏的老人對我說:‘這是醫生的責任和吃葯的過錯。您有什麽病?人生在世,以氣為主,吃的為輔。現在您一直葯不離口,外面的味覺破壞之後,各種病毒發作于體內,氣受勞頓,食物被阻,所以真的就病了。您回頭體息一下,不找醫生,停止服葯,喜歡吃什麽就吃什麽,氣全飯也就香了,那時一劑葯立即見效。’我聽從他的話,一個月後病真的全好了。過去治理天下也是這個理兒。我看秦自孝公以來至于始皇,頒布法令,變更製度,百般地挫磨百姓,可以說已經達到了頂點。蕭何、曹參親眼目睹了秦暴政的禍害,他們在百戰之後統治天下,知道人民的疾苦和困頓,知道不能再繼續使人民勞作了,于是一切與民休息,從而安定了天下。”
當時是宋神宗熙寧中,東坡先生在密州(今山東諸城一帶),他寫這篇文章的目的在于諷刺王安石的新法。他議論三次換葯及秦漢興亡的原因,不過短短的三百字就把理說透了。

漢武帝田蚡公孫弘
【原文】
尚論古人者,如漢史所書,于武帝則譏其好大喜功,窮奢極侈,置生民于塗炭;于田蚡則詆其負貴驕溢①,以肺腑②為相,殺竇嬰,灌夫;于公孫弘則雲:“性意忌③,外寬內深,飾詐釣名④,不為賢大夫所稱述。”然以予考之,三君臣者,實有大功于名教⑤。自秦始皇焚書坑儒,六學散缺,高帝初興,未遑庠序之事⑥,孝惠高後時,公卿皆武力功臣,孝文好刑名⑦,孝景不任儒。至于武帝,田玢為丞相,黜黃、老刑名百家之言,延文學儒者以百數。帝詳延天下多聞之士⑧,鹹登諸朝,令禮官勸學,講議洽聞,舉遺興禮⑨,以為天下先。而公孫弘以治⑩《春秋》為丞相,天下學士靡然向風鄉。弘為學官,悼道之鬱滯,始請為博士官置弟子,郡國有秀才異等,輒以名聞,請著為令。而《詩》、《書》、《易》、《禮》之學,彬彬並興,使唐、虞、三代以來稽古禮文之事,得以不廢。今之所以識聖人至道之要者,實本于此。史稱其“罷黜百家,表章《六經》,號令文章,煥焉可述”,蓋已不能盡其美。然則武帝奢暴,固貽患于一時;蚡、弘之為人,得罪于公論,而所以扶持聖教者,乃萬世之功也。平帝元始詔書,尚能稱弘之率下篤俗,但不及此雲。

【注解】
①負貴驕溢:仗勢驕傲。
②肺腑:外戚。
③性意忌:性格狹隘。
④飾詐釣名:生性狡詐,沽名釣譽。
⑤名教:指以孔子的“正名”思想為主要內容的封建禮教,魏晉南北朝時期該名稱出現。
⑥未遑庠序之事:無暇顧及文化教育事業。庠序,代指學校教育。
⑦刑名:刑律。
⑧詳延天下多聞之士:廣招天下博學多才之士入朝為官。
⑨舉遺興禮:舉遺才,興禮樂。
⑩治:研究、治學。
靡然向風鄉:蜂起回響。
道之鬱滯:學術荒廢。鬱滯,停滯不前。
請著為令:請求用法令的形式將這些內容都確定下來。
稽古禮文:稽古,考察古事;禮文,禮樂儀製。
表章:同“表彰”。
煥:光明。
篤俗:篤正社會風氣。

【譯文】
談論古人,就像漢代史書所記載的那樣,對武帝則諷刺他好大喜功、窮奢極欲,致使人民生靈塗炭;對田蚡則詆毀他仗勢驕傲,以外戚為相,殺竇嬰、灌夫;對公孫弘則說他:“生性狹隘,表面寬厚,內心促狹,矯飾沽名,為賢大夫所不贊成。”然而在我看來,這君臣三位,實際上對名教都有大功。自秦始皇焚書坑儒,《詩》、《書》、《禮》、《樂》、《易》、《春秋》六藝散缺,高帝建國初起,無暇顧及文化事業,惠帝高後時代,公卿都是些武官功臣,孝文帝好刑名之學,孝景帝不喜歡儒生。至于武帝,用田蚡為相,罷黜黃老刑名百家之學,招攬文學儒生上百人。武帝廣招天下多才之士到朝廷,命令禮官鼓勵儒學,講論學術,興禮樂,舉遺才,作為天下的表率。公孫弘于是以治《春秋公羊傳》而登上丞相的寶座,天下學士蜂起回響。公孫弘為學官,對于學術荒廢感到痛心,請求皇上為博士官置弟子員,地方郡國有秀才異等要上報中央,並請求把這些內容用法律的形式確定下來。《詩》、《書》、《易》、《禮》之學于是彬彬興起,唐、虞、三代以來的典章製度得以傳播下來。現在能夠認識聖人之道的基本精神,全靠這些人的努力。史書記載武帝“罷黜百家,表彰儒家《六經》,于是儒學煥然明白”,已經不能把好處全部記述。然而武帝奢侈暴虐,的確給一代人帶來災難;田蚡、公孫弘的為人處世,得罪了社會輿論,但他們扶持聖教,則是萬世之功。平帝元始年間的詔書,還能稱贊公孫弘率領下屬篤正風氣,隻是沒說到這一點罷了。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