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古文典籍史記七十列傳

儒林外史

《儒林外史》,長篇小說,清代吳敬梓作。五十六回。成書于1749年(乾隆十四年)或稍前,先以抄本傳世,初刻于1803年(嘉慶八年)。以寫實主義描繪各類人士對于“功名富貴”的不同表現,一方面真實的揭示人性被腐蝕的過程和原因,從而對當時吏治的腐敗、科舉的弊端禮教的虛偽等進行了深刻的批判和嘲諷;一方面熱情地歌頌了少數人物以堅持自我的方式所作的對于人性的守護,從而寄寓了作者的理想。白話的運用已趨純熟自如,人物性格的刻畫也頗為深入細膩,尤其是採用高超的諷刺手法,使該書成為中國古典諷刺文學的佳作。該書代表著中國古代諷刺小說的高峰,它開創了以小說直接評價現實生活的範例。

《儒林外史》脫稿後即有手抄本傳世,後人評價甚高,魯迅認為該書思想內容“秉持公心,指摘時弊”,胡適認為其藝術特色堪稱“精工提煉”。在國際漢學界,該書更是影響頗大,早有英、法、德、俄、日、西班牙等多種文字傳世,並獲漢學界盛贊,有認為《儒林外史》足堪躋身于世界文學傑作之林,可與薄伽丘、塞萬提斯、巴爾扎克或狄更斯等人的作品相提並論,是對世界文學的卓越貢獻。

《儒林外史》是一部以知識分子為主要描寫對象的長篇小說,也是一部典型的諷刺小說。《儒林外史》描寫了一些深受八股科舉製度毒害的儒生形象,反映了當時世俗風氣的敗壞。

《儒林外史》版本,按回數分,一共有4種版本的說法:50回本;55回本;60回本;56回本。其中,何為真本,歷來各有不同意見,但至20世紀末,專家學者大體釐清原貌,一般認為原著系56回。故2011年版《辭海》“儒林外史”條已直接標明是“五十六回”,並未錄他說。各版本情況如下:

第一種,50回本的說法,始自程晉芳《勉行堂文集》卷六的《文木先生傳》,謂“《儒林外史》有50卷”,該說流行于道光、鹹豐年間,今人仍有人襲其說,但是從來未見50回本存世,該本可謂並不存在。第二種,55回本,最早來自清代金和在群玉齋本《儒林外史》的“跋”,該跋稱,吳敬梓的表侄金兆燕作揚州府教授時有刊刻行世的55卷(55回),且金和還認為第56回“幽榜”(編輯者註:即第五十六回“神宗帝下詔旌賢,劉尚書奉旨承祭”)無意義,是偽作,于是刪去;然而金和所稱金兆燕時的55回本,卻一直不見,隻有被他刪去“幽榜”的55回本。第三種,60回本,該本隻有一種,即增補齊省堂本,最早的是上海鴻寶齋的石印本,後面的4回是居世紳(筆名東武惜紅生)所增。

原著56回本,一共有8個本子,現見最早是臥閒草堂刊本,1803(清嘉慶8年)刊印,人民文學出版社曾據此出影印本。另有:註禮閣刊本、藝古堂刊本、潘世恩抄本(編輯者註:學界一般稱“潘氏抄本”,現上海圖書館有藏)、群玉齋活字本、申報館排印本、申報館巾箱本、齊省堂增訂本(編輯者註:齊省堂有56回本與60回本,為區別,前者一般稱“56回齊省堂本”)。

今本情況,解放後出版的排印本90%以上都是55回本,是不全的。而以祖本56回臥閒草堂本為底本的刊行出版的有:《儒林外史》張慧劍校註,人民文學出版社1958年版,1978年版,1995年版;《新批〈儒林外史〉》江蘇古籍出版社1989年版,此評本以臥閒草堂本作底本,以潘氏抄本等多種刊本為校本和參校本,予以分段、標點,在此基礎上重新批評;還有《儒林外史》,中華書局1972年版、2009年版;等。

《儒林外史》作者吳敬梓出身望族。曾祖父和祖父兩代人“科第仕宦多顯者”(程晉芳《文木先生傳》),共有六名進士,其中榜眼、探花各一名。而其父吳霖起是康熙年間的拔貢。吳敬梓1722年(康熙六十一年)考取秀才,同年父親病逝。由于不善于治理生計,他過著揮霍浪子生活。1729(雍正七年),他應科舉時,被斥責為“文章大好人大怪”,遭到侮辱。後憤懣離開故土,靠賣文和朋友接濟為生。1736年(乾隆元年),吳敬梓參加博學鴻詞科預試。安徽巡撫趙國麟正式薦舉他入京廷試,但他“堅以疾篤辭”(顧雲《吳敬梓傳》),從此不再參加科舉考試。至晚年,常處于飢寒交迫。這樣的個人經歷,令他本人對考八股、開科舉等利弊感受尤深。而在時代背景上,清朝康熙帝、雍正帝、乾隆帝三代,中國已經出現了資本主義生產關系的萌芽,社會表面的繁榮掩蓋不了封建社會的腐朽,統治者鎮壓武裝起義的同時,採用大興文字獄,考八股、開科舉,提倡理學以統治思想等方法以牢籠士人,吳敬梓反對八股文、科舉製,憎惡士子們醉心製藝,熱衷功名利祿的習尚。他把這些觀點反映在《儒林外史》裏,以諷刺的手法,對醜惡的事物進行深刻的揭露。

書名上,“儒林”一詞源出《史記》“儒林列傳”。是“儒者之林”,指學術界等。國史列傳,自然是“正史”,作者專門以“外史”為書名,正是為了作區別,正如作者的摯友程晉芳在《懷人詩》中所揭示的:“外史記儒林,刻畫何工妍;吾為斯人悲,竟以稗史傳。”則是作一正統記史之外的的儒林傳記,並且作者有意把書中故事假托發生在明代,以類“正史”,而實際上描繪的卻是清代廣泛的社會生活,反映了作者同時代的文人在科舉製度毒害下的厄運。

《儒林外史》已被譯成英、法、德、俄、日、西班牙等多種文字,在世界上廣泛傳播,成為一部世界性的文學名著。並出版了一些外國學者的研究專著,有的外國學者認為:這是一部諷刺迂腐與賣弄的作品,然而卻可稱為世界上一部最不引經據典、最饒詩意的散文敘述體之典範。可作成為全世界了解中國科舉製度的一部活的生動的參考。也有盛贊《儒林外史》足堪躋身于世界文學傑作之林,可與義大利薄伽丘、西班牙塞萬提斯、法國巴爾扎克或英國狄更斯等人的作品相抗衡,是對世界文學的卓越貢獻。

《儒林外史》是中國傳統小說中最優秀的作品之一,魯迅、胡適、張天翼等現代文學家都對《儒林外史》有獨到的體會和研究,致使這部作品在現代文壇備受矚目,影響到現代小說的創作。

《儒林外史》對晚清小說的示範作用是明顯的,而晚清小說又給後來的小說創作提供了更多方面的參照。《儒林外史》對現代文壇的影響深遠,並促生了“故事集綴型”小說的興盛。

返回頂部
國語辭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