贈範曄_詩詞古文大全網

首頁 古詩大全 描寫花的古詩

贈範曄

折花逢驛使,寄與隴頭人。
江南無所有,聊贈一枝春。

注解
①驛使:古代驛站傳遞公文、書信的使者。

②隴頭:即隴山,在今陝西隴縣西北。
③聊:姑且。
④一枝春:此處借代一枝花。
⑤春:梅

譯文
範曄
折梅花的時候恰好遇到信使,于是將花寄給你這個身在隴頭的好友。江南沒有什麽好東西可以表達我的情感,
姑且送給你一枝報春的梅花吧。

賞析
古時贈友詩無數,陸凱這一首以其短小、平直獨具一格,全詩又似一封給友人的書信,親切隨和,頗有情趣。
詩的開篇即點明詩人與友人遠離千裏,難以聚首,隻能憑驛使來往互遞問候。而這一次,詩人傳送的不是書信卻是梅花,是可見得兩個之間關系親密,已不拘泥形式上的情感表達。一個“逢”字看似不經意,但實際上卻是有心;由驛使而聯想到友人,于是寄梅問候,體現了對朋友的殷殷掛念。如果說詩的前兩句直白平淡,那麽後兩句則在淡淡致意中透出深深祝福。江南不僅不是一無所有,有的正是詩人的誠摯情懷,而這一切,全凝聚在小小的一枝梅花上。由此可見,詩人的情趣是多麽高雅,想象是多麽豐富。“一枝春”,是借代的手法,以一代全,象征春天的來臨,也隱含著對相聚時刻的期待。聯想友人睹物思人,一定能明了詩人的慧心。
這首詩構思精巧,清晰自然,富有情趣。用字雖然簡單,細細品之,春的生機及情意如現眼前。

領會
古今吟詠嶺梅詩詞不下千章,最早的是陸凱《贈範嘩》“折梅逢驛使,寄與隴頭人.江南無所有,聊贈一枝春。”《直隸南雄州志》載,南雄城南有寄梅驛,即取折梅逢驛使詩語。該驛曾經宋紹興知州李岐重修。清道光知州戴錫綸有《寄梅驛》詩雲:“一枝春可當人情,投贈南州艷此清。妙是不登供帳例,香風千古被征行。”
陸凱是三國時人。《三國志.陸凱傳》載:“陸凱,字敬風,吳郡吳人也。丞相遜族子也。黃武初為永興諸暨長,所在有治跡,拜建武都尉。領兵雖統軍眾,手不釋書。……赤烏中除儋耳太守,討珠崖,斬獲有功,遷為建武校尉。”又《三國志.孫權傳》載:“赤烏四年秋七月,遣將軍聶友、校尉陸凱以兵三萬討珠崖儋耳。”
這首詩當是陸凱率兵南征度梅嶺時所作。他在戎馬倥傯中登上梅嶺,正值嶺梅怒放,立馬于梅花叢中,回首北望,想起了隴頭好友範嘩,又正好碰上北去的驛使,就出現了折梅賦詩贈友人的一幕。他那“雖統軍眾,手不釋書”的儒將風度躍然出現在讀者眼前。
《贈範嘩》寥寥20字,簡樸中道出了真摯的友情,平淡中顯出了高雅的意境。“一枝春”作為梅花的象征,向人們預示著美好的春天即將來臨,祝願人們的美好祈望定能實現。
範嘩是誰?南北朝劉宋時有個編寫《後漢書》的範曄,但他距三國近200年,肯定不是這個範曄,而是三國另一個範曄。有的人則認為範嘩是劉宋時的範嘩,而陸凱不是三國吳的陸凱,而是劉宋時的另一個陸凱。熟是熟非,有待考證。

評價
陸凱這首詩不過二十個字,卻包含無限的詩趣和感情。當陸凱懷念範曄的時候,為了表達高潔與純摯的感情,特地折取一枝梅花,托傳遞書物的信使帶給範曄,所謂隴頭人,因為範曄時在陝西長安,隴山在陝西隴縣,所以用隴頭人以代。不言而喻,陸凱折花遙贈之地是江南,江南的梅花是馳名于世的。隱居西湖的林逋有詠梅詩:“疏影橫斜水清淺,暗香浮動月黃昏。”正是江南梅花神韻的寫照。江南是文物之邦,物豐文萃,但陸凱認為別的禮物不足以表達他對範曄的情感,所以說江南沒有什麽可貴的東西堪以相贈,唯有先春而至為報春訊的梅花是最適當的,因而遙遙千裏,以寄思慕之情,而梅花也象征他們之間的崇高友誼。大概人陸凱贈詩開始,“一枝春”就成為梅花及贈別的代稱了。可見影響的深遠。唐宋以下歷代詩人都有類似的吟詠,劉克庄寫道:“輕煙小雪孤行路,折滕梅花寄一枝”,是襲取了陸凱的意境;高啓寫道:“無限春愁在一枝”,是套用了陸凱詩以寄托感情。後來連唱曲的詞牌也取了《一枝春》的曲名。《武林舊事》就曾記有一段故事:“除夕,小兒女終夕嬉戲不寐,謂之守歲,守歲之詞雖多,極難其選,獨楊守齊《一枝春》最為近世所稱。”可見一首小詩也有傳世的藝術魅力。它的藝術美在于樸素、自然而又借物寄喻,在特定的季節,特定的環境,把懷友的感情,通過一種為世公認具有高潔情操的梅花表達出來,把抽象的感情與形象的梅花結為一體了。(曾敏之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