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齋隨筆·卷九_詩詞古文大全網

首頁 古文典籍 容齋隨筆 容齋隨筆

容齋隨筆·卷九

霍光賞功
【原文】
漢武帝外事四夷①,出爵勸賞②,凡③將士有軍功,無問貴賤,未有不封侯者。及昭帝時,大鴻臚田廣明平益州夷④,斬首捕虜三萬,但⑤賜爵關內侯。蓋霍光為政,務與民休息,故不欲求邊功。益州之師,不得已耳,與唐宋璟抑郝靈佺斬默啜之意同。然數年之後,以範明友擊烏桓⑥,傅介子刺樓蘭⑦,皆即侯之⑧,則為非是。蓋明友,光女婿也。

【注解】
①外事四夷:對外處理四方少數民族事務。
②出爵:獲得官爵,此處指使獲得官爵。勸賞:樂于行賞。
③凡:但凡,隻要。
④平益州夷:平定益州少數民族。
⑤但:隻是。
⑥烏桓:古代少數民族,原為東胡部落聯盟中的一支,漢武帝時,臣服于漢朝。
⑦樓蘭:西域古國,因地勢緣故,臣服匈奴和漢朝兩方。昭帝時,漢遣傅介子到樓蘭,刺殺其舊主,立新王,改國名為鄯善,將樓蘭納入漢朝勢力範圍。
⑧即:立即。侯之:以之為侯,即給其封侯。

【譯文】
漢武帝對外治理少數民族,利用爵位鼓勵獎賞將士,隻要有了軍功,不論出身顯貴或低賤,沒有不封侯的。等到漢昭帝時,掌管外交禮儀的大鴻臚田廣明平定益州少數民族,斬殺並捕獲俘虜了三萬人,隻被賞賜關內侯的爵位。因為霍光處理政務,力求讓百姓休養生息,因此不希圖在邊地建立戰功。益州之戰,是不得已的,這跟唐代宋璟抑製郝靈佺斬殺突厥可汗默啜的情況相同。但是幾年之後,霍光派範明友攻擊烏桓,派傅介子刺殺樓蘭王,事成之後,都馬上給他們封侯,這就不對了。大概是因為範明友是霍光的女婿吧。

漢文失材
【原文】
漢文帝見李廣曰:“惜廣不逢時,令當高祖世①,萬戶侯②豈足道哉!”賈山上書言治亂之道,借秦為喻,其言忠正明白,不下③賈誼,曾④不得一官。史臣猶贊美文帝,以為山言多激切,終不加罰,所以廣諫爭之路⑤。觀⑥此二事,失材多矣。吳楚反時,李廣以都尉戰昌邑下,顯名⑦,以梁王授廣將軍印,故賞不行⑧。武帝時,五為將軍擊匈奴,無尺寸功,至不得其死⑨。三朝不遇⑩,命也夫!

【注解】
李廣①令當高祖世:如果讓你活在漢高祖的那個年代。
②萬戶侯:食邑在萬戶以上。是漢代侯爵的最高一層。一般都是因軍功而被封賞。後世就將“萬戶侯”作為大官的象征。
③不下:不比……差。
④曾:竟然,簡直,還。
⑤廣諫爭之路:廣開勸諫帝王的言路。
⑥觀:考察。
⑦顯名:名聲顯赫。
⑧行:施行,實施。
⑨至不得其死:到最後死也沒得到任何功名。
⑩遇:知遇。

【譯文】
漢文帝召見李廣說:“可惜李廣生不逢時,如果處在高祖時代,封個萬戶侯又算什麽!”賈山上書談論治理亂世的方法,借用秦朝的事打比方,他的言論忠烈正直、明白暢曉,不比賈誼差,可他竟然沒有得到一官半職。但是史官們仍然稱譽贊頌漢文帝,認為賈山的言辭過于激烈熱切,最後也沒有受到責罰,這是漢文帝用來廣開勸說帝王言路的方法。考察這兩件事,漢文帝喪失人才太多了。吳國、楚國反叛時,李廣以都尉的身份在昌邑作戰,因而名聲顯赫,但由于梁王授予李廣將軍之印,違背了禁忌,因此沒有得到獎賞。漢武帝的時候,李廣五次作為將軍攻打匈奴,沒有為他建立任何功名,直至最後自殺。李廣歷經文帝、景帝、武帝三朝,卻沒有得到知遇之禮,這真是命啊!

陳軫之說疏
【原文】
戰國權謀之士,遊說從橫①,皆趨②一時之利,殊③不顧義理曲直所在。張儀欺楚懷王,使之絕齊而獻商於之地。陳軫④諫曰:“張儀必負王,商於不可得而齊、秦合,是北絕齊交,西生秦患。”其言可謂善矣。然至雲:“不若陰合而陽絕于齊⑤,使人隨張儀,苟⑥與吾地,絕齊未晚。”是軫不深計齊之可絕與否,但以得地為意耳。及秦負約⑦,楚王欲攻之,軫又勸曰:“不如因賂之以一名都,與之並兵而攻齊,是我亡地于秦,取賞⑧于齊也。”此策尤乖謬不義⑨。且秦加亡道于我,乃欲賂以地;齊本與國,楚無故而絕之!宜割地致幣⑩,卑詞謝罪,復求其援。而反欲攻之,軫之說于是疏矣。乃知魯仲連、虞卿為豪傑之士,非軫輩所能企及也。

【注解】
①遊說:泛指多方活動陳述自己的建議,希望自己的建議和主張被採納、實施。遊說此舉主要出現在春秋戰國時期,那時群雄並立,士人聚徒講學,傳授知識,各國國君招徠並任用賢士,以謀富國強兵之道。從橫:合縱連橫。
②趨:趨向,追求。
③殊:特別,很。
④陳軫:戰國時期有名的縱橫之士,投奔秦惠王,為其出謀劃策,擴張勢力。
⑤陰合而陽絕于齊:暗地裏與齊國聯合,但是表面上和它斷交。
⑥苟:如果。
⑦負約:背棄盟約。
⑧賞:補償。
⑨乖謬不義:荒唐乖謬不合道義。
⑩割地致幣:割讓土地,貢獻財物。
魯仲連:戰國末期齊國人,擅長計謀,常周遊各國,為其排解煩難。曾遊說趙、魏兩國聯合抗秦。被後世人認為是正義之士。

【譯文】
戰國時的權術謀略之士,進行遊說,合縱連橫,都追求一時的利益,根本不考慮道義正理和是非曲直在哪一方面。張儀欺蒙楚懷王,讓楚國跟齊國斷交並把秦國的商於之地(今陝西商南縣、河南淅川縣及內鄉縣一帶)獻給楚王。陳軫勸諫道:“張儀一定會背棄大王,商於不能得到,而齊國、秦國卻會聯合。這樣做就是在北邊斷絕與齊國的交往,在西面又滋生對秦國的憂患。”這些話可以說是正確的。但是當他說道:“不如暗地裏跟齊國聯合而表面上跟它斷交,派人跟著張儀,如果給我們土地,再跟齊國斷交不遲”,這就是陳軫不深遠地考慮能不能跟齊國斷絕交往,隻以得到土地作為心願罷了。等到秦國背棄了盟約,楚王想攻打秦國,陳軫又勸說道:“不如趁機奉送秦國一個著名都市,跟秦國合並軍隊去攻打齊國,這樣我國在秦國喪失的土地就可以從齊國那裏得到補償了。”這種決策更是荒謬不合道義。況且秦國把滅亡之名強加于楚國,楚國卻打算把土地奉送給它;齊國本是同盟國,楚國竟要無故地跟它斷交!楚國應該向齊國割讓土地贈送禮物,用謙卑的辭令承認過錯,再請求齊國援助,怎麽能反過來想攻打齊國呢?陳軫的主張在這裏就太過疏失了。相比之下,這才知道魯仲連、虞卿是豪放傑出的士人,不是陳軫之流所能趕上的。

簡師之賢
【原文】
《皇甫持正集》有《送簡師序》,雲:“韓侍郎①貶潮州,浮圖之士,歡快以抃②,師獨憤起,訪餘求序,行資適潮,不顧蛇山鱷水萬裏之毒,若將朝得進拜而夕死者。師雖佛其名③,而儒其行;雖夷狄其衣服,而人其知。不猶愈于冠儒冠④,服朝服⑤,惑溺⑥于經怪之說以斁彝倫邪⑦?”予讀其文,想見簡師之賢,而惜其名無傳于後世,故表而出之⑧。

【注解】
①韓侍郎:即韓愈,因他曾任刑部侍郎,又任吏部侍郎,故有此稱呼。
②浮圖之士,歡快以抃:(韓愈被貶到潮州)崇信佛法的人都歡欣鼓舞,拍手稱快。因為韓愈反對禮佛,上書諫佛骨,所以對于他被貶,佛法一派會有此反應。
③佛其名:表面上皈依佛門。
④冠儒冠:戴著儒生的帽子。
⑤服朝服:穿著朝官的衣服。
⑥惑溺:迷惑沉溺。
⑦彝:法理,常理。邪:語氣助詞,無實義。
⑧表而出之:特意將他表彰出來。

【譯文】
《皇甫持正集》中有《送簡師序》,寫道:“韓愈侍郎被貶官到潮州,信佛的人歡欣地拍手稱快,簡法師獨自憤慨而起,拜訪我,請求我寫序文送行,資助他到潮州去,不管路途遙遠,有毒蛇猛獸的艱險,好像是要早上進見晚上死了也甘心的樣子。簡法師雖然名義上皈依佛門,但行為上卻是儒者;雖然穿著外族的袈裟,卻有著漢族人的智慧。這豈不更勝過戴著儒者帽子、穿著朝服,卻迷惑沉溺于佛經怪異之說而敗壞天地人倫常道的人嗎?”我讀了這篇序文,想到簡師的賢良,因而遺憾他的名字沒有流傳到後代,所以把他表彰出來。

老人推恩
【原文】
唐世赦宥①,推恩②于老人絕優。開元二十三年,耕籍田。侍老百歲以上,版授③上州刺史;九十以上,中州刺史;八十以上,上州司馬。二十七年,赦④。百歲以上,下州刺史,婦人郡君;九十以上,上州司馬,婦人縣君;八十以上,縣令,婦人鄉君。天寶七載,京城七十以上,本縣令;六十以上,縣丞;天下侍老除官與開元等。國朝之製,百歲者始得初品官封,比唐不侔矣。淳熙三年,以太上皇帝慶壽之故,推恩稍優,遂有增年詭籍以冒榮命者⑤。使如唐日,將如何哉?

【注解】
①赦宥:赦免有罪的人,寬宥人的過失。
②推恩:實施恩惠。
③版授:封號,受封。
④赦:皇帝大赦天下。
⑤遂:便,于是。增年:虛報歲數。詭籍:謊報籍貫。

【譯文】
唐代赦免罪人寬宥過失,對老人施及的恩惠非常優握。開元二十三年(735),皇帝親行籍田禮。侍奉老人百歲以上的,封給上州刺史的頭銜;九十歲以上的,封中州刺史;八十以上的,封上州司馬。開元二十七年(739),赦免天下。百歲以上的老人,封下州刺史,百歲以上的婦女,封為郡君;九十歲以上的老人,封上州司馬,婦女封為縣君;八十歲以上的,封縣令,婦女封鄉君。唐天寶七年(748),京城裏七十以上的老人,依照縣令的待遇;六十以上的,按縣丞對待;京城外全國侍奉老人,安排官銜跟開元年間一樣。我們宋朝的製度,百歲的人才能得到初品官的封銜,跟唐代就不相等了。淳熙三年(1176),因為太上皇帝慶壽的緣故,施加恩惠稍為優握,于是有虛加歲數謊報籍貫來冒領光榮職命的人。如果像唐代那樣,將會怎麽樣呢?

忠義出天資
【原文】
忠義守節之士,出于天資,非關①居位貴賤、受恩深淺也。王莽移漢祚②,劉歆以宗室之雋③,導之為逆,孔光為宰相輔成其事;而龔勝以故大夫守誼以死;郭欽、蔣詡以刺史、郡守,傈融、禽慶、曹竟、蘇章以儒生,皆去官不仕④;陳鹹之家,至不用王氏臘⑤。蕭道成篡宋,褚淵,王儉,奕世達官,身為帝甥、主婿,所以縱臾⑥滅劉,唯恐不速;而死節者乃王蘊、卜伯興、黃回、任侯伯之輩耳。安祿山、朱泚之變,陳希烈張均張垍、喬琳、李忠臣,皆以宰相世臣,為之丞弼;而甄濟、權皋、劉海賓、段秀實,或以幕府小吏,或以廢斥列卿,捐身立節⑦,名震海內。人之賢不肖,相去何止天冠地屨⑧乎!

【注解】
①非關:與……無關。
②王莽移漢祚:王莽篡奪了漢朝的皇位。
③劉歆:劉向之子,西漢王族,編纂《七略》,在古文經學、目錄學、天文學方面都有深入研究。後王莽篡位,他謀劃誅殺王莽,事情泄露,被殺。雋:俊秀,傑出。
④仕:入仕,做官。
⑤臘:年終的祭祀物品。
⑥縱臾:慫恿,鼓動別人做壞事。
⑦捐身立節:獻出生命來樹立名節。
⑧天冠地屨:天上的帽子地下的鞋,喻指天上地下相去太遠。

【譯文】
忠貞道義保持節操的人,是因為他們的天賦,跟所處的地位高低、所受的恩惠多少沒有關系。王莽篡奪了漢朝的皇位,劉歆身為漢朝宗室中才智出眾的人卻誘導王莽叛逆漢朝,孔光身為宰相也幫助王莽促成其事。而龔勝作為免職的大夫遵守道義而死;郭欽、蔣詡作為刺史、郡守,傈融、禽慶、曹竟、蘇章作為讀書人,都拋棄官職不求仕進,陳鹹的家中,甚至不採用王莽的年終祭禮。蕭道成篡奪了南朝宋的政權,褚淵、王儉,都是歷代顯達的官宦,身為皇帝的外甥、主上的女婿,慫恿鼓動顛覆劉宋的作為,隻嫌不夠快速;面對保持氣節而死的人竟是王蘊、卜伯興、黃回、任侯伯這些小臣了。安祿山、朱泚叛亂,陳希烈、張均、張垍、喬琳、李忠臣,身為宰相做了他們的助手;而甄濟、權皋、劉海賓、段秀實,有的作為軍營公署中的小官,有的作為被罷免貶斥的卿相,獻出生命建立名節,聲名震動全國。人是否賢良,相差的何止是天上地下呀!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