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齋續筆·卷三_詩詞古文大全網

首頁 古文典籍 容齋隨筆 容齋續筆

容齋續筆·卷三

太史慈
【原文】
三國當漢、魏之際,英雄虎爭,一時豪傑志義之士,磊磊落落,皆非後人所能冀①,然太史慈者尤為可稱。慈少仕東萊本郡為奏曹吏,郡與州有隙,州章劾之,慈以計敗其章,而郡得直②。孔融在北海為賊所圍,慈為求救于平原,突圍直出,竟得兵解融之難③。後劉繇為揚州刺史,慈往見之,會孫策至,或勸繇以慈為大將軍。繇曰:“我若用子義,許子將不當笑我邪?”但使慈偵視輕重,獨與一騎,卒遇策,便前鬥,正與策對④,得其兜鍪。及繇奔豫章⑤,慈為策所執,捉其手曰:“寧識神亭時邪?”又稱其烈義,為天下智士,釋縛用之⑥,命撫安繇之子,經理其家⑦。孫權代策,使為建昌都尉,遂委以南方之事,督治⑧海昏。至卒時,才年四十一,葬于新吳,今洪府奉新縣也,邑人立廟敬事。乾道中封靈惠侯,予在西掖⑨當製,其詞雲:“神早赴孔融,雅謂青州之烈士。晚從孫策,遂為吳國之信臣。立廟至今,作民司命⑩。攬一同之言狀;擇二美以建侯,庶幾江表之間,尚憶神亭之事。”蓋為是也。太史慈

【注解】
①冀:比冀,比較。
②而郡得直:這樣郡守的冤屈才得以澄清。
③“孔融在北海……竟得兵解融之難”四句:孔融在北海郡當太守時被賊寇包圍,太史慈為他到平原(今屬山東)求救兵,單身沖出糗圍,終于搬來劉備的兵馬,解了孔融的圍困。
④正與策對:與孫策惡鬥一場。
⑤奔:奔逃。
⑥釋縛用之:為太史慈松綁,並任命他為大將。
⑦經理其家:安排好他家人的生活。
⑧督治:督率治理。
⑨西掖:中書或中書省。
⑩作民司命:被人們尊敬地奉養。

【譯文】
三國時正當漢、魏兩朝交替,英雄龍爭虎鬥,一時有志氣的豪傑們,磊磊落落,都是後人比不上的,至于太史慈這人,則尤其應當稱頌。他年輕時在他故鄉東萊郡(今山東半島一帶)擔任奏曹吏,郡守和州官有矛盾,州官上奏章彈劾郡守,太史慈用計破壞了他的誣告,郡守的冤屈才獲得澄清。孔融在北海(今山東壽光東南)郡當太守時被賊寇包圍,太史慈為他到平原(今屬山東)求救兵,單身沖出糗圍,終于搬來劉備的兵馬,解了孔融的圍。後來劉繇當揚州刺史時,太史慈去求見,正好孫策領兵來攻揚州,有人勸劉繇任命太史慈為大將軍,抗拒孫策,劉繇覺得太史慈資歷太低,便說:“我如果用子義(太史慈字)為將,恐怕許子將要笑話我部下無能人。”于是僅派太史慈一人一馬去前方偵察孫策軍隊的輕重,在神亭的地方與孫策相遇,雙方便打起來,與孫策惡鬥一場,奪得孫策的頭盔回來。後來劉繇失敗逃往豫章(今江西南昌),太史慈被孫策擒獲,孫策握著他的手說:“還記得咱二人在神亭時那場惡鬥嗎?”又稱贊太史慈忠義勇烈,是當今天下有才能的人,便為太史慈松綁,任用他為將,並讓太史慈去安撫劉繇的兒子,安排好劉繇家屬的生活。孫權代替孫策在東吳執政後,任使太史慈為建昌(今江西奉新)都尉,遂委派他管理吳國南方的軍政事務,設衙門于海昏(今江西永修)。到他去世時,年僅41歲,葬他于新吳,就是現在洪府奉新縣,當地的人給他蓋了廟來祭祀他。宋孝宗乾道年間,皇帝又下詔封太史慈為靈惠侯,被尊敬為神。我當時在朝廷西宮門的辦公處擔任起草文告的官職,寫了祭太史慈廟的祭詞,說:“太史慈早年營救孔融,被譽為青州之烈士。晚年隨從孫策,成為吳國之信臣。自從建廟祭祀到現在,為人們所尊奉。總攬所言之情狀,用封侯建廟二件美善的事來敬奉,為了使長江流域一帶的百姓,都記得在神亭大戰的壯烈。”就是這個事。

漢文帝受言
【原文】
漢文帝即位十三年,齊太倉令淳于意有罪當刑①,其女緹縈,年十四,隨至長安,上書願沒入②為官婢,以贖父刑罪。帝憐悲其意,即下令除肉刑。丞相張蒼、御史大夫馮敬議,請定律,當斬右止者反棄市③,笞者杖背五百至三百,亦多死,徒有輕刑之名,實多殺人。其三族之罪④,又不乘時建明,以負天子德意,蒼、敬可謂具臣⑤矣。史稱文帝止輦受言⑥,今以一女子上書,躬自省覽,即除數千載所行之刑,曾不留難,然則天下事豈復有稽滯不決者哉?所謂集上書囊以為殿帷⑦,蓋凡囊封之書,必至前也。

【注解】
①有罪當刑:犯了法當受刑罰。
②沒入:進入隊伍,充當。
③當斬右止者反棄市:應當砍去右腳的,反而改為殺頭的死刑。
④其三族之罪:古時刑法嚴苛,如有人犯了重罪,則不僅本人被殺,還要株連三族。
⑤具臣:用來充數的臣子,比喻不稱職。
⑥止輦受言:史書記載,漢文帝善于納諫,每次出外視察,隻要有官員上書陳言者,哪怕是正在路上,也一定會停下車馬,聽受其言。
⑦集上書囊以為殿帷:將裝意見書的袋子拿來做宮殿前的帷幕。

【譯文】
漢文帝即位的第十三年,齊地擔任管理接收漕糧的太倉令淳于意,有罪得受刑罰,他的女兒緹縈,才14歲,隨著押淳于意的差役一同到了京城長安。緹縈上書漢文帝,願自己去充當官婢,以換取免除父親的刑罰。文帝憐憫她的孝順,免了她父親的罪,並下令廢除肉刑。丞相張蒼和御史大夫馮敬商議,請重新製定刑律,結果,本來應當砍去右腳的,反而改為殺頭的死刑,該定拷打的,要在脊背上打五百或三百了,亦多有被打死的。空有減輕肉刑的名義,實際上反而多殺了人。至于株連三族的大罪,又不趁修訂刑律時加以改變確定,結果實在是辜負了皇帝憐恤犯人的好意,張蒼和馮敬真可謂是不稱職的臣子了。史書上稱漢文帝能停下車聽取百官和人民的意見,如今以一個女子上書,能親自批閱,並因此立即廢除沿用了幾千年的肉刑,沒有一點留難,如像這樣去處理天下的事,還有什麽事會拖拉不決的呢?如果皇帝要用裝意見書的囊袋來做宮殿前的帷幕,那麽裝有奏書的袋子就會源源不斷地收到了。

丹青引
【原文】
杜子美《丹青引贈曹將軍霸》雲:“先帝天馬玉花驄,畫工如山貌不同。是日牽來赤墀①下,迥立閶闔生長風②。詔謂將軍拂絹素,意匠慘澹經營中。斯須九重真龍出,一洗萬古凡馬空。玉花卻在御榻上,榻上廷前屹相向。至尊含笑催賜金,圉人③、太僕④皆惆悵。”讀者或不曉其旨,以為畫馬奪真,圉人、太僕所為不樂,是不然。圉人、太僕蓋牧養官曹及馭者,而黃金之賜,乃畫史得之,是以惆悵,杜公之意深矣。又《觀曹將軍畫馬圖》雲:“曾貌先帝照夜白⑤,龍池十日飛霹靂。內府殷紅瑪瑙盤,婕妤傳召才人索。”亦此意也。

【注解】
①赤墀:皇宮中的台階,因其以赤色丹漆塗飾,所以有此稱呼。
②迥立閶闔生長風:卓然站在殿前四蹄生風。閶闔,宮門的正門。
③圉人:養馬的官員。
④太僕:為天子執御,掌輿馬畜牧的官員。
⑤照夜白:馬的名字,因為其毛色雪白,可以照夜,故有此名。

【譯文】
杜甫寫的《丹青引贈曹將軍霸》一詩中寫道:“先帝乘坐的御馬玉花驄,在畫家的大筆下畫得確實與眾不同。把馬牽到殿下的台階旁,卓然站在殿前四蹄生風。皇帝下詔讓將軍展開畫絹,用心揮筆在絹上慘淡經營,不一會精神抖擻的龍馬躍然絹上,一下子把世上的凡馬都壓倒了。畫出的玉花驄被捧到御床之上,床上的馬和殿下的馬相對地屹立著。皇帝含笑催促快賞金銀,養馬人和管馬的官心裏都十分惆悵。”讀這段詩的人或許不知道其意思,以為畫馬可以奪真,所以養馬人和管馬的官心中不高興。這是不對的。意思是圉人和太僕是養馬的和管馬的人,而卻把黃金賞給畫馬的人,所以他們心裏不高興,杜甫這樣說,其中還含有深意。另外杜甫還有《觀曹將軍畫馬圖》一詩說:“曾經給先帝的名馬照夜白畫過像,使龍池(唐明皇舊居)十天裏都仿佛聽到龍馬飛騰的蹄聲。皇宮裏用殷紅色的瑪瑙盤裝上金銀,女官們有的傳旨有的讓快去取出。”亦是賞賜畫家的意思。

詩文當句對
【原文】
唐人詩文,或于一句中自成對偶,謂之當句對。蓋起于《楚辭》“蕙蒸蘭藉”、“桂酒椒漿”、“桂棹蘭枻”、“斫冰積雪”。自齊、梁以來,江文通①、庾子山②諸人亦如此。如王勃《宴滕王閣序》一篇皆然。謂若“襟③三江帶五湖,控蠻荊引甌越;龍光牛鬥,徐孺陳蕃;騰蛟起鳳,紫電青霜;鶴汀鳧渚,桂殿蘭宮,鍾鳴鼎食之家,青雀黃龍之軸;落霞孤鶩,秋水長天;天高地迥,興盡悲來;宇宙盈虛,丘墟已矣”之辭是也。于公異《破朱泚露布》亦然。如“堯、舜、禹、湯之德,統元立極之君;臥鼓偃旗,養威蓄銳;夾川陸而左旋右抽,抵丘陵而浸淫布濩;聲塞宇宙,氣雄鉦鼓④;貙兕作威,風雲動色;乘其跆藉⑤,取彼鯨鯢⑥;自卯及酉,來拒復攻;山傾河泄,霆鬥雷馳;自北徂南,輿屍折首;左武右文,銷鋒鑄鏑”之辭是也。杜詩:“小院回廊春寂寂,浴鳧飛鷺晚悠悠⑦;清江錦石傷心麗,嫩蕊濃花滿目斑;書簽葯裏封蛛網,野店山橋送馬蹄;戎馬不如歸馬逸,千家今有百家存;犬羊曾爛漫,宮闕尚蕭條;蛟龍引子過,荷芰逐花低;幹戈況復塵隨眼⑧,鬢發還應雪滿頭;百萬傳深入,環區望匪他。象床玉手,萬草千花;落絮遊絲,隨風照日;青袍白馬,金谷銅駝;竹寒沙碧,菱刺藤梢;長年三老,捩舵開頭⑨;門巷荊棘底,君臣豺虎邊;養拙幹戈,全生麋鹿;舍舟策馬,拖玉腰金;高江急峽,翠木蒼藤,古廟杉松,歲時伏臘,三分割據⑩,萬古雲霄,伯仲之間,指揮若定,桃蹊李徑,梔子紅椒,庾信羅含,春來秋去,楓林桔樹,復道重樓”之類,不可勝舉。李義山一詩,其題曰《當句有對》雲:“密邇平陽接上蘭,秦樓鴛瓦漢宮盤。池光不定花光亂,日氣初涵露氣幹。但覺遊蜂饒舞蝶,豈知孤鳳憶離鸞。三星自轉三山遠,紫府程遙碧落寬。”其他詩句中,如“青女素蛾”對“月中霜裏”;“黃葉風雨”對“青樓管弦”;“骨肉書題”對“蕙蘭蹊徑”;“花須柳眼”對“紫蝶黃蜂”;“重吟細把”對“已落猶開”;“急鼓疏鍾”對“休燈滅燭”;“江魚朔雁”對“秦樹嵩雲”;“萬戶千門”對“鳳朝露夜”,如是者甚多。

【注解】
①江文通:江淹,字文通,南朝著名詩人。
②庾子山:即庾信,字子山,南陽新野人。早期在梁宮廷,為宮體文學的代表作家,作品富麗冶艷;後期到了北朝,文章一轉而為沉鬱頓挫,蒼勁悲涼。
③襟:連線。
④鉦鼓:鉦和鼓。古代行軍或歌舞時用以指揮進退、動靜的兩種樂器。
⑤跆藉:踐踏。
⑥鯨鯢:本指鯨魚,此處代指凶惡的敵人。
⑦浴鳧:在水中遊的野鴨。
⑧幹戈:指戰爭。
⑨捩:扭轉。
⑩三分割據:指魏蜀吳三國分天下。
李義山:即李商隱,字義山,晚唐著名詩人,其詩風格纖麗哀婉,為人稱道。
如是者:這樣的例子。

【譯文】
唐朝人的詩文,常有在一句當中自成對偶的,這叫做“當句對”。它是起于《楚辭》裏的“蕙蒸蘭藉”、“桂酒椒漿”、“桂棹蘭枻”、“斫冰積雪”這些句子。自南北朝以來,詩人江淹、庾信等人,亦是這樣。再如唐朝王勃寫的《宴滕王閣序》這篇文章中的“當句對”更多。像“襟三江帶五湖,控蠻荊引甌越;龍光牛鬥,徐孺陳蕃;騰蛟起鳳,紫電青霜;鶴汀鳧渚,桂殿蘭宮;鍾鳴鼎食之家,青雀黃龍之軸;落霞孤鶩,秋水長天;天高地迥,興盡悲來;宇宙盈虛,丘墟已矣”之辭是也。于公異《破朱泚露布》也是這樣,像“堯舜禹湯之德,統元立極之君;臥鼓偃旗,養威蓄銳;夾川陸而左旋右抽,抵丘陵而浸淫布濩;聲塞宇宙,氣雄鉦鼓;貙兕作威,風雲動色;乘其跆藉,取彼鯨鯢;自卯及酉,來拒復攻;山傾河泄,霆鬥雷馳;自北徂南,輿屍折首;左武右文,銷鋒鑄鏑”等辭都是。杜甫的詩中有“小院回廊春寂寂,浴鳧飛鷺晚悠悠;清江錦石傷心麗,嫩蕊濃花滿目斑;書簽葯裏封蛛網,野店山橋送馬蹄;戎馬不如歸馬逸,千家今有百家存;犬羊曾爛漫,宮闕尚蕭條;蛟龍引子過,荷芰逐花低;幹戈況復塵隨眼,鬢發還應雪滿頭;百萬傳深入,環區望匪他。象床玉手,萬草千花;落絮遊絲,隨風照日;青袍白馬,金谷銅駝;竹寒沙碧,菱刺藤梢;長年三老,捩舵開頭;門巷荊棘底,君臣豺虎邊;養拙幹戈,全生麋鹿;舍舟策馬,拖玉腰金;高江急峽,翠木蒼藤,古廟杉松,歲時伏臘,三分割據,萬古雲霄,伯仲之間,指揮若定,桃蹊李徑,梔子紅椒,庾信羅含,春來秋去,楓林桔樹,復道重樓”之類,亦是多得不勝枚舉。李商隱寫過一首詩,其題目就叫《當句有對》,內容是:“密邇平陽接上蘭,秦樓鴛瓦漢宮盤。池光不定花光亂,日氣初涵露氣幹。但覺遊蜂饒舞蝶,豈知孤鳳憶離鸞。三星自轉三山遠,紫府程遙碧落寬。”在他的其他詩句中,比如“青女素蛾”對“月中霜裏”;“黃葉風雨”對“青樓管弦”;“骨肉書題”對“蕙蘭蹊徑”;“花須柳眼”對“紫蝶黃蜂”;“重吟細把”對“已落猶開”;“急鼓疏鍾”對“休燈滅燭”;“江魚朔雁”對“秦樹嵩雲”;“萬戶千門”對“鳳朝露夜”,等等。這樣的句子還有很多。

東坡明正
【原文】
東坡《明正》一篇送于伋失官東歸雲:“子之失官,有為子悲如子之自悲者乎?有如子之父兄妻子之為子悲者乎?子之所以悲者,惑于得也;父兄妻子之所以悲者,惑于愛①也。”按《戰國策》齊鄒忌謂妻曰:“我孰與城北徐公美?”其妻曰:“君美甚②,徐公何能及公也。”復問其妾與客,皆言“徐公不若君之美”。暮寢而思之,曰:“吾妻之美我者私③我也,妾之美我者畏我也,客之美我者欲有求于我也。”東坡之斡旋④,蓋取諸此。然《四菩薩閣記》雲:“此畫乃先君之所嗜⑤,既免喪,以施浮圖惟簡,曰:‘此唐明皇帝之所不能守者,而況于餘乎!餘惟自度不能長守此也,是以與子。’”而其末雲:“軾之以是與子者,凡以為先君舍也。”與初辭意益不同,晚學⑥所不曉也。

【注解】
①惑于愛:是因為愛護你。
②美甚:甚美,非常美。
③私:親厚。
④斡旋:調解。
⑤嗜:珍愛。
⑥晚學:晚生後輩,對自己的謙詞。

【譯文】
蘇東坡寫了《明正》這篇文章,是送于伋被免官東回故鄉的,文章說:“你被免去官職,有沒有因此而為你悲傷,像你自己一樣悲傷的人呢?有沒有像你父兄妻子一樣為你悲傷的人呢?你自己所以悲傷,是被計較得失所迷惑;父兄妻子所以為你悲傷,是因為愛護你。”根據《戰國策》裏記載,齊國的鄒忌曾對妻子說:“我的相貌比城北的徐公,誰長得漂亮?”他的妻子說:“當然是你長得漂亮多了,徐公怎能比得上你呢?”鄒忌又問他的小老婆和客人,都說:“徐公不如你長得漂亮。”晚上,鄒忌躺在床上想:“妻子說我比徐公漂亮,是因為她愛我;小老婆說我漂亮是因為怕我,客人說我漂亮是因為有事求我幫忙的。”蘇東坡用來調解于伋失官的悲傷的做法,就是從這裏套來的。但他在《四菩薩閣記》那篇文章裏說:“這畫是我父親生前所珍愛的,既然沒有失去,便布施給和尚惟簡,並且說:‘這是唐明皇的遺物,他不能讓子孫永遠儲存這幅畫,何況我呢?我自覺不能長期擁有這幅畫,所以才取出贈送給你。’”而在這篇文章末尾又說:“我所以把這幅畫送給你,都是代替我父親施舍的。”與文章開頭的意思又不相同,這是我無法理解的。

無望之禍
【原文】
自古無望之禍①玉石俱焚者,釋氏謂之劫數,然固自有幸不幸者。漢武帝以望氣者言長安獄中有天子氣,于是遣使者分條中都官詔獄系者,亡輕重②一切皆殺之,獨郡邸獄系者③,賴丙吉得生。隋煬帝令嵩山道士潘誕合煉金丹不成,雲無石膽石髓,若得童男女膽髓各三斛六鬥,可以代之,帝怒斬誕。其後方士言李氏當為天子,勸帝盡誅海內李姓。以煬帝之無道嗜殺人,不啻④草莽,而二說偶⑤不行。唐太宗以李淳風言女武當王,已在宮中,欲取疑似音者殺之,賴淳風諫而止。以太宗之賢尚如此,豈不雲幸不幸哉!

【注解】
①無望之禍:即無妄之災,突如其來的災禍。
②亡輕重:不分罪行輕重。
③獨郡邸獄系者:隻有藩王親屬被關進監獄的。郡邸獄,漢朝王侯、郡守府邸中所設的監獄。屬大鴻臚。
④不啻:不下于。
⑤偶:偶爾,碰巧。

【譯文】
自古以來飛來橫禍會玉石俱焚,佛家稱之為“劫數”,但是也有有幸和不幸的。漢武帝時有望氣的術士,對漢武帝說長安監獄裏有天子氣,于是漢武帝便派了使臣分頭下令給京都裏的有關京官,提出各獄犯人,不論罪行輕重,統統處決,隻有藩王親屬被關入監獄的,靠廷尉監丙吉的幫忙才得以逃生。隋煬帝讓嵩山道士潘誕合煉金丹,一直煉不成,說是缺石膽石髓,如能弄到童男童女的膽、髓各三斛六鬥,可以代替,煬帝大怒,把潘誕合殺了。後來方士又對煬帝說李姓當為天子,勸煬帝把全國姓李的統統殺掉。像隋煬帝那樣喜歡殺人的無道昏君,與土匪差不多,以上二件事,他不過碰巧沒做罷了。唐太宗聽李淳風說以後姓武的女子當為天子,並且已進了皇宮,便打算把可疑的宮女都殺掉,幸虧李淳風加以進諫,才沒實行。像唐太宗這樣英明的皇帝尚且如此,所以說是有幸和有不幸的。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