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齋隨筆·卷六_詩詞古文大全網

首頁 古文典籍 容齋隨筆 容齋隨筆

容齋隨筆·卷六

魏相蕭望之
【原文】
趙廣漢之死由魏相,韓延壽之死由蕭望之。魏、蕭賢公卿也,忍以其私陷二材臣于死地乎?
楊惲坐語言怨望,而廷尉當以為大逆不道。以其時考之,乃于定國也。史稱定國為廷尉,民自以不冤,豈其然乎?宣帝治尚嚴,而三人者,又從而輔翼①之,為可恨也!

【注解】
①輔翼:輔佐。

【譯文】
西漢宣帝時,以執法公正不避權貴著稱的京兆尹趙廣漢被殺,這事與魏相有關;曾任潁川、東郡太守,政績卓著的韓延壽,也被誣陷身死,這事與蕭望之有關。魏相、蕭望之都是非常賢明的公卿大臣,怎麽會忍心因私怨把二位有才能的賢臣置于死地呢?
司馬遷的外孫平通侯楊惲也是一位為朝廷立過大功的大臣,隻是因為被免為庶人後,在給友人的信中說了幾句牢騷話,就被執掌刑獄的廷尉判為大逆不道,處以斬刑。按照時間來考察,這個廷尉正是于定國。史書中說于定國為廷尉,百姓們有罪自認為不會受到冤屈。果真是如此嗎?漢宣帝崇尚嚴刑治國,而魏相、蕭望之、于定國三人又順承他的旨意推波助瀾,這真是天大的遺憾。

姓氏不可考
【原文】
姓氏所出,後世茫不可考,不過證以史傳,然要為難曉。自姚、虞、唐、杜、姜、田、範、劉之外,餘蓋紛然雜出。且以《左傳》言之,申氏出于四岳,周有申伯,然鄭又有申侯,楚有申舟,又有申公巫臣,魯有申繻,申棖,晉有申書,齊有申鮮虞。賈氏,姬姓之國,以國氏,然晉有賈華,又狐射姑亦曰賈季,齊有賈舉。黃氏,嬴姓之國,然金天氏之後,又有沈、姒、蓐、黃之黃,晉有黃淵。孔氏出于商,孔子其後也。然衛有孔達,宋有孔父,鄭有孔叔,陳有孔寧,齊有孔虺,而鄭子孔之孫又為孔張。高氏出于齊,然子尾之後又為高強,鄭有高克,宋有高哀。國氏亦出于齊,然邢有國子,鄭子國之孫又為國參。晉有慶鄭,齊有慶克,陳有慶虎。衛有石碚。齊有石之紛如,鄭有石毚,周有石尚,宋有石摳。晉有陽處父,楚有陽丐,魯有陽虎①。孫氏出于衛,而楚有叔敖,齊有孫書,吳有孫武。郭氏出于虢,而晉有郭偃,齊有郭最,又有所謂郭公者。千載之下,遙遙世祚,將安所質究乎?

【注解】
①陽虎:又名陽貨,春秋魯人。作為季氏的家臣,陽虎一度掌握魯的實權。他長得挺像孔子,欺侮過孔子,後來又想召孔子仕官。他在魯終于失勢,先跑到齊,後又奔晉投趙簡子。

【譯文】
姓氏的由來,後世真是不可考究,隻不過是以史書傳記來加以考證。可是也很難搞得十厘清楚。除姚、虞、唐、杜、姜、田、範、劉幾姓之外,其餘姓氏的根源、出處,都極為復雜混亂。就以《左傳》中的記載來說:申氏出于四岳,周朝中有申伯,可是鄭國又有申侯,楚國有申舟,還有申公巫臣,魯國有申繻、申棖,晉國有申書,齊國有申鮮虞。賈氏是姬姓國家,以國名為氏,可是晉國有賈華,一個叫狐射姑的人也叫賈季,齊國有賈舉。黃氏屬于嬴姓國家,可是金天氏的後代中有沈、姒、蓐、黃四姓,其中也有黃氏,晉國還有黃淵。孔氏源出于子姓的商族,孔子是商人的後代,可是衛國有孔達,宋國有孔父,鄭國有孔叔,陳國有孔寧,齊有孔虺,而鄭國孔的子孫又有孔張。高氏源出于齊國,可是子尾的後代也叫高強,鄭國有高克,宋國有高哀。國氏也是源自于齊國,可是邢國有國子,鄭國國子的孫子名叫國參。晉國有慶鄭,然而齊國有慶克,陳國有慶虎。衛國有石碚,可是齊國也有石之紛如,鄭國有石毚,周朝有石尚,宋國有石摳。晉國有陽處父,然而楚國又有陽丐,魯國有陽虎。孫氏源出于衛,而楚國卻有孫叔敖,齊國有孫書,吳國有孫武。郭氏源出于虢,可是晉國有郭偃,齊國有郭最,還有個名叫郭公的人。幾千年來,各個姓氏世代相傳,源遠流長,又如何能考證得清楚呢?

狐突言辭有味
【原文】
晉侯使太子申生伐東山皋落氏,以十二月出師,衣之偏衣,佩之金玦。《左氏》①載狐突所嘆八十餘言,而詞義五轉。其一曰:“時,事之征也。衣,身之章也。佩,衷之旗也。”其二曰:“敬其事,則命以始。服其身,則衣之純。用其衷,則佩之度。”其三曰:“今命以時卒,其事也。衣之龍服,遠其躬也。佩以金玦,棄其衷也。”其四曰:“服以遠之,時以之。”其五曰:“尨涼,冬殺,金寒,塊離。”其宛轉有味,皆可咀嚼。《國語》亦多此體,有至六七轉,然大抵緩而不切。

【注解】
①《左氏》:即《左氏春秋》。

【譯文】
晉獻公十七年(公元前660)讓太子申生去討伐東山皋落氏,並命他十二月出兵,穿上左右不同顏色的衣服,佩帶上鑲金的玉佩。《左傳》記載了狐突說的八十多個字,內容竟包含五個層次的轉折。第一層說:“時間是事情的征兆;衣服是身體的花紋;佩飾是內心的旗幟。”第二層說:“假如真的鄭重其事,就要命他在一年的開頭行動,真要想讓他馴服,就應當讓他穿純色的衣服;要想讓他內心忠誠,就應當讓他佩帶合乎禮度的飾物。”第三層說:“現在讓他在年末出征,是想讓他的事業不順利;讓他穿雜色的衣服,是想表明與他非常疏遠;讓他佩帶鍍金的玉佩,就是要拋棄他內心的忠誠。”第四層說:“讓他穿雜色的服色說明要疏遠他;讓他出師的時間表明要讓他不順利。”第五層說:“雜色意味著凄涼;冬天意味著肅殺;金屬意味著寒氣;塊佩意味著火一般的燥熱。”語言婉轉有味,極其耐人咀嚼。《國語》中也有大量這種文字,有的轉折竟達到六七層之多,但是大多數語氣舒緩、結構松散,而且不太切緊主題。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