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訓解第二_詩詞古文大全網

首頁 古文典籍 逸周書

命訓解第二

【題解】
命訓,關于天命的訓教,民之大命乃天所生成,明王當順天命以牧萬民。

天生民而成大命,命司德正之以禍扶。立明王以順之,曰大命有常,小命日成,成則敬,有常則廣,廣以敬命則度至于極。夫司德司義而賜之福祿,福祿在,人能無懲乎?若懲而悔過,則度至于極。夫或司不義而降之禍,在人能無懲乎?若懲而悔過,則至于極。夫民生而醜不明,無以明之,能無醜乎?若有醜而競行不醜,則度至于極。民生而樂,生無以谷之,能無勸乎,若勸之以忠,則度至于極。夫民生而惡性死,無意畏之,能無恐乎?若恐而承教,則度至于極。

六極既通,六閒具塞,通道通天以正人,正人莫如有極,道天莫如無極。道天有極則不威,不威則不昭;正人無極則不信,不信則不行。明王昭天信人,以度功地以利之,使信人畏天,則度,至于極。

夫天道三,人道三。天有命、有禍、有福,人有醜、有紼絻、有斧鉞。以人之醜、當天之命,以不存,極命則民墮,民墮則曠命,曠命以戒其上,則殆于亂。極福則民祿,民祿則幹善,幹善則不行,極禍則民鬼,民鬼則淫祭,淫祭則罷家。極醜則民叛,民叛則傷人,傷人則不義。極賞則民賈其上,賈其上則民無讓,無讓則不順。極罰則民所詐,多詐則不忠,不忠則無報。凡此六者,政之殆也,明王是故昭命以命之,曰:大命世,小命身。

福莫大于行義,禍莫大于淫祭,醜莫大于傷人,賞莫大于信義,讓莫大于賈上,罰莫大于貪詐。古之明王奉此六者,以牧萬民,民用而不失。

撫之以惠,和之以均,斂之以哀,娛之以樂,慎之以禮,教之以藝,震之以政,動之以事,勸之以賞,畏之以罰,臨之以忠,行之以權。權不法,忠不忠,罰不服,賞不從,勞事不震,政不成,藝不淫,禮有時,樂不滿,哀不至,均不壹,不忍人。凡此物攘之屬也。

惠而不忍人,人不勝害,害不如死。□均一則不和,哀至則匱,樂滿則荒,禮無時則不貴,藝淫則害于才,政成則不長,事震則寡功。以賞從勞,勞而不至,以法從中,則賞,賞不必中,以權從法則行,行不必以知權,權以知微,微以知始,始以知終。

【譯文】
上天生下民眾而成就他的大命。讓神明靠德行降禍福端正他行為,設立英明君王讓民眾順應天命。就是說:大命不改易,隨日而成。隨日而成就得重視(自己的行為),而大命是不變的,知大命而又重視小命,那麽法度就受到維護而達到中正。

考察他們的德行道義就賜給他們福祿。福祿在身,他們能不懲治不德不義之事嗎?如果既能懲治錯誤又能悔改過失,那麽法度就受到維護而達到中正。
  
如果探察到不義行為,就降禍給他。災禍在身,他能不懲治不德不義事嗎?如果既能懲治錯誤又能悔改過失,那麽法度就受到維護而達到中正。

民眾生來並不明白有羞恥,如不讓他們明白,能不幹些無恥的事嗎?如果知羞恥而爭相做正當事,那麽法度就受到維護而達到中正。

民眾生下來就樂于活下去,不能讓他們活得更好的話,能不給他們一些勸勉嗎?如果以忠信勸勉他們,那麽法度就受到維護而達到中正。

民眾生下來就厭惡死亡,不能讓他們因為活著而有所畏懼的話,能不讓他們因為死而有所恐懼嗎?如果因對死的恐懼而接受教化,那麽法度就受到維護而達到中正。

天道有三個方面,人道有三個方面:天道有命、禍、福,人道有羞辱、爵祿、刑法。以人道的羞辱對天道的命,以人道的爵祿對天道的福,以人道的刑法對天道的禍。六個方面三種辦法,最終是要人行善。人不行善,就因為他不懂這個道理

號令過度百姓就會怠墮,百姓怠墮就不聽號令,不聽號令就戒備上司,就近乎叛亂了。賜福過度百姓就會貪祿,百姓貪祿就一會傷犯善事,傷犯善事就使善事不能施行。降禍過度百姓就會信鬼,百姓信鬼就會大搞祭祀,大搞祭祀就會敗毀家財。羞辱過度百姓就會背叛,百姓背叛就會傷人,傷人就不正義了。賞賜過度百姓就與上司討價還價,與上司討價還價就沒有遜讓之心,沒有遜讓則政令就不順達。處罰過度百姓就多詭詐,百姓多詐就不誠實,不誠實就沒有報答了。總上六種情況,顯示了政事的危險。所以,英明的君王就用明白的號令告訴百姓說:“違背大命就世代受罰,違背小命自身遭殃。”


賜福,沒有誰比行義者得到的多;降禍,沒有誰比淫祭者得到的多,羞辱,沒有誰比傷人者得到的多;獎賞,沒有誰比信義者得到的多,責備,沒有誰比與上司討價者得到的多;處罰,沒有誰比貪詐者得到的多。古代英明的君王,遵循這六種方法治理百姓,百姓就會為君王所用而不逃亡。

君王要用恩惠安撫他們,用均等使他們和睦;借悲哀事讓他們收斂,借歡樂事使他們愉快;用禮儀使他們慎重行事,用技藝教給他們本領;用政令震懾他們,用力役事讓他們勞作;用獎賞勉勵他們,作懲罰使他們畏懼;讓他們面對誠實,以權力製服他們。權勢不用于守法者,忠誠不加于忠誠之人,懲罰不施于服罪者,獎賞不給不勞動的人。力役之事不驚擾百姓,政令簡明而不繁冗,技巧不淫巧,禮儀講時節;歡樂不過分,悲哀有節製;均等而不劃一,惠愛而對人不殘忍。所有這些事,都歸于君王權力。

如果君王不惠愛而對人殘忍,人們就會不堪其害,與其受害,還不如死。均等而劃一,就不和睦。悲哀之極就缺乏精神,歡樂過頭就舍放縱。禮儀不分時節就不貴重了,技藝淫巧就損害材料。政令冗繁,必不長久。役事驚民就少有功績。如果獎賞不勞動的人,勞動者就會不盡力。把權力加于守法者,守法者就不再服從。要使人服從,就必須懂得使用權力。行使權力必須了解細節,了解細節必須知道從何而始,知道從何而始就必須知道至何而終。

返回頂部