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級中醫院實習實習感想_詩詞古文大全網

首頁 範文 心得體會

省級中醫院實習實習感想

我在一個省級中醫院實習。雖然時間還不長,但感慨良多。

一、西醫排頭陣,中醫靠邊站。

以前看書經常看到有人提過這這種情況,但體會不深,現在深深體會到問題的嚴重性。

到醫院的第一天,老師就問我會不會看化驗單,我說不會,他就不太高興了。他說,現在無論在哪裏做醫生,你都要懂西醫,會開西葯,穩住病人,這是最基本的。至于中醫該怎樣,針灸該怎樣,那都是你用西醫西葯把病人的病情穩定住以後的事。你的中醫如何厲害,針術如何了得,那隻是提高你的知名度的東西。

我明白他的意思。在他看來,無論大病小病,都必須先上西葯,實在不行了,再考慮用中醫。換言之,中醫就是不行!

當然,事實並非中醫不行,而是他的中醫不行——他壓根就沒學好中醫,甚至還沒入中醫的門。我沒有輕視老師的意思,隻是在陳述一個事實。因為有一次查完房,開好了醫囑,醫生們都沒事了,就坐在辦公室裏邊看報紙邊閒聊。不知是誰首先問了一句我們實習生說:“你們現在醫學課程都是怎麽安排呀?我們當年中西醫的比例是7:3。”我們的組長說大概是五五吧。我說:“哪裏,幾乎已經是4:6了!”我的口氣有點重,本來是想發發牢騷的——我們現在中醫四大經典都已經淪為選修課了,因為選的人少,有些課甚至開不起來。孰料某老師接口道:“這還差不多!應該多學點西醫,才能跟臨床相銜接。我們當年就是學的西醫太少了,中醫也沒學懂。”又有老師道:“中醫就是有點玄,不好懂。”主任說:“學中醫啊,講究悟性。像咱都不是那個料。”

主任平時好開玩笑,但說這話的時候不像是開玩笑。他平時就是以開西葯為主。一科之主任尚且如此,其他人還用說嗎?<蓮山課~件>

二、西醫抓襟見肘,中醫束之高閣

不可否認,許多方面西醫有其長處,西葯對不少疾病確有良效。可是同樣不容否認的是,西醫的發展有限,極多西葯在愈病的同時其副作用亦“蔚為壯觀”。比如降脂葯阿托伐他汀常可以導致頭暈、視力模糊;鎮靜葯艾司唑侖常讓病人口幹、嗜睡、乏力;腦血管擴張葯長春西汀也可見頭痛、頭重、眩暈和困倦感。在我所在的神經內科病區裏,因為都是西葯治療為主,中風(腦梗死、腦出血)病人因為用阿托伐他汀、長春西汀等葯,腰腿乏力會長期無法好轉,經常可見頭暈等;如果病人合並焦慮症的,便用艾司唑侖和(或)阿普唑侖,隨即又產生嗜睡或者睡眠紊亂,甚至抑鬱症;帕金森病人因為長期使用鹽酸苯海索而產生嚴重幻覺的亦大有人在。

每個病治到一定階段,症狀已經很難再有改善,西醫西葯沒有辦法了,這時“中醫師”們才會想起可以用湯葯。可是因為本來就學的不怎麽透徹,又極少運用,臨時開中葯也就成了瞎胡鬧——一點都不講究辨證論治,又不識變方加減,隻是套用成方。像腦病科,凡是中風病人一律是氣虛血瘀證的,方子幾乎永遠是補陽還五湯。當然,效果並不理想,于是又得出結論——中醫就是不行。于是更加不用中醫中葯了!

三、擺脫惡性迴圈,揚我中醫

我們是中醫院,就應該以中醫中葯為主。當然這就要求我們中醫師有扎實的基本功和極強的臨證能力,要求我們中醫師有敢于面對和解決急症、重症的自信和膽量。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