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古文典籍智囊第十部 雜智

雜智·雜智部總序

【原文】
馮子曰:智何以名雜也?以其黠而狡,慧而小也。正智無取于狡,而正智或反為狡者困;大智無取于小,而大智或反為小者欺。破其狡,則正者勝矣;識其小,則大者又勝矣。況狡而歸之于正,未始非正;小而充之于大,未始不大乎?一餳也,夷以娛老,跖以脂戶,是故狡可正,而正可狡也。一不龜乎也,或以戰勝封,或不免于洴澼,是故大可小,而小可大也。雜智具而天下無餘智矣。難之者曰:“大智若愚,是不有餘智乎?”吾應之曰:“政唯無餘智,乃可以有餘智。太山而卻①撮土,河海而辭涓流,則亦不成其太山河海矣!”雞鳴狗盜,卒免孟嘗,為薛②上客,顧用之何如耳。吾又安知古人之所謂正且大者,不反為不善用智者之賊乎?是故以“雜智”終其篇焉。得其智,化其雜也可;略其雜,採其智也可。

【注解】
①卻:推辭,拒絕。
②薛:薛國,孟嘗君的封地。

【譯文】
馮夢龍說:智慧為什麽可以稱之“雜”。這指的是一些狡詐、卑小的智慧。純正的智慧不應該是狡詐的,但是純正的智慧常常被狡詐者所困擾;大的智慧不應該是卑小的,但大的智慧常常被卑小者欺侮。隻有破除狡詐,純正的智慧才能取勝;認識卑小,大的智慧才能取勝。何況狡詐發展變為純正,未曾不是純正的智慧;卑小而變為大智,未曾不是大的智慧。同樣是餳,伯夷是用來給老人吃,以使他們快樂,而盜跖則用來潤滑門樞,以便偷盜時沒有聲響,因此說狡詐可以變為純正的智慧,純正的智慧可變為狡詐。一雙不怕皸裂的手,可以有助于在戰爭中取勝,也可以使人不懼怕在水中漂洗棉絮,所以說正大的智慧也可以變成卑小的智慧,卑小的智慧也可以成為正大的智慧。所以說具備了雜智則天下就沒有其它的智慧了。有人辯駁說:“對于那些大智若愚者,是不是也算一種其他的智慧呢?”我回答說:“純正的智慧中沒有其他的智慧,但也可以包括其他的智慧。就好像泰山不會拒絕小的土塊,而能成就它的高大;江海不會拒絕任何一條小溪,而能成就它的博大。”因此即使是雞鳴狗盜的小伎倆,不僅能夠成為孟嘗君的座上客,而且可以將孟嘗君從暴秦的手中拯救出來。主要看你是如何運用這些智慧。我們又怎麽知道古人所說的正大的智慧,不會成為不善于利用智慧的人的禍害呢?所以我以“雜智”作為全書的最後一篇。得到智慧,化去那些雜事是可以的。略去那些雜事,採其智慧也可以。

返回頂部
國語辭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