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不努力,他們怎麽辦?_詩詞古文大全網

首頁 範文 心得體會

我們不努力,他們怎麽辦?

我們不努力,他們怎麽辦?

文/閆涵

早上接到一個朋友電話,關于借錢的。擱在以往,我肯定會支持這位朋友“錢非特殊情況不外借”,但這次我糾結萬分。

朋友的同學,媽媽得了尿毒症,自己在老家做了挺長時間的透析,從未告訴過孩子實情。現在,有合適的腎源,需要二三十萬的費用,再也瞞不住了,爸爸才問問已經工作七八年的女兒,手裏有沒有點積蓄。不到萬不得已,父母張不開口跟兒女要錢。

這個女兒,雖已成家生子,並在雙方家長的贊助下在北京買了房,但光養娃、請保姆、房貸、車貸就被壓得喘不過氣來。別說二十萬,十萬都拿不出來,能用來給媽媽治病的,隻有手裏僅有的五六萬,還是給孩子準備的9月份入園的費用。

朋友的這位同學,我見過,兩口子都安安穩穩,女方畢業後一直在一家國企,月收入七八千;男方在私企工作,工資一萬出頭。如果沒有突如其來的變故,小日子倒也四平八穩。但這一成不變的安穩,也意味著承受不起一點意外打擊。

好不容易等到的腎源不能浪費,隻能厚著臉皮借錢。朋友說:“情感上,我特別想借她十萬八萬,但理智上我擔心她十年八年也還不了這個錢。”在北京,兩口子月收入不足兩萬,還負擔著各種貸款和支出,基本存不下錢。而且換腎並不一是一錘子買賣,後期控製排異反應的費用,每個月也要大幾千。說不好聽的,這是個無底洞。

最終,我朋友給同學打了五萬塊錢,她對我說:“我也不富裕,好在這些年一直折騰著學習、跳槽,工資越來越高,家人萬一有病有災,經濟上足夠抵擋一陣子。這五萬塊,我也是不打算要回來了。”

看吧,我們張口跟人家借錢,對方是要考量我們的償還能力的:如果確信我們還得起,得到的幫助數額更大;如果確信我們還不起,得到的隻能是自己的人情標價了。

老話說“救急不救窮”。又急又窮,是很可能借不到錢的。

一位朋友,曾經的文藝男青年,最喜歡的是“詩和遠方”。他25歲之前賺的錢,全部用來旅遊了。

2006年的某一天,這個文藝男青年突然從高棉飛了回來,並消失良久。回來後,變了個樣:不再四處旅遊,每個月都回老家探望父母,找了符合自己特長又相對穩定的工作,經常加班,秒變拼命三郎。

兩年後,他用存下的二十幾萬,趁著房價最低點,在五環外按揭了一個小兩居,並且把父母從老家接了過來。

直到那時,我們才知道,兩年前他正在高棉旅遊,突然接到訊息,哥哥車禍去世。他飛奔回家時,看著白色挽聯下一夜白頭的父母,瞬間長大:父母已經失去長子,自己成為他們唯一的依靠,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樣天馬行空、混蛋一般誰也不顧地四處遊蕩了。

他當時一滴眼淚都沒掉,腦子裏隻有一個念頭——再也沒有哥哥替自己盡孝了,自己若再沒正形,毀的就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家三口的生活。

當一個年輕人意識到肩頭的責任,便迅速變得成熟起來。

曾有一份調查,問老人最害怕什麽,排在第一位的是生病,其次是經濟問題。他們擔心生病後自己無法自理,擔心退休金不夠自己開銷,更怕自己成為兒女的累贅。

就是這樣的父母,為了我們讀書他們省吃儉用,為了我們結婚他們傾囊相助,為了我們買房他們拿出所有存款甚至舉債累累,到老了,卻擔心給兒女添負擔。

做編輯時,一個作者曾和我說過她的無奈。她剛剛工作時,父親生病,肝癌,治療用光了家裏所有錢,能借的親戚都借了,直到再也借不到一分錢。到最後,連止疼葯的費用都付不起了,每次聽到爸爸強忍著不叫出聲來,她都似萬箭穿心。

父親過世後,她白天拼命工作,晚上拼命寫稿,平時老給媽媽買漂亮衣服、寄她從沒見過的進口食品。她說:“我現在的辛苦根本不算苦,等到至親需要,自己卻無能為力時,那才真的苦!”

曾和一位遠房親戚聊天,他媽媽當時剛剛出院。他說最自豪的就是住院時,自己有能力給媽媽請最好的專家做手術,讓媽媽住最好的單人病房,給媽媽用最好的、副作用最少的葯,請服務態度最好的護工。

小時候,爸爸媽媽想盡一切辦法給我們最好的吃穿用度,長大後,我們若不努力,如何讓父母老有所依?

不可否認,有些人投胎技術好,出生在衣食無憂、什麽災難都不怕的家庭,他們努力與否,並不影響自己以及家人的生活。

但大部人,都是芸芸眾生中的普通一員,小時候的夢想是考個好大學以求有個好工作,工作後的夢想是年年漲薪資,漲了薪資後又想著跳槽可以薪資翻倍能更快湊夠首付買房,當買房買車生娃的人生大事落定,自己和配偶的雙親又開始需要照料,孩子各種補習班的費用需要精打細算……

在人生的任何階段,偶爾的小放縱,給自己幾天假期都無可厚非,但放眼人生長跑,哪個時期都需要咬緊牙關步步緊跟,不然環環相扣的踏實人生,將變成一連串問號:國中怎麽辦?高中怎麽辦?大學怎麽辦?工作怎麽辦?房子怎麽辦?另一半怎麽辦?孩子怎麽辦?父母怎麽辦……

被追問的人生太過被動,沒人喜歡。既然雞飛狗跳的階段遲早會來,我們何不早早努力,做好準備?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