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古文典籍智囊第九部 閨智

閨智·閨智部總序

【原文】
馮子曰:語有之:“男子有德便是才,婦人無才便是德。”其然,豈其然乎?夫祥麟雖祥,不能搏鼠;文鳳雖文,不能攫兔。世有申生,孝己之行,才竟何居焉?成周聖善,首推邑姜①,孔子稱其才與九臣埒,不聞以才貶德也!夫才者,智而已矣,不智則懵,無才而可以為德,則天下之懵婦人毋乃皆德類也乎?譬之日月:男,日也;女,月也。日光而月借,妻所以齊也;日歿而月代,婦所以輔也。此亦日月之智,日月之才也!今日必赫赫,月必噎噎②,曜一而已,何必二?餘是以有取于閨智也。賢哲者,以別于愚也;雄略者,以別于雌也。呂、武之智,橫而不可訓也。靈芸之屬智于技,上官之屬智于文,纖而不足,術也。非橫也,非纖也,謂之才可也,謂之德亦可也。若夫孝義節烈,彤管傳馨③,則亦閨闥中之麟祥鳳文,而品智者未之及也。

【注解】
①邑姜:周武王之後,太公望姜尚之女,成王之母。
②噎噎:陰晦的樣子。
③彤管傳馨:彤管:赤管筆,彤管傳馨即載以史冊,流芳千古之意。

【譯文】
馮夢龍說:俗語說:“男人有德便是才,婦人無才便是德。”這話當然不對。就像麒麟雖然是吉祥之物,但不能捕鼠;鳳凰雖然是美麗的象征,但不能獵兔。而像春秋時期申生這樣的仁孝,也不能代表他有治國定亂的才能。周朝最被稱譽的女子,首推邑姜,孔子贊賞她的才能不下于當時的所有功臣豪傑,聖人沒有因為邑姜的才能而貶損她的德行。所謂的才能,也就是智慧,沒有智慧就是無知,如果沒有才幹等于有德,那是否等于說天下那些無知的村姑村婦,都是德行高潔之人呢?就如同日月,男子如日,女子如月。月亮要借助日光才能明亮,所以妻子向丈夫行芹,日落之後月光照明,因此女子是男子的輔助,這就是日、月的智慧和才能。當太陽照耀的時候,月亮肯定是隱晦的。那麽隻要有一個照耀天空就可以了,何必有兩個呢?這就是我編集“閨智”部的原因。編集“賢哲”卷,是為了與愚蠢者相區別;編集“雄略”卷,是為了與其他婦女相區別。至于呂後與武則天的智慧,那是專橫而不足為訓。而靈芸一類人的智慧在于技巧,上官一類人的智慧在于文採,都是細枝末葉,不足稱為智慧,隻是一種術業。至于這些不是專橫、不是心計的,稱為才能也可以,稱為德行也可以。至于孝婦烈女一類,已載于史冊,如同婦女中的麒麟和鳳凰,而研究智慧的人一般都不把他們置于此類人之中。

返回頂部
國語辭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