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齋三筆·卷七_詩詞古文大全網

首頁 古文典籍 容齋隨筆 容齋三筆

容齋三筆·卷七

執政辭轉官
【原文】
真宗天禧元年,合祭天地,禮畢,推恩①百僚,宰相以下遷官一等。時參知政事三人,陳彭年自刑部侍郎遷兵部,王曾自左諫議大夫遷給事中,張知白自給事中遷工部侍郎。而知白獨懇辭數四,上敷諭②,終不能奪③。王曾聞之,亦乞寢④恩命。上曰:“知白無他意,但以卿為諫議大夫,班在上,己為給事中,在下,所以固辭,欲品秩有序爾。”于是從知白所請,而優加名數,進階紫金光祿大夫,並賜功臣爵邑。元祐三年四月,宰執⑤七人,自文彥博仍前太師外,右僕射呂公著除司空,同平章軍國事,中書侍郎呂大防除左僕射,同知樞密院範純仁除右僕射,尚書左丞劉摯除中書侍郎,右丞王存除左丞,唯知樞密院安燾不遷,乃自正議大夫特轉右光祿。燾上章辭,令學士院降詔不允。學士蘇軾以為:“朝廷豈以執政六人,五人進用,故加遷秩⑥以慰其心?既無授受之名,僅似姑息之政,欲奉命草詔,不知所以為詞,伏望從其所請。”御寶批:“可且用一意度作不許詔書進入。”燾竟辭⑦,始免⑧。紹興三十一年,陳康伯自右相拜左相,朱倬自參政拜右相,時葉義問知樞密院,元居倬上,不得遷,朝論謂宜進為使。學士何溥面受草製之旨⑨,曾以為言,高宗不許。紹熙五年七月,主上登基,拜知樞密院趙汝愚為右相,參政陳騤除知院,同知院事餘端禮除參政,而左丞相留正以少保進少傅,乃系特遷,且非覃恩⑩,正固辭。乃止。

【注解】
①推恩:施及恩惠。
②上敷諭:皇上向他陳述諭旨。敷,鋪陳,陳述。
③終不能奪:終究不能改變他的志向。
④寢:停止,平息。
⑤宰執:宰相。
⑥遷秩:變動秩序。
⑦竟辭:一直推辭。竟,一直,始終。
⑧始免:方才被免于轉官。
⑨面受草製之旨:當面授予他起草合旨意的詔書。
⑩覃恩:廣施恩澤。舊時多用以稱帝王對臣民的封賞、赦免等。

【譯文】
宋真宗天禧元年,合祭天地,禮畢以後,皇上將己之所愛推及百官,自宰相以下遷官一個等級。當時宰相三人,陳彭年自刑部侍郎遷官兵部,王曾自左諫議大夫遷官給事中,張知白自給事中遷官工部侍郎。張知白獨自懇請辭謝數回,皇上陳述諭旨,但終究不能改變他的志向。王曾聽說後,也乞求停止恩命。皇上說:“張知白沒有其他的意思,但用你為諫議大夫,等級在上,張知白為給事中,等級在下,所以他推辭,想品級有所區分排列。”于是聽從張知白的請求,又優加名數,晉升他為紫光祿大夫,並賜給功臣爵位封地。宋哲宗元祐三年四月,宰相七人,自文彥博仍是以前太師外,右僕射呂公著任司空、同平章軍國事,中書侍郎呂大防任左僕射,同知樞密院範純仁任右僕射,尚書左丞劉摯任中書侍郎,右丞王存任左丞。唯有知樞密院安燾沒有升官,隻自正議大夫特轉為右光祿。安燾上奏章辭謝,皇上令學士院下詔書不許。學士蘇軾認為:“朝廷豈能以執政的六人,五個人升官,對其中一人隻加變動秩列來安慰他的心情呢?既因沒有接受的名義,僅給姑息遷就的政令,想奉命起草詔書,不知如何用詞,希望聽從他的請求。”用御璽批道:“可暫用一意製作不許詔書進入。”安燾始終推辭,才免于轉官。高宗紹興三十一年,陳康伯自右丞相官拜左丞相,朱倬自參政任右丞相,當時葉義問知樞密院,原居于朱倬之上,不得升官,朝中議論應該晉升為使。學士何溥皇上當面授予他起草詔書的旨意,他曾為葉義問講情,高宗不允許。理宗紹熙五年七月,皇上登基,任知樞密院趙汝愚為右丞相,參政陳騤任知院,同知院事餘端禮任參政,而左丞相留正以少保進轉為少傅,也是特升,況且不是廣布恩澤,留正堅辭不受,于是停止他進轉少傅的事。

赦恩為害
【原文】
赦過宥罪①,自古不廢,然行之太頻,則惠奸長惡,引小人于大譴之域②,其為害固不勝言矣。唐庄宗同光二年大赦,前雲:“罪無輕重,常赦所不原③者,鹹赦除之。”而又曰:“十惡,五逆,屠牛,鑄錢、故殺人④,合造毒葯,持杖行劫、官典犯贓⑤,不在此限。”此製正得其中⑥。當亂離之朝,乃能如是⑦,亦可取也,而今時或不然。

【注解】
①赦過宥罪:赦免過錯、寬宥罪行。宥,寬宥,原諒。
②惠奸長惡:姑息奸宄,助長邪惡。引小人于大譴之域:將小人引導至犯罪的地步。
③不原:不加以追究。
④十惡:法律規定的不可赦免的十種重大罪名。包括謀反、謀大逆、謀叛、惡逆、不道、大不敬、不孝、不睦、不義、內亂。五逆:泛指各種逆倫之罪。屠牛:宰殺耕牛。鑄錢:私自鑄造錢幣。故殺人:故意殺人。
⑤官典犯贓:官吏貪贓枉法。
⑥中:宗旨。
⑦乃能如是:尚且能做到這樣。

【譯文】
赦免過錯、寬宥罪行,自古沒有廢除過,但實行得太頻繁,就會仁慈奸人、助長邪惡,引導小人陷入犯罪之地,這種危害固然不能一個一個地說出來。唐庄宗同光二年大赦,前面說:“罪過不論輕重,常赦允許不加追究的,都赦免它。”而又說:“謀反、謀叛、謀惡逆、不道、大不敬、不孝、不義等十惡五逆、屠殺耕牛、私自鑄錢、故意殺人、合造毒葯、持杖搶劫、官吏貪贓犯法,不在大赦之內。”這一詔書正適合大赦的宗旨。唐庄宗在紊亂離散的朝代,尚且能如此這樣,也有可取之處,而現在有時就不是這樣了。

周武帝宣帝
【原文】
周武帝平齊,中原盡入輿地①,陳國不足平也,而雅志節儉,至是愈篤②。後宮唯置妃二人,世婦三人,御妻三人,則其下保林、良使輩,度不過數十耳。一傳面至宣帝,奢淫酣縱③,自比于天,廣搜美女,以實後宮,儀同以上女不許輒嫁,遂同時立五皇後。父子之賢否④不同,一至于此!

【注解】
①盡入輿地:都成為他的領土。
②愈篤:越發專一堅定。
③奢淫酣縱:奢侈荒淫、醉酒放縱。
④賢否:賢明與奸惡。

【譯文】
北周武帝宇文邕滅掉北齊後,中原地區都成了他的領土,地處江南的陳國就容易平定了,而他素志節儉,到這時就意志更加專一。後宮僅設定妃子二人,世婦三人,御妻三人,保林、良使等女官,大概不過數十人。傳到他兒子宣帝宇文謨時,就奢侈荒淫、醉酒放縱,自比于天,廣泛搜尋美女,用來充實後宮,儀同三司官員以上的女兒不許出嫁,于是同時立有五個皇後。他們父子賢和惡的不同,竟然達到這種程度!

唐觀察使
【原文】
唐世于諸道置按察使,後改為採訪處置使,治于所部之大郡①。既又改為觀察,其有戎旅②之地,即置節度使。分天下為四十餘道,大者十餘州,小者二三州,但令訪察善惡,舉其大綱。然兵甲、財賦、民俗之事,無所不領③,謂之都府,權勢不勝其重,能生殺人④,或專私⑤其所領州,而虐視支郡。元結為道州刺史,作《舂陵行》,以為“諸使誅求符牒二百餘通”,又作《賊退示官吏》一篇,以為“忍苦裒斂⑥”。陽城守道州,賦稅不時⑦,觀察使數誚責⑧,又遣判官督賦,城自囚于獄。判官去,復遣官來按舉。韓愈《送許郢州序》雲:“為刺史者常私于其民,不以實應乎府,為觀察使者常急于其賦,不以情信乎州,財已竭而斂不休,人已窮而賦愈急。”韓皋為浙西觀察使,封杖決安吉令孫澥至死。一時所行大抵類此,然每道不過一使臨之耳。今之州郡控製按刺者,率五六人,而台省不預,毀譽善否⑨,隨其意好,又非唐日一觀察使比也。

【注解】
①治于所部之大郡:治理各道的大郡。
②戎旅:軍隊。
③無所不領:沒有什麽不管的。
④能生殺人:掌握生殺大權。
⑤專私:專門偏私。
⑥裒斂:聚斂財物。
⑦賦稅不時:官府不定時征收賦稅。
⑧誚責:責問。
⑨毀譽善否:誹謗或者稱贊。

【譯文】
唐代于各道設定按察使,後來改為採訪處置使,治理各道的大郡。既而又改為觀察使,有軍隊的地方,即設定節度使。唐代劃分全國為四十多道,大的管轄十多個州,小的管轄二三個州,僅命令他訪察善惡,動問一道的大事。但是他們連兵甲、財賦、民俗的事無所不管,當稱為都府,權勢極重,有生殺大權,或專門偏私他所在的州,而侵害其他各州。元結任道州(今湖南道縣)刺史時,曾作有《舂陵行》一篇,認為“各使索要傳達命令的憑證有二百多道”,又作《賊退示官吏》一篇,認為觀察使“忍心百姓痛苦加以聚斂”。陽城為道州刺史時,官府對賦稅不定時加以征收,觀察使數次加以責問,又派遣判官親自監督收稅,陽城沒有辦法,隻好自己把自己囚禁于獄中。判官走了以後,又派遣官吏來審察他。韓愈《送許郢州序》說:“任刺史的人常常偏私于本州百姓,不以實情報于府,任觀察使的人常常急于收取賦稅,不以實情對待州府,財力已經枯竭而賦斂不止,人民已經貧窮而稅收更加緊急。”韓皋為浙西觀察使時,用大杖將安吉縣令孫澥打死。一時所為大致如此,但當時每道不過一個觀察使。現在的州郡控製按察使、刺史的人通常是五六人,而台省官吏不加幹預,誹謗也好稱贊也好,隨他們的情趣,又不是唐代一個觀察使可以相比的。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